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qgmo超棒的言情小說 攻約梁山-675雞窩朝堂看書-frbwq

攻約梁山
小說推薦攻約梁山
黄山马军大营这,听旨众将当场发作,反了。
监军与传旨两太监没大别山这边那两太监的好运,当场被斩杀,哪还有想像的美味野味招待
听旨受封两军统帅的党世英还没来得及乐出声来就遭遇到了叛乱。
这家伙比他弟弟的机警狡诈只有超越没有不及,反应奇快,趁着马军司众将领有反的有忠皇帝的起了争执甚至厮杀陷入内讧混乱,他直接剑划开帐篷,钻缝拼命逃走,奔回自己统领的步骑大营想调军去镇压骑兵叛乱,结果却被也猛然反了的部将出其不意抓住了打得屁股开花半死……
黄山大营这边叛乱的结果更凄惨,不止死了皇帝的心腹狗腿子太监这种大罪,而且粮草战马骡马车武器盔甲……有用的全部被卷走了个干干净净。
党世英和其它高俅的爪牙或皇帝安插在马军的卫将军、都虞侯等狗腿子虽然都没死,却全都遭到毒打,而且扒得干净,赤手空拳,穿着风骚小内裤,开11路,凉爽轻快仓皇往山外逃去。
这边剩下的人倒是远比秦良弼这边的多,将校亲兵心腹部队将士什么的总共还有四五百人呢。这是因为曹文诏把皇帝安插有爪牙的那些卫军集中到了自己麾下用,免得秦良弼官职和分量不够压不住皇帝的爪牙将领而无法有效指挥作战……也幸亏人多,党世英他们才没死在野兽之口
当消息八百里加急飞报到朝廷,赵佶当时正在主持朝会过皇帝至尊瘾…..他现在最喜欢上朝了,在朝堂上他才能听到众臣的精彩连篇马屁,才可以体会到皇帝的尊贵权威乐趣,不象以前轻浮好玩而不喜欢政务缠身不得自由快活而怠政。
以前,他最爱的当然是在后皇宫厮混。
宫中有无尽的想要什么样的就会有什么样的大小美女环列伺候着,在美色环香中优雅尊贵的看看书写写诗做做画,随兴做些男女间有趣的事,或是由美人与道家仙师共同相伴,聊聊神仙逸事,谈谈仙界的美妙畅想一下,听着仙师尊他是赤脚上仙或玄武大帝转世,上仙般高贵悠然说说道经仙法,扯扯炼丹,美妙的修修仙…..若这样还觉得闷,就潜出宫去青楼艳所风流快活。
如今呢,宫中除了看腻了的三两妃子老女人再无殊色,满眼看去净是些恶毒老宫女,再不就是臊臭难闻的宦官腌臜货,身在这种环境就是寻常人也不会开心,何况是赵佶这样的皇帝。
宫中也觅不到仙风道骨的仙师了,
没有仙师高人指点,又无美色陪伴修仙,赵佶的修仙兴趣自然也就缺缺,他不是明嘉靖皇帝修仙那么能坐得住闷得住,尽管仍坚信自己是上仙转世这一生就是来享受人间至尊洪福的,却也对尽快了道飞升美妙仙境而早点摆脱人间乏味凶险糟糕现状和无数烦恼没了劲头。
他变了个想法,觉得自己以前是干错了当皇帝的方式走错了路,自己根本不用奋力修仙了道,自己本就是上仙,就等着此生的至尊福享受尽了就自然会霞举飞升回归仙界,应该做的是做好和享受尽皇帝的权势滋味。否则岂不是白转世当了皇帝?和其它有权势富贵的人有何区别…….
所以,赵佶现在最热衷上朝,对写诗做画的酷爱都没大有兴致了。
宋国也缺能让他随意挥霍的那种纸,没造纸工匠好手啊,全在海盗那了,那种做画好纸全得靠从大理国进口,昂贵得很,赵佶这样的自私烂货皇帝当然不会在乎为他自己在纸上多花费国孥,天下都是朕的,一切都得归朕所用,否则留它做甚…..
这天,他正神圣庄严的高居宝座不动声色津津有味享受着众臣说着政事顺便争先恐后巧妙的歌功颂德狂拍他马屁,却猛然看到了兵变的噩耗,他惊骇下两眼一翻白当场厥了过去。
皇帝突然倒下了,神圣肃穆的朝堂立马轰得乱了,露出鸡窝猪窝本相,混乱热闹得很,有的大臣在争着表演忠君爱国典范,扯着嗓子惊急大呼圣上圣上…..有的在惊骇环顾左右急问发生了什么大事,难道是大理国打来了?那叛国的五万骑兵精锐杀回来了……海盗国竟然同意大理吞并大宋……..心惊内跳,神志昏乱紧绷,对面临的灭国兵灾害怕得要死却又有莫名的亢奋…….
