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n7r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愛下-第477章 又是全場最佳展示-5iiq8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池非迟转头,见那个经纪人目光一直停留在草野熏离开的转角,想了想,还是没说什么。
虽然他想解开误会、好好参加一次派对,但谁知道直接说穿会引发什么后果?
万一没到草野熏生死关头,间熊笃的选择也不同呢?
直接揭穿人家把戏的他,不就是破坏气氛又惹人讨厌?
大家又没有多熟,他懒得管。
“她果然还是这样,”岳野雪轻笑出声,“每次一播放她出演的电影,她都不好意思跟大家一起看。”
“就跟我们想的一样。”冲野洋子有些期待。
“等等!你们打算玩真的啊?”星野辉美一脸无语。
“当然啦!”冲野洋子笑着上前挽住星野辉美的胳膊,“所以我们才特地叫你来呀!”
“什么玩真的?”毛利小五郎疑惑。
星野辉美叼着烟,转身往客厅走,“那我去客厅里等……”
岳野雪也跟了过去,回头笑道,“洋子,你先去洗手间换装。”
“Ok!”冲野洋子笑眯眯应声,转头看池非迟,“抱歉,池先生,失陪一下,我去洗手间换一下衣服,你和毛利先生先和大家去客厅吧。”
“没关系,没关系,”毛利小五郎笑道,“我在这里等你!”
“我去看《侦探左文字》。”池非迟转身朝客厅去。
柯南犹豫了一下,跟上池非迟,“我跟池哥哥一起!”
毛利兰笑着感慨,“柯南和非迟哥的关系还是那么好!”
柯南:“……”
不,他是觉得等在这里太无聊,还不如跟池非迟看电视去。
……
客厅里,做好的饭菜和啤酒一同摆在桌上。
电视上,《侦探左文字》已经开播。
听到开门声,已经到了客厅的剑崎修、岳野雪、星野辉美齐齐转头。
“啊呀,这位小哥,你带小朋友先过来了啊,”星野辉美打招呼,又看向柯南,“小朋友,如果肚子饿了,可以让间熊先生帮忙准备点心。”
“谢谢辉美姐姐,我不饿~!”柯南乖巧卖萌,跟着池非迟到沙发上坐下。
“话说……”剑崎修好奇看池非迟,“你和洋子关系很奇怪,我说不清楚,不过她之前好像偷偷在注意你的情绪……”
“哎?”
岳野雪和星野辉美又立刻盯上池非迟,眼里带着八卦的色彩。
“洋子小姐太紧张了,”池非迟拿出烟盒,问其他人,“抽烟没关系吧?”
“没关系,”岳野雪笑道,“辉美可是一直没问,直接叼着烟进来,她啊,还是那么喜欢装酷!”
“我跟你们还客气什么啊?”星野辉美调侃着,也点了支烟。
“剑崎先生,请问……”柯南等剑崎修看过来,才装作一脸天真地问道,“小熏小姐真的说过她想见见小五郎叔叔吗?”
“是啊,她刚刚不是说了吗?有个疯狂影迷骚扰她,她想拜托毛利先生把那个人调查出来,”剑崎修解释着,笑着眨眼,“不过等她嫁给我之后,就不用担心那些事了……”
另一边沙发上,岳野雪低着头,嘴角依旧带着笑意,不过留着长长指甲的右手慢慢攥紧了些。
池非迟视线余角注意到,没有多看,依旧看着剑崎修,“你和草野小姐的关系也很奇怪。”
算了,稍微提示一下。
如果岳野雪想通了,别闹出什么闹剧来,今晚可以轻松点。
剑崎修汗了汗,“是、是吗?”
那边,跟岳野雪坐在一起的星野辉美也愣了一下,抬眼看池非迟。
池非迟看到电视上《侦探左文字》的画面,正好是剑崎修调查案子的剧情,“拿到剧本之后,将自己设想成那个角色,去模拟、揣测角色的心理活动,让肢体、语言、表情结合、表达出准确的情绪,你对现在扮演的这个角色的心理解读,出现了一个错漏……”
岳野雪疑惑,刚想说什么,客厅门被打开。
冲野洋子已经换了当初‘地球淑女队’的队服,站在门口,笑着摆了个拍照姿势,“你们看!”
剑崎修看得目瞪口呆,也顾不得去追问池非迟那些话是不是他理解那个意思,“你们还真打算进行那个计划啊……”
柯南不由看了看冲野洋子的发箍,像是头上长了两根带星星的天线……
完了,被池非迟带偏了,这么一看,真的很像外星人。
星野辉美、剑崎修、岳野雪也忍不住看了头箍一眼。
冲野洋子:“……”
别以为她不知道看发箍是什么意思。
不就是外星人吗……
“咳,好了,”岳野雪收回视线,站起身,朝门口走去,“接下来就换我去返老还童了!”
