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ekn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圍棋傳奇 七死八活-第六三四章 靈魂重疊般的表演鑒賞-v6ggd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像!这神韵实在是太像了…….”
李襄屏亮相以后,王老头不仅第一时间大声嚷嚷,他甚至还激动得起身,围绕着李襄屏开始转圈——–
说句实话,其实当王老头开始转圈的时候,李襄屏是有点不舒服的。大凡只要是正常人,谁愿意一位快70岁的老头围着自己转圈。
更何况在前世的时候,李襄屏曾见识过一个骡马市场,他可是看过一些行家的眼神——-当骡马市场的那些行家看到一口好牲口,他们的眼神就和王老头现在差不多。
好在王老头并没有转悠太长时间,转到第三圈的时候,他突然定住脚步,转头对邱导演说道:
“邱导,你觉怎么样?是不是那种感觉?”
邱导演同样笑盈盈的看着李襄屏,不过他虽然比王老头年轻一大截,看上去却要沉稳多了,坐在那想了一会之后,他对王老头说道:
“王老,您看咱们是不是多试几个妆?看看不同年龄段的施襄夏。”
“对对多试几个多试几个,来来小毛,你再带襄屏去画几个妆,先化一个年轻点的,大概十六七岁左右,再画一个成熟妆,也就是30左右的施襄夏。”
化妆师姓毛,根据赵家栋吹牛,据说是目前国内最顶级的造型师之一,李襄屏对这一行不懂,所以也只能任由赵家栋吹牛,不过今天一番接触下来,李襄屏倒认为自己那位赵叔可能不算吹牛。
因为刚才在化第一个妆期间,只言片语的交流,李襄屏一下就认同这位毛化妆师的审美理念——-
李襄屏一直认为,像化妆师造型师神马的,手上的技术还是小事,最最重要的就是审美,你的审美是不是高级,决定你化出来的妆是不是高级。
说句题外话,后世港台娱乐圈之所以堕落,国内很多人分析了各种各样的原因,但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却被众人忽略,那就是进入新世纪以后,港台娱乐圈的审美是在逐渐崩坏的。
很多老影迷会怀念上世纪的港星是如何如何出色,什么霞玉芳红,什么淑珍咬牌什么张敏回眸,感慨那个年代怎么出了那么多美女。
讲真,李襄屏倒不认为后世的港台就不出美女了,只是因为他们的审美崩坏,所以再也见不到那些惊艳的造型。
毛化妆师不仅审美不出,手上的活更是利落,不大一会功夫,一个少年扮相的李襄屏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由于范西屏16岁就“一钉成国手”,因此这个年龄段的扮相,算是整部剧一个比较重要的节点。
等李襄屏以这个扮相走了出来,大多数人都觉得正常,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感到违和——-李襄屏现在的生理年龄也就18岁而已,再加上他重新复习了5年中学生生涯,这样在造型师的帮助下,让他扮演小一两岁的老施,外人当然不会觉得违和。
“嗯,虽然看上去稍显成熟一点,不过没有关系,棋手嘛,那肯定要比普通少年沉稳一点,这样才显得真实,再来再来,襄屏再去化一个成熟妆……”
后面这个妆,花费了毛造型师更长一点时间,他用了将近40分钟才弄好,不过等李襄屏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王老头再次一蹦三尺高,他再次开始围着李襄屏转圈。
并且不仅是他,屋子里其他人仿佛同样被镇住,从邱导演到赵家栋,甚至从赵家栋到赵道恺,都一脸惊讶的看着一位“壮年施襄夏”。
赵家栋转向毛化妆师:“毛老师,不错不错,您厉害呀!”
毛化妆师呵呵一笑,他这时候同样上下打量李襄屏,一副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的样子,嘴上却连连谦虚和感概:
“哪里哪里,化妆只是表,一个人的气质是化不出来的,襄屏能呈现出如此效果,这还是他本人的能力,啧啧,这真是个天生的演员,我从业快20年,还从没见过一位青年演员,对,就是襄屏这般年纪的演员,在扮演一位成年人还能如此浑然天成,气质还能如此切换自如,是不是呀王老?”
而到这个时候,王老头倒是冷静下来,他再次转头对邱导演说道:
“快,小邱,去拿几段剧本过来,咱们让襄屏表演两段。”
邱导演心里清楚,王老头这是想考校李襄屏的台词功夫了,因此他心里有数,专门挑了几段对白比较多的片段来让李襄屏表演。
演戏李襄屏当然是纯外行,因此他接下来的“表演”,其实就是在那念对白而已,并且还是捧着剧本在那念对白。
然而他这一发声,却让在场众人愈发惊讶,这其中尤其是赵家栋父子,更是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看向李襄屏——
他们俩的惊讶当然非常正常,要知道大家可是老乡呀,所以无论是乡音或者说口音,他们都对李襄屏熟悉无比。
然而李襄屏今天的发声,却是他们从没听过的声音。
李襄屏今天的对白,虽然还是夹杂一点南方口音的普通话,然而他今天的口音,却已经不是家乡那边的客家口音,倒是有点像江浙一带的口音。
嗯,如果说赵家栋父子还只是惊讶,那么其他几位专业人士在看过李襄屏表演之后,个个都变得很激动了。
王老头和邱导演对视一眼,王老头突然感慨一句:
“唉~~可惜了呀!”
