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7t1t优美都市异能 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線上看-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天道陰陽終匯聚相伴-qz8wq

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小說推薦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孔雀大明王菩萨顶门上庆云高举,先天五行之气凝而不散,越聚越多,上结璎珞华盖,再往上,现出孔雀开屏之相。在中央,舍利子高高悬空,周匝缀着白金梵咒,团团簇簇,流彩激射,梵音大作,自有轻鸣。他眼瞳弥漫金色,看向拦在前面的魔主,这位天地间第一魔主跌坐在莲花宝座上,身姿伟岸,手持经书,周匝大片大片的黑云,不计其数的人的面孔浮现,或悲,或喜,或扭曲,或嫉妒,等等等等,不一而同。
即使是在西牛贺洲这样的现世之地,纪元中心所在,可这一位第一魔主所居,无量黑暗不断延伸,吞噬所有,有暗无天日的姿态。
阴阳间隔,真虚之变,全部打破,不可拘束!
按照常理,居于宇宙阴域的魔主,道果出自于极阴,交织恶念渊海的规则,和现世格格不入。纵然随纪元推进,恶念渊海不断扩张,已经和诸天万界有所相连,不同的天道开始融合,这种局面有所改变,可毫无疑问,在离恶念渊海极为遥远的西牛贺洲,这里的规则对魔主是排斥性是极强的。而如今看去,不远处的恒元魔主身上气机圆润如意,绕之以亿万生灵的哀嚎吟唱,居然看不出太多西牛贺洲对其的排斥之力,宛若是在诸天万界中摘得道果的上境大能。
看到这里,孔雀大明王菩萨的目光前所未有的明亮和锐利,最近一段时间,这位恒元魔主看上去在西牛贺洲销声匿迹,远不如上璟魔主甚至妄心和白念两个未出世的魔主,可实际上,对方身为天地间第一魔主,根脚深厚,气运惊人,韬光养晦之下,早已非同凡响。要不是此次西牛贺洲大变,牛鬼蛇神冒头,还真是发现不了!
“恒元魔主。”
孔雀大明王菩萨念头所到,眸光越来越冷,他顶门五气之上,突然现出一尊目细冠红的孔雀来,浩瀚祥云覆盖,先天功德灌顶,贯通于上古中古今古的气象连接成画卷,不停地翻开,他的声音若在九天般高远,又似在功德池下的厚重,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桀骜,道,“你们四个魔主全了,正好一网打尽!”
轰隆,
话语落下,霹雳雷霆贯空,不计其数的弧光跳跃,相互碰撞,亿万毫芒激射,若漫天彗星下击,蕴含着不可估量的毁灭之光。
轰隆隆,
这一刻,满空都是金白之光,如刀似剑,每一缕气机落下,都有难言的锋锐,所到之处,有形无形的,真真假假的,虚幻真实的,都无法阻挡。
“好大的口气。”
上璟魔主率先出手,她身姿曼妙,翩然若飞,身前几朵云,似鹤舞乱影,满地清痕,脚下一点,万恶沉沦碑不断升高,托举身子,发出诸般妙音。
在这一刻,孔雀大明王菩萨的身前,突然燃烧起无形的火焰,每一缕都有一个人影,或花前月下,举杯缭乱,或推窗读书,螓首低垂,或帘拢高起,曼妙身姿,或闺房香浓,高低起伏,等等等等。看在眼中,听在耳里,令人似乎化身千万,沉浸到里面,感受每一段刻苦铭心的美好。
孔雀大明王菩萨知道魔主之手段,重在变化和诡异,令人防不胜防,所以别看他看上去不可一世,实际上早就凝神戒备,眼见此相,马上目光一凝,自赤金色的眼瞳中激射三尺光,在里面,洋洋洒洒的经文跳跃,正大光明,七宝普渡,一言一行,居然是圣人之文,所到之处,谨守灵台,万邪难浸。
“爆。”
上璟魔主眼看自己一击无功,蛇瞳一片冰冷,她捏了个手印,绕在孔雀大明王菩萨跟前的火焰中的画面全部微微一颤后,轰然引爆。这样的爆炸,不但有所有美好全部毁灭的痛彻心扉,更为重要的是引得虚空中丝丝缕缕的莫名恶念而来,能够污秽宝体,让人永远沉沦。
“散!”