“你动作快一点,”星野辉美也没提‘外星人’,将话题揭过去,“还有我呢。”
“知道啦。”岳野雪带上了门。
所谓的计划,就是趁草野熏去洗澡的时候,原本地球淑女队的其他三个人换上当年的队服,等草野熏出来,就一起唱当年出道的歌,当做庆贺。
“那么,我们先来写给小熏的祝福语吧!”冲野洋子笑着拿出一块板子和笔,自己低头认真写了一句,又转身将白板递给池非迟,“池先生,你要不要写一句?”
剑崎修抬头,盯。
星野辉美抬头,盯。
有问题!
池非迟面不改色地接过白板和笔,看到冲野洋子先写下的祝福语,“早生贵子?”
冲野洋子窘迫脸红,“有、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池非迟低头写字。
作为新婚祝福语,肯定没什么问题,不过冲野洋子一来就祝早生贵子,有点彪悍,多少等他们写个‘白头偕老’之类的过渡一下吧?
【天缘已定,思郎恨郎郎不知池非迟】
他的意思就是,原本的缘分已经来了,不过傻男人还不知道,人家妹子都怨念了……
暗示,疯狂暗示!
柯南探头看着。
池非迟的字他不是第一次看到,以前只是签名,看着就觉得舒服,像是打印出来的一样,却又比打印出来的字多了一些沉稳又不失凌厉的气势,没想到写上一大段还是一样,看得舒服。
字都能透着气势,很神奇,这就是书法?
反正池非迟这家伙绝对练过!
不过,这句话的意思是……
冲野洋子也探头看着,一开始也在欣赏池非迟的字,眼里有点冒小星星,不过看完池非迟写的话后,不由怔了怔,抬头疑惑看剑崎修和星野辉美。
难道刚才这两人把事情跟池先生说了?
剑崎修:“……”
星野辉美:“……”
他们……怎么了吗?
别用眼神传递意思,他们看不懂啊。
一直窝在袖子里睡觉的非赤不知什么时候醒了,努力从袖子探出头,兴冲冲凑热闹,“主人,主人,我也要写!”
冲野洋子刚收回视线,看向写字板,就看到一个吐蛇信子的蛇头从池非迟袖子里冒出彩、搭在板子上,脸色瞬间苍白,“蛇……蛇……”
“我的宠物,不咬人。”池非迟解释,将笔和白板放在桌上,“它想凑个热闹,非赤,合适点。”
别真的写出一堆字来,会吓到别人的。
“我知道,我知道。”非赤‘嗖’一下从池非迟袖子里滑到桌上,尾巴卷起笔。
星野辉美和剑崎修一开始也被蹿出来的非赤吓了一跳,不过看到非赤用尾巴卷笔,也有点好奇。
悄悄凑近一点,再凑近一点……
非赤用尾巴卷着笔,就在池非迟留下的话旁边画着。
“好、好厉害!”星野辉美蹲在桌旁低呼,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非赤。
剑崎修也蹲在桌子另一边,“是啊,它不会真的写出什么祝福语来吧?”
“不像写字啊……”毛利小五郎蹲在另一边,盯着观察。
冲野洋子也蹲在桌前,同样压低声音说话,怕惊动到非赤,“它这样子好可爱哦……”
“当然啦……”非赤画着图,还不忘吐着蛇信子,回了冲野洋子一句。
它,非赤,又是今晚全场最佳!
池非迟没说什么,看来不管是人还是动物,都要有一技之长,才会招女孩子喜欢。
岳野雪打开门进来,就看到冲野洋子、剑崎修、星野辉美、毛利小五郎、毛利兰、柯南围着桌子蹲成一圈,很不顾形象,而且一个个都专注地盯着桌子,不由愣了一下。
又看了看,只有池非迟还坐在沙发上,不过依旧看着桌子。
没有人说话,直勾勾盯着桌面,好像什么奇怪的仪式,或者……被诅咒了?
“你们这是……”岳野雪刚疑惑出声,就见其他人齐齐转头朝她竖手指。
“嘘……!”
非赤已经画好了像是两个纠缠在一起的正反‘S’图案,将笔一甩,重新钻进池非迟袖子里,“好了!”
池非迟一看就懂了。
蛇交尾。
非赤这个老污龟……
“哎?”冲野洋子遗憾,“是不是小雪进来吓到它了?”
“已经写完了。”池非迟道。
“你们在干什么啊?”岳野雪疑惑上前。
“池先生养了一条宠物蛇,它刚才在给小熏写祝福语呢!”冲野洋子兴冲冲指着两个纠缠的图案,“就是这个,它是很认真画上去的哦……”
“这个图案……”剑崎修刚想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盯着图案看了看,突然语塞。
有点眼熟,就算现实中他没怎么见过蛇,但记得他以前好像看到过这个图案,很古老的……
该不会就是那个意思吧?
柯南语塞沉默,有其主必有其宠。
星野辉美也沉默了一下,嘴角微微一抽,“这个图案的意思该不会是……”
“巧、巧合吧!”冲野洋子汗。
这也算是祝福吧,来自动物的特有的祝福。
不过,蛇怎么可能明白他们在祝福什么啊?
“巧合啦,绝对是巧合!”毛利小五郎也汗道。
徒弟家的宠物成精了?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