有的大臣甚至想窜到丹犀宝座那,也不知是真紧张皇帝的安危,还是居心叵测另有图谋想趁机对赵佶下黑手,但,都被拦住了。
镇殿辅国大将军纪安邦就站在皇帝附近呢。
那些想趁机装最忠君忧君的,或是想趁机靠上去下黑手的大臣,哪可能有窜到赵佶身边表现的机会,全被纪安邦的钢刀拦住了,纪安邦毫不客气的威慑喝斥众臣:退后,都退后。胆敢违纪窜上丹犀惊扰圣驾,一律视为刺王杀驾逆贼当场杀无赦。
有大臣在惊变中出于某种猜测和随之而起的不可说的贼心思甚至野心,在混乱紧张冲动中昏了头了,不依不饶继续扑向皇帝那,忘了自己是个只长着张颠倒黑白利嘴的废物,也忘了纪安邦是二品武臣当朝顶级实权大员,无论官、权都比他大得多,竟轻狂辱骂纪安邦:你这卑贱丘八也敢放言辱及我辈重臣。这哪有你说话的份?滚开。老夫忧国忧君急需爱护陛下康泰,你敢拦我?
一时间,有这么几个弱鸡大臣竟然悍勇无比,不惧钢刀阻拦,撩着官袍瞪眼猛扑向宝座那。
可怜,纪安邦被辱骂得怒火燎天杀气冲空,眼睛都瞬间红了,却被这些突然神勇不怕死一般的废物官员冲击弄得不知所措,没敢真悍然挥刀杀戮,一愣神间就被冲过去好几个。
这些官员中,最机灵腿脚最快的是如今可谓是京城赫赫有名的二李谏官李会、李擢。
这两家伙不愧是超级大喷子,怼天,怼地,怼一切,怼出来的能耐,擅能抓漏洞钻空子,趁着有大臣耍威风任性发脾气辱骂威胁并挡住了纪安邦的宝贵空当,二人绕着来,从另一边滋溜就越过了纪安邦的阻拦成功窜上了丹犀,嘴上急切大叫着圣上,饿狗抢食一样张爪子猛扑向赵佶。
他们忘了赵佶身边还有个心腹狗奴才——大太监谭稹。
谭稹能得赵佶宠信,不止是他眼尖有脑子会办事嘴甜,他还是个武宦官,身手相当不错,在历史上和童贯一样曾经统大军打过仗,而且打出过功绩,总之这不是个普通的弱鸡宦官。
谭稹正附身紧张地查看赵佶,猛然察觉身后恶风袭来,急转眼看到是大名鼎鼎的坑人超级段子手谏臣二李,不论这二人是真忧急皇帝,还是居心叵测另有所图,他的职责决定了都得当成是不怀好意,再说了,这二人瞪着对腥红恶眼张着爪子饿狼扑食一样,这是想干什么…..想都不想,谭稹就猛飞起一脚猛踹在最近的李会胸口上,踹得眼见就抓到赵佶了的李会哼哧一声,胸骨可能断了几根,倒跌出去,轰隆砸下丹犀,这时候痛才涨潮的海水一样汹涌上来,扯着嗓子惨叫…..