孔雀大明王菩萨反应同样很快,他舌绽春雷,身上突然亮起万千金光,若无数的剑光闪耀,撕裂天穹,驱散污秽,更像是孔雀开屏,极致的美丽中蕴含着不可比拟的杀机。
“你们两个,赶紧离开。”
李元丰的心魔之主见上璟魔主和孔雀大明王菩萨交上了手,于是传音给还在疾驰逃离的妄心魔主和白念魔主,语气很不客气,道,“身为魔主,真是丢人现眼,连藏个人都不会。”
魔主最善于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无数变化,浸染人心,李元丰此话直接斥责两个魔主连看家本领都被梵门看破,讥讽之意溢于言表。
反正李元丰知道,按照恶念渊海的局势,这两个魔主出世之后,也是站在上璟魔主那一方,所以何必给他们好脸色,直接冷嘲热讽。
不是一路人,就不必客气。说不得,刺激一下,还会有惊喜。
“你,”
妄心魔主和白念魔主两个人被李元丰嘲讽的话语刺激地双目血红,整个人差点原地爆炸。他们俩本来就对自己中了梵门道圈套,被梵门孔雀大明王菩萨追杀懊悔又愤怒,如今又被人当面打脸,骂人揭短,要不是时机不对,他们两个恐怕都要和李元丰的心魔之主干一场了!
“回去后一定要出世。”
妄心魔主和白念魔主咬着牙,他们俩虽然被孔雀大明王菩萨夺取了一部分的力量,可由于魔主的特殊,加上反应不慢,也存下来不少,只要这些能够回归恶念渊海,融入到本体,提前出世也不是不可能。
“早听说孔雀大明王菩萨当年曾以孔宣之名,凭借先天五色神光纵横封神时代,今天要见识一下高明。”
李元丰的心魔之主之身见妄心魔主和白念魔主离开,轻笑一声,手中的心魔经徐徐打开,一个接着一个的经文跳跃出来,每一个都极为扭曲,似亿万生灵的各种各样的的杂念想法汇聚而成。这是万恶之源,是万邪之源,是万变之源,只要沾染上一点,整个人就会人格分裂,成为千千万万,万万千千,从此后,仙体不在,堕落红尘,难以超脱。
“这样的力量,”
孔雀大明王菩萨即使得道很早,又在封神之中展露锋芒,可面对此纪元中才应运而生的魔主手段,也是不敢有任何的大意,眼见恶浊临身,红尘如囚笼,他长啸一声,拔地而起,身上日月轮转,高高在上,紧接着,星斗离离而行,昭然广博,再然后,无数精妙的梵咒融入其中,形成一件风格特异的宝衣,披在身上。这宝衣,状若袈裟,宽袖长襟,金丝缠绕,日月星斗点缀,却又有神圣之纹,孔雀之相,绕之左右,不乏上古气象。
哗啦啦,
宝衣一出,心魔经的经文似乎坠入上古星空,微不可闻,后又有大佛跌坐诵经,净化所有。
帝孔雀大梵佛母衣,这件法宝乃是孔雀大明王菩萨以自己本体的五行孔雀褪下的孔雀翎,再加上当日吞下释迦牟尼佛所截下的梵性,最后用无数年来积累的功德祭炼而成。此宝虽然不是什么先天灵宝,分属后天,但与孔雀大明王菩萨珠联璧合,发挥出的威能是很多先天灵宝都比不上的。
“这就是孔雀大明王菩萨的底蕴啊。”
李元丰眯着眼睛,看向孔雀大明王菩萨身上金线勾勒,孔雀翎闪耀,心里赞叹一声。虽然鬼车真身和对方交过手,但那个时候,这位梵门的大菩萨只是凭一手先天五色神光对敌,并没有动用自己的梵门神通和法宝。而今天,终于出动了。
想一想,梵门中最为出名的多宝之人是大日如来,他的金乌十太子不但秉承金乌一族的遗泽,各种各样的法宝多不胜数,后入梵门,又居于高位,融合了梵妖两道,让人羡慕不已。可眼前的孔雀大明王菩萨是一点不逊色,不管是在入梵门前的根脚,又或者入梵门后的机遇。
