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jr0y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嗟來的食 愛下-第90章 困獸之鬥(二)相伴-2qnis

嗟來的食
小說推薦嗟來的食
“杨董事长,我们可以试试联系淘米良,就是那个叠码仔。”
离三之前就有这种打算,但碍于杨永宁极为信任赵瑞泽,觉得杨骏的事情告一段落,接下来要紧的是两个楼盘的开业和售卖,赚到足够的资金,上对得起董事会股民,下对得起公司员工,又能够把剩下的赌债还清。
事实上,据他所知,打在赵瑞泽卡里的六百万,有三百万是找赵婷的父亲借的,借的不多。一多,在圈子里一传开,很容易引发误会,什么杨永宁为偿付儿子赌债砸锅卖铁,厚颜借钱的消息满天飞,到时候赔的就不但是钱,更是公司的信誉,股价、银行贷款等都会受到影响。
“我们还有1200万没有打到他指定的户头上,他不可能不接我们的电话,一定能够联系上。”
“对,差点忘了这个人。”
杨永宁拍掌,吩咐道:“离三,赶紧拨通这个人的电话。”
说完,转向心急如焚的程雪,宽言道:“弟妹啊,你不要着急,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一定是杨骏在妈港又惹出什么祸来,瑞泽在帮忙弥补,无暇顾及了。这边我马上联系,你先坐,喝一杯咖啡提提精神。”
程雪用手背揩下溢出眼眶的泪花,哽咽道:“是,是,不会有事,不会有事,杨大哥,你也不要这么想,骏儿只是年轻,难免一时犯这个那个的错误,走上歧路重要是能够悬崖勒马,我相信嫂嫂在天之灵,一定会护佑他成才成龙的。”
“唉,但愿如此吧!”
杨骏从纸巾盒里抽出几张,递给程雪,然后瞥了眼正在拨号的离三,径自地打开办公室大门,声音透着疲倦干哑道:“那个小玲,小玲在吗?”
“董事长,您找我?”小玲匆匆地走出来。
杨永宁双手在衣裤上下摸索,掏出钱包取出整三百,客气地嘱咐道:“麻烦你跑一趟公司附近的咖啡馆,买两杯咖啡回来。”
“好的,董事长,请问您要什么类型的咖啡,美式、摩卡、拿铁……”
“随便吧,但多加点糖。”
杨永宁回看着弯腰抹泪的程雪,忧愁写满脸上,强撑笑容道:“有时候遇到不顺的事,糖喝咖啡因可以让人高兴起来,去吧。”
嘟,嘟。
“喂,哪位?”
“我,钧天集团的李秘书,我想淘米良,淘总,应该还不至于忘了我是谁。”
“喔,是李秘书啊,记得,记得,这几天我正打算打电话给杨董事长呢,谈谈他儿子赌债接下来偿付的事情。”
“好说,这个我们可以一会儿再谈。这里有件事需要问下你。”
离三朝向投来询问目光的杨永宁点点头,道:“赵总助他这些天是不是已经跟你签了合同?”
“对啊,第二天就已经跟大基签了,我做中间人见证,签完以后,我按咱们谈好的付清后续的600块,赌厅的也全清完。”
“是吗,合同签的是大基?!”
离三觅到一丝不对劲的味道,明明是淘米良对内地房地产感兴趣,房子算是以内购折扣价格卖给他,然后开盘以后代为售。
“这和我们之前谈的不太一样吧,大基怎么成了业主?”
“呵呵,鬼知道大基是从哪里知道的消息,他晓得我在内地通过你们购了十几套房子,就看上了呗,怎么谈都谈不下来,非要我把这些房子让给他,合同手续都给他的律师处理。”
淘米良的语气里透着不爽,从虎口里取食,自然而然是惹人愤怒。
“这件事,赵总助他知道,还同意了大基的要求,我当时还纳闷他怎么就会同意,以为是杨董事长这边的意思。”
“不,我们董事长从来没有提到,而且也没有收到赵总助的汇报。”
离三按住听筒,暂时放下手机,向杨永宁请示道:“要不要跟他说明赵总助他们的情况?”
“说。”杨永宁皱眉,直截了当道。
“不瞒你说,事实上,赵总助我们已经有三天都没联系上,手机关机,这边你有赵总助他们的消息吗!”
“什么,联系不上,不会吧,那天我可是派我马仔直接送他们到码头的。”
淘米良惊讶不已,连忙道:“你等等我,我叫我马仔过来问问。”
手机里,开始传出淘米良与自家马仔充满港普风味的对话,三个内陆人听得似懂非懂,大致明白马仔的的确确把赵总助他们送到了通往珠海的码头,但凡坐船两三个小时便能到,算上坐飞机,不至于三天都见不到人影。
“杨大哥,要不我们报警吧,说不定瑞泽他真出什么事了?”程雪慌了神。
叮铃叮铃,叮铃叮铃。
突然间,程雪边上的香奈儿皮包里传来手机铃声。
来电是个陌生号码,她更加惊惶无措,脑子里浮现出无数香江警匪片的画面片段,眼泪止不住地流下脸颊,支支吾吾道:“完了,完了,瑞泽真的被绑架了。天杀的,张子强他们这样的悍匪都被官府收拾了,怎么还会有这样的事,再说瑞泽也不是大富豪,绑架他有什么好绑的,他最多就只有杨大哥你公司5.2%的股权……”
“弟妹,你不要乱想,先接电话,说不得是推销电话。”
这样的场面,杨永宁几十年大风大浪里真没有遇到过,但坚强的意志使尽量自己保持镇定。
“那要不要报警,让警察来?”
手机铃声响动得很有频率,但在程雪听来,却越发的急促。
“暂时弄清楚情况再说。我来。”
杨永宁接过程雪的银色翻盖的摩托罗拉手机,果断地按下接听键,声音雄浑有力道:“喂,请问你是谁?”
“杨哥,是我啊,瑞泽。”
“什么,瑞泽!”
杨永宁惊喜得一下子站了起来,音量提高了一倍。
“对啊,杨哥,呵呵,这些天没联系上我,是不是让你着急了。”
赵瑞泽说话略显疲惫,也不知是信号手机问题,还是他自身的问题,说的断断续续。
“你怎么用这个号码,你原先的号码呢?”杨永宁奇怪道。
“噢,这不是坐船嘛,手机一不小心掉水里了,捞不上来了,临时买了个手机。”
“那怎么杨骏的手机都打不通?”
“杨哥,你忘了,骏儿的手机在妈港那会儿,早赌输卖人了。”
“喔,对对,我忘了,我忘了。”杨永宁含糊地答应。
离三却捕捉到错误,杨骏的手机明明没有卖,他那天跟淘米良在龙华茶楼见面时,亲眼看到过他拿着手机。
“没有啊,哎,我们很快就回来了,就是骏儿他这次不是惹了祸嘛,害怕杨哥你教训他,所以发小脾气不肯回去,这些天我一直再给他做思想工作呢……”
“哼,瑞泽,不要理他,你就告诉他,如果你不想回来,就不用回来了,我杨永宁,不认他这个儿子有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