59849優秀言情小說 南明洶涌 愛下-第卅二章 緬甸形勢鑒賞-77hqt

南明洶涌
小說推薦南明洶涌
武丹力大,手掌结实,打在莽白面颊上啪啪作响,清脆之声,数里可闻。
莽白熬不住打,求饶。
武丹怒道:“你这弑君篡逆的败类,杀害忠良的狗贼,居然也有脸来求饶?我倒要看看,是哪家的傻逼,竟然能饶你?”
说罢,大嘴巴抽得更用力了,噼里啪啦前后打了二十几个,把莽白两侧石牙全部打落,鼻子歪在一边,面庞高高肿起。
见莽白依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武丹也打得烦了,手上又沾了不少血迹,便赶快用手帕擦了擦。擦手的功夫便见莽白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武丹心中大怒,从嗓子眼里喝出一口痰来,在嘴巴里面团圆了,裹了不少唾液,嘴唇一用力,舌头往外一顶,“呸——”,全都啐在莽白脸上。
莽白哪里见过这个?赶快闭眼躲开。即便如此,绝大多数唾沫还是喷在了莽白正面。
“你他妈的还敢躲?”武丹一边骂着,一边挥手又要猛抽莽白。
“陛下驾到!”
且说,就在武丹虐待缅甸俘虏的时候,永历皇帝朱由榔在晋王李定国、巩昌王白文选等人的陪同之下来到小广场。
武丹听说皇帝来了,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但是,左右赶快说道:“将军,你忘了?吴王说过,无论如何也要给朱由榔面子,给李定国、白文选面子,不然西营挂不住脸,影响咱们以后的生意。”
武丹听得左右劝告,悻悻地收回了手。但是却低声对莽白说道:“操你妈的,你等着……”
永历来到莽白面前,看了看被打得不似人形的莽白,下意识地赶快捂住了口鼻。
武丹走到永历面前,象征性地鞠了鞠躬,说道:“陛下,这贼子讨打,皮痒,不教训教训他,他不知道什么叫法纪。”
朱由榔早就吃够了莽白的苦,如今仇人就在眼前,岂能不恨?
“打得好!”朱由榔说道,“这贼子竟然害死沐王和首辅,死不足惜。”
武丹又指了指一边跪着的一排缅甸官员说道:“陛下,这些都是缅甸狗国王的帮凶,在下看来,全都宰了,给沐王报仇雪恨。”
这里可是有二百多人啊,杀这么多人?朱由榔不由得看向李定国。
李定国当然不想大开杀戒,说道:“何苦全都杀了?作恶的只有莽白而已。”
武丹大叫:“若是只有莽白是败类,为何沐王会殒命?如果只有莽白一人作恶,为何这一仗我水真腊会伤亡七十多人?咒水之难,大明皇室扈从四十多人遇难,难道都是莽白一个人杀的吗?”
提起咒水之难,朱由榔不仅打了一个哆嗦。幸好李定国在一旁扶住,才没有出丑。
朱由榔问:“武将军以为该如何?”
“杀!”武丹大叫,“杀一儆百!杀佰儆万!不掉几个脑袋,难平胸中怒气!”
“大开杀戒有损大明圣德。况且杀俘不祥……”
“好,好,好!那就请陛下留下自己的圣德吧。既然杀俘不祥,那就让我武丹来。遭报应,我武丹一个人扛!我就是要为死去的弟兄们,为沐王,为咒水之难中遇难的官员,为那些被侮辱清白的宫女讨回一个公道。老天要是打雷,第一个劈死我!我就不信了……”
说罢,武丹朝着跪在地上的缅甸一众官员走去。
朱由榔、李定国、白文选、马宝、马惟兴、祁三升、吴三省等人看着武丹走了过去,手中没有拿刀,以为他要对着跪在地上的缅甸人拳打脚踢泄私愤。
可万万没有想到,六个亲兵跟在武丹身后。武丹走到第一个缅甸官员跟前,这人抬起头来看了看武丹。
武丹见了一阵厌恶,朝着那人就是一口吐沫啐下。然后从亲兵手中接过一直燧发手枪,朝着缅甸人的脑门就是一枪。
“砰!”一阵白烟和着血液、脑浆升腾而起,那人的脑袋被打开了花,身子瘫软在一边。
“这一枪是为沐王打的!”
武丹一边说着一边将打完的手枪一丢,扔给了旁边空闲的亲兵,亲兵赶忙接过去。
武丹朝着下一个人走过去,从亲兵手中接过另外一只已经装填好的燧发手枪,照着那人的脑门又是一枪。
“砰!”
“这一枪是为魏豹打的。”
说完,武丹将枪口还冒着烟的手枪丢给了亲兵,原来那亲兵是专门接枪的,慌忙接过手枪。
武丹从容地又走向下一个人……
西营的人,包括李定国在内也算是见多识广。当年张献忠杀人如麻却也没有像武丹这般凶残。
永历更是吓傻了,心道:这哪里是人,简直就是活阎王啊!
