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0ho熱門都市言情 司禮監-第二百七十七章 燃燒自己的公公分享-we7ao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公公私人收到关内李坤、喀秋莎两位年轻俊材的五百两汇票,深感帝国后继有人呐。
……..
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从失败中走出来,那样的话,就不会再有成功。
人嘛,谁敢说这辈子就顺风顺水咧?
一向讲究活学活用的魏公公对这个道理领悟得很透彻,所以在发现有可能会失败后,他老人家已经做好从失败中走出来的准备。
这是为了成功,是战略性撤退,是为了更加凶猛反击而做的预备措施,绝不是老马想象的那种什么逃跑主义。
至于杜聿明这个化名也没什么好问的,就是一个用于万一的化名而矣,叫杜聿明也好,叫廖耀湘也好,叫邱清泉也好,叫郑洞国也好,都一回事。
出门在外,也没什么好讲究的。
公公提了提因为过于肥大而下坠的裤腰子,将自己脱下来的衣服团起一裹塞在了边上破床底下。
大金链子、玉扳指、小印之类的东西公公却是省不得扔的,小心的装在寿宁送他的香包中收在怀里。这些东西也是有用处的,万一真的不走运碰到了建奴,说不得还能买条路。
忙活完之后,公公又一点也不嫌脏的把老马头上的大帽子拿来往自己脑袋上一搁。
别说,这帽子戴上后很是有点晴之笔效果,霎那间,英俊潇洒的公公就成了他老家隔壁村的宋小二子了。
“公公,你这是要跑?”
老马总算明白了魏公公是想干什么,他真的是感到十分的震惊。印象中的魏公公不是那种人啊,他不是常对官兵们说要勇敢坚强,要坚持坚持再坚持,要置之死地而后生,要为帝国甘洒热血铸青春么,关键时候要勇于玉碎,成为帝国的守护神么。
怎么,现在,却?
老马一时半会真是难以接受公公形象的巨大转变。
公公却不能让老马多想,他将桌上才看了几页的插画书揣进肥大的怀中,然后伸手撕下一只鸡腿,啃了一口对老马道:“没什么,你不要多想,我就是换身行头,夜里,凉。”
“噢。”
老马不知道自己是信呢,还是不信呢。
附近的窝棚可是被建奴的火箭给点着了,正嗞嗞的烧着木头,发出噼啪声。
“你也坐下吃,打仗的事不用你管,等会你跟着咱就行。”公公和蔼可亲的示意老马别光站着了。
老马哪有心情吃,犹豫再犹豫,还是忍不住问道:“公公是觉得皇军要败?”
闻言,公公神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道:“皇军是无敌的,是绝对不会失败的!”
老马更加糊涂了:“那公公你这是?”
“我说了,没什么,不要多想。”
吃了两个大腿的公公有些饱了,随手从破桌边拧了根木刺剔了剔牙。
“噢。”
两人就这么坐着,一个泰然处之的剔着牙,一个则是魂不守舍的。
外面喊杀声震天,手雷的爆炸声此起彼伏。因为几座窝棚被点燃,火光不但照亮了方圆,也让温度急剧升高。
魏公公已经两次拿老马的破毛巾擦汗了,可就是没脱老马的那身大棉袄。
“弟兄们给我顶住,给我顶住!”
“魏公公与我们同在!”
战斗越来越激烈,能听见魏老九在那拼命的叫喊,能听见亲卫队员们面对敌人爆发的嘶吼声,能听见辫子兵们的哇哇鬼叫。
老马虽说跟了魏公公有几年了,但哪真的亲历一线见识这般惨烈的战斗,他有些坐不住了,时不时的抬头朝外张望,生恐突然冲进来几个辫子兵似的。
公公却还安坐得很,神情淡然,只是右手食指不停在桌面上叩着,隐隐看出有些抖动。
终于,公公站了起来,老马下意识的也跟着站了起来,他以为最后的时候到了——公公要跑!
可公公并没有跑,他在屋里不住的踱步,绕了好几个圈子后突然停下脚步对老马道:“你去看看咱家的马还在了么?”
老马“噢”了一声出去看了看回来告诉公公,座骑都好着呢。
“那就好,”
公公摆了摆手,他老人家此时也很犹豫,如天人交战中在思考着什么。
是啊,在这阿布达里岗不知名的窝棚中,世人谁能想到里面住的是能够影响整个时代,乃至整个世界的伟人呢。
又有谁能想到,这个伟人正在赌呢。
是的,魏公公在赌,赌他的命运,赌皇军的命运,也是赌帝国的命运,更是赌全人类的命运!
赌,这个字可能很不好听,但又没有什么更恰当的字代替它,就是这么一回事,啪的一下押上去。
是大是小,就那么一哆嗦的事。
赢家通吃,输家上吊。
战争,便是如此。
从决定救援刘綎那刻起,魏公公就是在赌。
最先赶到的千户沈世魁也是在赌,随后赶到的将领们同样是在赌。
大家都看不到底牌,不赌难道和牌吗?
公公赌了,但他终究是凡人,在危险降临,离自己那么近的时候,他的内心也会扑扑的跳。
他做了措施,不是他怕死,而是他害怕自己的死会让这个民族再次陷入沉沦。
和民族命运,和人类命运比较,逃跑,没什么可耻的。
但,只要没到最后时候,公公不会跑!
他在燃烧自己,哪怕他的手抖得再厉害,他也在燃烧自己。
………..
“四阿哥,这里面肯定是明军的大官!”
萨壁翰刚才带兵都快冲进明军了,可还是叫明军的火铳打的不得不退下来。
打到现在,萨壁翰基本搞清守在这些窝棚附近的明军并不多,但却十分的精锐,悍不畏死,是他生平从未遇到过强敌。
先前被他们冲乱的那些明军和眼前这股明军比起来,就好像乌合之众般。但正是如此,让萨壁翰坚信他们网住的是一条大得不能再大的鱼。
其实,如果萨壁翰懂汉字的话,他就能看到正在起火的明军窝棚插着的长幡上写的是什么。
这条大鱼,正是他们汗王恨不能生吞活剥的魏阉!
“不能再拖了!”
汤古代也意识到他真是碰到大鱼了,但这条大鱼的刺却卡着他的喉咙,让他吞不下。
打到现在,至少数百八旗将士惨死在明军铳下,而远处已有明军向这边增援。
如果再不能冲进去,汤古代就要考虑自己会不会被明军反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