只是在以往,孔雀大明王菩萨最为犀利的先天五色神光一出,群雄束手,无可抵挡,让人下意识忽略了其他。如今,这位大菩萨下定决心要拦下李元丰的心魔之主和上璟魔主,以及其他两个魔主,所以全力爆发。
“自己当心。”
李元丰的心魔之主感应到孔雀大明王菩萨坚定不可动摇的意志,眼瞳中晕开幽幽深深的光轮,把关于孔雀大明王菩萨的各种各样的消息传递给上璟魔主,免得这家伙救人不成,反而落入梵门之手。真论起对梵门的价值,上璟魔主一个人抵得上妄心和白念两个人都多。
上璟魔主点点头,脚下万恶沉沦碑上的黑炎越来越盛,光影缭乱,她又不是要打败眼前这个可怕的梵门菩萨,只是掩护妄心魔主和白念魔主离开即可。
西牛贺洲,小雷音寺,龙华宝树垂枝如金,灿然之色横斜下来,每一片叶子都有着天然的梵文,状若贝叶灵文,记载着梵门中最为深层次的玄妙。弥勒梵主静静端坐,背后一片星空无限,囊括乾坤,不知何时,他的目光已经透过时空,落到在部洲的一个地方。
在那里,梵音和魔唱共举,先天五色神光与聚散无常的魔主之意碰撞,天地倏暗倏明,如两色恐怖巨眼不断睁开闭合再睁开,所到之处,连弥漫在部洲的大片天运和劫气都被吞没,似乎没有出现过一样。
“四个魔主齐聚西牛贺洲,”
弥勒梵主面上笑呵呵的,可眼瞳中散发着冷芒,让人不可逼视,到了这个时候,他才能够发现,魔主们都在西牛贺洲有所布局,而且扎根之深,播种之广,超乎自己的预料。要不是此次西牛贺洲大变,牛鬼蛇神纷纷出现,还真发现不了。而且以魔主们的狡猾,现在他们降临后暴露出来的引子肯定只是一部分,不可能全部动用的。
“尤其这个恒元魔主,”
弥勒梵主大多数目光都看向和孔雀大明王菩萨交手的恒元魔主,这一位天地间第一尊魔主跌坐莲台,手持经书,黑暗垂落下来,若厚厚的珠帘,挡住他的面容,只露出双眼,冷漠深沉。这个魔主在西牛贺洲中,现世规则之下,依旧是挥洒自如,从从容容,好像根本不惧阴阳之隔,天道压制,非常离谱。
“要是能够拿下来,”
弥勒梵主背后星空扩大,明净如洗,要是没有人间界界空并入西牛贺洲给带来的新冲击新变化,这几个魔主敢要出现,即使有恒元魔主这样深不可测的家伙,他也有信心一举拿下,全部镇压。
竹节山,大日如来端坐虚空,现出两首四臂之身,两只眸光投向竹节山这一片时空中新诞生出来的暗面黑水,另外两只眸光闪烁,正接收着来自于弥勒梵主的意念。
收到弥勒梵主的意念,大日如来还是挺惊讶的,因为他最近一段时间和观自在等如来一系走得近,而弥勒梵主与如来一系称不上水火不容,但由于种种原因,绝不融洽。
大日如来心里想着,很快阅读完弥勒梵主的传信,心中了然,道,“原来是让我注意注意鬼车。”
弥勒梵主的意思很明白,就是弥勒梵主等人已经引出恒元、上璟、妄心和白念等魔主的或是化身,或是投影,希望能将之一网打尽。在此时,更要格外小心,以防意外。除了纪元变化,人间界和地仙界的气机冲撞等难以预测的事儿除外,更得严防西牛贺洲中的现世大能勾结魔主,给魔主们提供方便。不用模模糊糊,直接揭牌,就是提防在竹节山的鬼车。
在弥勒梵主看来,白念魔主和妄心魔主能够以尚未出世的力量投影悄然无息进入西牛贺洲,而在当时没有被梵门发现,就可能有鬼车的身影。再加上以前鬼车在勾结魔主上的前科,肯定要对其严防死守。
“只是,”
大日如来皱了皱眉头,他有一点为难,这暗面黑水一起,还有对面之人炼化竹节山的速度诡异加快,自己能不能盯住对方,他心里没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