众人正在愣神之际,武丹一连开了十五枪,放倒了十五人。
走到第十六个人面前,武丹扣动了扳机,然而手枪居然没响。
“妈的,怎么回事?”武丹怒道。
“好像是臭子儿!”亲兵有人回答。
武丹也没说别的,把手枪丢给亲兵,又接过另外一只,对准了缅甸人的脑袋。
就在这个时候西营的人才缓过神来,李定国大喊:“武丹将军手下留情啊!”
然而,武丹哪里去管那些,照样扣动扳机。只听得“砰”的一声,又一个缅甸官员成为了枪下亡魂。
武丹扔掉那只冒着烟的手枪,继续走向下一个。
“拦住他!”白文选大喊。
西营兵赶快上前想要阻止武丹,然而南洋兵哪里能让西营靠近?纷纷顶了过来,把西营兵挡在外面。
武丹就像没有听见李定国和白文选的话一样,继续开枪。
事实上,武丹根本不屑于听西营任何一个将领的话,甚至包括永历皇帝。他看不起西营,也看不起永历。
在他看来只有一个人说话好使,那就是大头领李存真,其他人的话只当放屁。
他就这么一直开枪,缅甸人被放倒了四十多个。
来到第四十一个人面前,那缅甸人已经被吓傻了,见武丹已经举起手枪,吓得尖叫起来。然而,武丹仍然扣动了扳机,朝着那人正面就是一枪。子弹从双眼鼻骨中间打入,把那人的正面轰开了一个大口子。
第四十二个人吓得大叫,起来就要逃走。武丹照着那人的嘴巴就是一枪,竟然把那人的后颈开了一个大洞。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李定国冲到了跟前。毕竟李定国是晋王,南洋兵不好拦阻。李定国一把抢过武丹手中的火枪说道:“够了!你想让所有的缅甸人都恨汉人,认为汉人残暴?将来搞不好就全都去满清那边了。”
其实,武丹也没有打算把人全杀了,既然解了恨也就算了了。哼了一声说道:“就算这群家伙跟了满清,晋殿下,实话告诉你,我会让他们和满清一起去见阎王。”
白文选此时也来到了武丹面前,大声说道:“你也杀够了吧?”
武丹大声回答:“谁敢反大明,老子全杀!”但是,看到李定国和白文选发怒的眼睛,武丹态度也稍有缓和说道,“不过,既然二位殿下发话了,行,我给你们面子,就给这群蛮子留一条狗命。”
然后朝着缅甸官员大声用缅语说道:“今天就饶了你们这群狗贼的性命。不过,你们给我记着,谁敢和大明作对,这就是下场!”
缅甸官员看着横死在场的同僚,吓得一个个赶快磕头赔罪。
阿瓦残杀缅甸官员事件之后,永历皇帝朱由榔对李定国说道:“武丹乃是疯癫之辈,残忍好杀之徒。想来李存真也好不到哪里去。怕是董卓、桓温、朱晃之流。我有心拒绝承认李存真的亲王之位,何如?”
“万万不可!”李定国大惊失色,赶忙阻止说道,“陛下此举极不恰当。此时正是同仇敌忾之时。况且,吴王克复南京,斩杀奴酋,有大功于社稷。
接济西营给养,派兵攻击阿瓦,迎请陛下,此乃救驾之功!匡扶社稷不过如此也!
其亲王之位天下认可,延平王尚且不反对,陛下唯独不认,又在缅甸荒蛮之地,天下如何看待陛下呀?陛下,此时不仅不应该猜忌吴王,更应重赏吴王,极尽荣耀才是。团结南洋水真腊,然后结交土司,方能恢复云贵啊!陛下,大明如今万万不可再有内讧了啊!”
一番话,说服了朱由榔。
大明皇帝仁慈没杀莽白,给他治伤,然后收押,以备不时之需。
根据吴王李存真早前的建议,西营和武丹等人根据缅甸被俘官员的形容,在缅甸北部地区找到一个孤儿。根据缅甸高僧和官员的指认,识得此人正是已故国王莽达的独生儿子,名叫莽应琦。
于是,永历皇帝以大明天子的名义册封莽应琦为缅甸国王,莽应琦表示愿意以整个缅甸侍奉大明。
永历皇帝大刻印信,到处结交木邦、孟养、南甸、掸邦等地区的土司。武丹又拿出鸦片、白银结交各地土司。从土司手中购买木材和翡翠。万万没有想到,短短时间,土司们对武丹趋之若鹜。
西营和水真腊的势力在短短四个月的时间内有了巨大发展,并且还从土司手中借到了强悍的士兵。
明军的胜利震慑了土司,掸邦等地土司纷纷称臣。到了当年的十二月,明军基本已经掌握了上缅甸地区并且在土司的支持之下站稳了脚跟。控制了下缅甸百分之五十以上的领土。兵力发展到二十多万人,其中战兵将近八万,战象七百多头。
依据李存真的要求,武丹一定要听从李定国的指挥。由是,大明西南方面军上下一致团结一心。明军摩拳擦掌,打算北上攻击吴三桂,恢复滇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