另一侧还有个猛扑向赵佶的李擢呢。
谭稹在急眼间,完全下意识的第一时间单手扶着宝座扭身飞起另一条腿猛踢向李擢。
李擢瞪眼俯身已摸到了赵佶的腿边龙袍,嘴里还假装忧急大叫着圣上圣上,却小腹猛吃了一脚狠踢,踢得他佝偻着身子直接摔下丹犀,背结结实实砸在丹犀台阶上。
这台阶原本是铺着华贵艳丽的地毯的,如今自然是没这个谱了,好东西全被海盗当初敲诈走了。玉质台阶如今只能那么裸着。
李擢这么直接砸上去,夏天穿得又太单薄,他虽然是个卖国求荣专吃本国人的人形野兽,却到底并不是真的野兽那么皮实,脆弱的脊背柱哪抗得住坚硬台阶堪称锋利的棱的对抗……频死野兽一样瘆人的凄厉惨叫响起,却又随着梆的一声重响而嘎然而止。
李擢的后脑勺砸在地板上,砸个脑震荡是最轻的结果,两眼翻白直接就昏迷不醒人事了。
其它的还有几个朝臣想跟着趁机窜上来向赵佶表忠臣卖好或阴谋点什么的,却一看二李这样如此聪明青壮又骁勇的疯狗人物尚且落得这么个下场,自己这样的文弱或老胳膊腿的……都立马乖巧懂事守纲纪规矩的,哗,退了开去,有的眼中疯狂愤恨瞅着高度紧张护在赵佶身前的谭稹,有的狡诈急转着眼珠子不知打的什么主意,但,嘴上都在急呼:官家、圣上、陛下…..并且声音越发急切焦虑展现着忠君忧君情怀……其它大臣也乱哄哄涌到前面召魂一样叫着赵佶……真是场好戏。
纪安邦也终于反应过来,目射羞恼暴怒凶光,一脚把之前敢轻佻辱骂他卑贱丘八的那个最嚣张的大臣奔出多远去。老子不能随便杀大臣,在特殊的此刻却不是不能暴捧你们。废物、小人,无耻之徒,也配轻看本将?弱鸡仔一样的狗东西也敢挑衅上将之威?
紧跟着又是拳脚齐上,把胆敢轻贱他的那些大臣无论文武全都下了重手狠揍。钢刀一转,刃朝天,背朝下,对还敢对他耍轻狂傲慢的无情砸过去。只打了几个,这些狗东西就吓得哗啦一下子全仓皇退开了,露出了无耻懦夫本质。
有的退远了,感觉安全了,却更不愤了,你个缺脑子少智的丘八贱人竟然对我辈大臣要员耍凶威……瞪眼咆哮,洪声辱骂指责威胁纪安邦,还敢耍嘴炮逞强…..以前习惯的那些又露出来了。
这彻底激怒了纪安邦…….
然后,那自负才智能耐和儒雅尊贵的家伙就惨叫着倒下了,被刀背重打的没痛昏迷了,嘴,其实不耽误继续卖弄口才张狂,却怼上纪安邦杀机腾腾的眼睛顿时就乖巧闭紧了。
他惊恐意识到在这一刻纪安邦对他真起了杀心冲动,若是自己还敢耍嘴皮子不老实,再刺激了纪安邦冲动,那刀就会立马转过锋刃来真的当场把他劈成两半……弱鸡,就是弱鸡。嘴炮没用
纪安邦的凶悍威慑,把满朝的废物们终于震老实了。
谭稹在上面大喝:“肃静。官家无事。都归班位站好。再敢乱动乱言,必是暗藏的逆贼。”
表现得最奋勇疯狂的李会、李擢二人被涌入殿中的禁军拉死猪一样拽着胳膊拖了出去。这两个聪明过了头在历史上奋勇当汉奸谄媚女真的家伙再想恢复往日的朝中地位怕是难了。只这一身的伤,没个半年以上是指定好不了的。如今宋国没好医生。弄不好就此挂了也说不定…….
户部陆蜫吏部赵霖等历史奸贼看到二李落得如此凄惨可怕下场,都瘆得激灵打寒颤:幸好啊,幸好,本官文弱,腿脚没这两家伙的快,胆子也没这两家伙的大,不然,拖出去的也有我….
得冷静双乳沉住气呀。
老话有言:大事要有静气。此诚不欺我……
就在群贼乱纷纷起着无耻心思同时拼命猜测到底出了什么事时,又一个噩耗传来。
河北西路三边急报:部下骑兵逃走了不少。三边总计叛国而去了近六千之多。是得知了那五万马军司骑兵投靠了大理国后,这些骑兵也择机叛逃投去西南了,虽然皆是桀骜不驯最危险分子,久留无聊边关怕是隐患,却也是战斗力最强最能打的那些人。
此时,首相蔡京,武相童贯等要员已经知道了让赵佶直接惊厥过去了的到底是什么事。
剿匪的骑兵和步骑兵总计七万人马竟然也一齐叛国加入西南了……老弱的蔡京吓得扑通一声瘫倒在地:完喽!这下是真完喽……
当初,他骤然得知沧北军叛逃,赵公廉遭遇不幸,那时他同样极度震惊,知道大宋怕是没几天了真可能要灭国了,却还不至于吓到当众直接瘫倒出丑,那时,他和赵佶一样觉得大宋还有实力还有希望,只是得好好努努力了,而,这一回,他是真绝望了,大宋依仗的战马优势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