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zkuf精品都市小說 首富楊飛 愛下-第2385章 對鮮花的免疫力相伴-gifrs

首富楊飛
小說推薦首富楊飛
杨明义的丧事,是整个桃花村有史以来最热闹、最豪华的一场。
别说是村里的人,便是四方八面赶来送丧的人,不管来自哪里,都赞不绝口,说这是他们有生以来见过的最有排场的葬礼。
社会各界的人不算,只算集团内部的人,都以万计。
杨飞说的上千桌流水席,绝对不是夸张的。
陈若玲、杨华母子第二天就到了,一直住在杨飞家。
魏新源等老总、还有陈沫、宁馨等人,当天晚上就赶了过来。
陈韶华、傅恒等好友,也于第二天抵达桃花村。
桃花村所有的酒店、民宿全部爆满。
杨飞又和许多村民商量,让人借住到村民闲置的房间。
桃花村家家户户都修起了三层甚至多层别墅,房屋少则十几间,多则几十间,闲置房多得很,足够安排的。
杨飞定下规矩,所有来客,不论身份,一律不收礼金。
所有人只要来了,就是免费吃住。
如此一来,也就杜绝了别人对杨家的微词。
杨飞花钱如流水,又不收礼金,排场再大,也是花他家的钱,谁也不能说什么。
五天时间里,杨飞几乎没怎么合眼,好在年轻,熬几天夜也无所谓。
出殡的当天,送葬的队伍绵延十几里,灵柩围绕桃花村转了一个圈,前面扛旗的走到了走这头,队伍后面的人还在家里排队等着出发。
数不清有多少辆车,算不清来了多少的人!
上至京、省、市里的达官贵人,下至贩夫走卒,各个阶层的人都有。
杨明义享年八十有三,又是在睡梦中离世,可以算得上寿终正寝,也就是民间俗话说的喜丧。
是以,送行的人,脸上大都带着笑容,喜笑颜开,谈笑风生。
杨立远和吴素英的兄弟姐妹都来了。
得益于杨飞的帮助,这些叔伯姑姨家,要么找到了体面的好工作,要么做起了不错的生意,个个家庭都有房有车,生活早就迈入了小康甚至富裕阶层。
出殡当天,红日当空,凉风习习,难得是个晴朗又有风的好夏日。
队伍行进缓慢,平时只需要一个小时就能走完的丧葬路,硬是走了五个多小时,直到下午三点才到山上。
还好不曾错过吉时。
站在山脚,朝山上望去,漫山遍野全是送葬的人。
众人无不感慨:“有钱人就是好啊,看看这排场,看看这人气!啧啧!真是长见识了。”
“这就叫,富在深山有远亲!杨家人虽然住在山沟沟里,但一有什么事,全国各地的人都会来!”
“酸什么酸?有本事也当个首富去!”
“我可不是酸,我只是说事实。”
“听说杨飞有万亿的资产了啊!天哪,那是多钱?”
“万亿?骗人吧?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百亿就顶天了。”
“百亿?你对有钱人的财富是一无所知!百亿算什么?至少是千亿!”
“千亿是多少钱?”
“一千个亿!一亿个一千!你自己想去!杨飞不管到哪个国家去,都能受到外国总统的接见!”
“我要是有这么多钱,我顿顿都买羊肉吃!”
“切!你就知道羊肉?别说杨飞的伙食了,但是平时苏桐家的伙食,你去看看,人家吃的都是山珍海味,羊肉人家早吃腻了!我听说,苏桐坐月子,每个月买菜的钱,就是十几万呢!”
“那是的!这五天丧礼,杨飞怕是花了上百万!又不收一分钱的礼,每个客人还要打发烟、酒、礼包,谁家有他这么阔气?这要多雄厚的家底,才敢这么做?”
“……”
各种议论,此起彼伏。
棺材下葬的那一刻,天上乌云忽起,刮起一阵狂风。
杨家的几个女子,一起放声大哭。
不管父亲在生时怎么样,此刻真正看着他入土,人心终究是痛的。
山上不过是多了一个小土包,人间却失去了一位父亲、一个爷爷。
杨飞站在墓穴旁边,默然无语。
往事如潮,涌到眼前。
他接过一个工人的铲子,亲自铲起黄土,覆盖在爷爷的棺木上。
完成仪式,下山回家,已经是傍晚五、六点了。
吃过晚饭,客人们陆陆续续告辞离去。
热闹了五天的桃花村,终于安静了下来。
姜子强等人是杨飞的至友,被邀请留了下来多住一天。
姜晓佳和楚秀也请了假回来,此刻正带着几个孩子在院子里玩耍。
杨飞等人,在院子里吃酒聊天。
老人逝去的痛苦,渐渐远离,活着的人,终归要回到生活的轨道上来。
杨飞敬了姜子强一杯酒,说道:“姜哥,这些天辛苦你了,一直陪着我。”
姜子强道:“一家人,倒说两家话了。”
万爱民笑道:“当初我爸去世,还多亏了你帮忙呢!小佳在尚海念书,也托你照顾着。”
姜子强道:“就是不该给她们买车。这么小的孩子,就开车上下学,太不成体统了。”
万爱民道:“我倒觉得,买个车挺好的,就是不该买这么贵的车。她们还是个学生呢!养成奢侈的生活习惯,将来怎么过日子?”
杨飞道:“就这车还贵?小佳还想买千万的超跑呢!还好4S店没现车,就提了这辆。”
万爱民道:“现在她们有你照顾,把你不当外人看待。将来长大了,上哪里找这么好的男朋友和老公?养成了眼高手低的毛病,未来肯定要嫁不出去了。”
杨飞道:“我听过一个事。有家人生了个女儿,每逢她生日,或者是什么节日,父亲都会买一捧鲜花送给女儿。”
万爱民道:“奇葩!父亲送花给女儿做什么?钱多烧得慌啊?”
杨飞道:“这个父亲有自己的解释,他觉得,女儿从小收惯了鲜花,以后长大了,对鲜花就具有了免疫力,不会因为男人的一束花,就感动得以身相许。”
“呵呵!有意思!”姜子强笑道,“我当初追爱民,第一次送的就是鲜花,然后她真的感动哭了,我在那天趁早牵了她的手。”
万爱民白了丈夫一眼:“去去去!少在这里得瑟!我就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女生!一束鲜花就沦陷了!杨飞说得对,女儿就得富养才行!以后我们要多送鲜花给她!”
姜子强道:“她连三百多万的车都有了,还在乎三十多块一束的鲜花?”
万爱民道:“花和车是不同的,花有一种天生的迷惑女生的能力。”
正说着话,杨飞的电话响起来。
他拿起来一看,不由得微微皱眉,然后朝姜子强示意,起身走到一边去接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