邱导演却像是明白他是的意思,他微微一笑道:
“王老您可惜啥?可惜他的表演天赋是吧,可你也不想想,人家襄屏可是职业棋手,是当今世界棋坛的王者,所以浪费一点表演天赋又算个啥,不过话说回来,啧啧…….”
邱导停顿一下之后,他也和王老头一样连连感慨:
“不过站在我们这个行业的角度,襄屏没去学表演确实可惜,这形体,这台词功夫,这简直是……嘿嘿,在咱们这一行,讲究的是一个老天爷赏饭吃,可是我看襄屏,他简直是老天爷追着喂他饭的那种人嘛,没有任何表演基础,就能做到今天这种程度,啧啧啧…….”
说到这他再次连连摇头,仿佛已经找不到合适的言辞来形容李襄屏刚才的表现。
别人在那惊讶连连,李襄屏自己却很淡定,他一副风淡云轻的装逼模样。
不过话说回来,就刚才那两段,李襄屏也确实有资格风淡云轻——–
别忘了他可是穿越人士,心理年龄早就已经超过30岁,因此真要说起来的话,他前面那段才算是演戏,反倒是后面这段,那才是真正的“本色出演”。
至于台词功夫神马的,别忘了老施可就是江浙人,而李襄屏已经和老施说过5年多的话,这样他偶尔学学老施的口音,这对他来说当然没有什么难度。
只不过这些别人不知道而已。
也正是因为不知道,别人才会觉得他很神奇。
一直带妆还是不方便,因此在念完几段台词之后,他就在毛造型师的陪同下,返回化妆间卸妆。
等他从化妆间出来,他却又不想进去了,因为他听到议论声音,是王老头赵家栋邱教练等人议论自己的声音:
“赵总呀,我跟你说件事。”
“王老您说您说。”
“这个第一主角的试镜,我突然没有任何兴趣了。”
“啊?!”
“是的,看过刚才的表演,我对接下来的试镜已经没有任何兴趣,因为我相信无论是任谁来,表现都不可能超过襄屏,邱导,你说是不是这样?”
“呵呵没错,刚才的造型和对白,那的确是惊到我了,太像了!这简直是灵魂重叠般的表演,不瞒大家说,我刚才刚看到襄屏的扮相,感觉他就是施襄夏,而施襄夏就是他,怎么说呢,我在这个圈子也这么多年,现在已经很少有演员能给我这种感觉了,怎么说呢,我现在回想起来,感觉唯一能比较的,那好像也只有当年的‘红楼梦’,对,就是王老拍的那版红楼梦,只有当年的宝黛,才能和襄屏今天的表现相媲美,王老,是不是这样?”
王老头的声音传来:“呵呵,在我看来,襄屏今天的表现,那可比当年的宝黛强多了。”
赵家栋一声惊呼:“哟王老,你这个赞誉有点太过了吧。”
“不过,一点都不过,这个小赵你可能不太清楚,但小邱肯定知道,当年的宝黛,可是在拍摄之前集中培训了很长时间,这才呈现出那部剧中的表现,可是今天的襄屏呢,今天的试镜可是临时起意的啊,并且他是没有任何表演基础的呀,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呈现出这种效果……啧啧,这简直就是神级表演。所以我再次强调,我对后面的试镜已经没有任何兴趣。”
“那王老的意思?”
“呵呵赵总,王老的意思您还不明白吗,让李襄屏来扮演施襄夏,这就我们两个的意思。”
“唉,能让襄屏出演当然再好不过,我也不瞒几位,我和襄屏的关系非同一般,并且襄屏本身的身份也非同一般,所以想要让他出演,那我就要……那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听到这里以后,李襄屏就没兴趣听下去了,他装出什么都被听到的样子,返回后和众人告辞,然后拉上赵道恺一起闪人。
在返回路上,赵道恺这厮开始兴高采烈的大惊小怪:
“我靠李大官人,以前还真没看出来,原来你这家伙还是个戏精。”
李襄屏哭笑不得,他没好气的说道:
“滚蛋,什么戏精,你刚才没听人邱导演说吗,我这可是叫做“灵魂重叠般的表演”。”
坐在副驾的赵道恺再次睁大眼睛:
“我靠还说自己不是戏精,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那你干嘛装作刚走出来,对了,难道你是怕我爸不让你演?这你就想多了吧,只要你自己愿意,那我爸怎么可能会不同意。”
李襄屏一笑:“不是担心你爸不同意,而是我自己。”
“你自己?”
“嗯,其实是我自己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来演这部戏。”
赵道恺不说话了,其实想想李襄屏现在的情况,他的犹豫就很好理解:他现在可是职业棋手,并且是身处职业一线的职业棋手,而除了这个之外,他现在还是大一新生,还在天天担忧自己会不会挂科的问题,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李襄屏的犹豫理所当然。
“哈!”
赵道恺的一声怪叫当时就吓了李襄屏一跳:
“你丫有病是吧,鬼哭狼嚎个啥。”
“不是不是,我刚才呀,就是想起一件有趣之事。”
“啥事?”
“女主角呀,”
“来来来,襄屏,听说你赵叔想让你去拍电视剧,有这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