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n4g優秀都市言情 禁區獵人笔趣-第七百零二章 減員相伴-7nwnc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铁甲骑士奎恩,是东主大牧首的侍卫长,也是东主教派中数得着的高手。
他这一支传承大有来头,祖上是当年东罗马帝国,也就是拜占庭帝国的甲胄骑士。
拜占庭帝国,在历史上屹立千年之久,历经十二个朝代九十三位皇帝,是欧洲历史上最悠久的君主制国家。
甲胄骑士,就是这个帝国最核心的武装力量,也在多年征战中建立了修行传承体系。
当年拜占庭帝国的甲胄骑士之所以可以横扫欧洲,主要就在于那身甲胄。
他们骑士和马同着甲胄,刀枪不入,属于重骑兵,这在中世纪的欧洲是几乎无敌的。
只不过拜占庭帝国在后期国力衰弱,养不起这种重骑兵,再加上失去了对小亚细亚平原的控制权,产马的地儿没了。
从此之后,甲胄骑兵开始在历史长河中衰落,马战传承也慢慢遗失,甲胄骑士的后人们,比如奎恩,如今反而更擅长步战。
不过虽然没了马战传承,甲胄这一特点到底还是传下来了,并且有所发展。
当年甲胄骑士身上的甲胄,其实是一种鳞甲,而后来随着冶炼制甲工艺的不断提升,如今奎恩身上穿的,这是一套哥特式铠甲。
他这套铠甲,跟一般的哥特式铠甲还不一样。
一般的哥特式铠甲,诞生于十五世纪,虽然是全身覆盖的铠甲,可甲片很薄,一套也就五十来斤。
这种甲充分考虑了人体结构,里头有柔软的内衬,穿起来跟扛着五十斤重物是两码事,既舒适又美观,还能提供极大的防护。
除了贵,这种铠甲没其他毛病。
而奎恩目前身上这套,分量是当年哥特式铠甲的二十倍,一千多斤。
他这套黑色铠甲的制式,通过细节设计是能看出这是哥特式的,可整体上却不具备哥特式铠甲那种紧凑贴身,甚至略带妖异的美感。
甲片实在太厚了,这就跟棉袄一个道理,这欧洲巨汉两米一五的身高,往人群前一站,这就是一块大铁疙瘩。
有这套铠甲作为防护和配重,再加上他如今八境修力的爆发力,奎恩这次出手,可谓石破天惊。
地下通道的这十米填埋路段,被这位铁甲骑士一下就撞开了。
按林朔之前的布置,他这一撞进去,贺永昌应该是紧随其后跟着的。
两人只要在通道那头站住了,相当于抢下了滩头阵地,紧接着,格林哈姆的藤蔓术、苗小仙的济世鞭、甚至林朔手里的箭矢,这都能瞬息而至,给这两人提供援助。
而按理说,贺永昌和奎恩这两人在经过海伦的加持后,一个是人间修力尽头一个是修力八境,这两人要是进去之后都站不住,那换做谁去也没用,哪怕是林朔本人。
可这个行动方案在实施的时候,却出了一些小意外。
贺永昌一走神,奎恩一冒进,两人脱节了。
要是在山林野地里,脱节也就脱节了。
贺永昌这样的人物,走神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马上会警醒过来跟上去。
以他的能耐,耽误下来的事儿,他会想办法去弥补。
九境中人一旦动起手来,变化永远比计划快,这种临时应变贺永昌不在话下,他这方面的能力也深受林朔信任。
只是目前这环境,要了命了。
碎石土方填埋起来的通道,不仅空间受限、光亮微弱,而且奎恩这一撞进去,那真是地动山摇飞沙走石。
通道里落石纷纷往下掉,人过不去,沙尘震散弥漫开来,也看不见前面正在发生什么。
贺永昌心里暗道不好,人正要跟上去,只听后面林朔喊了一声:“止步!”
话音刚落,猎门总魁首人已经来到贺永昌跟前了。
而与此同时,刚刚一下砸进去的奎恩,不知被里面什么东西撞了一下,来势比去势更快,像炮弹一样被砸了出来!
这位甲胄骑士连人带甲一千三百多斤,再加上这个冲势,贺永昌能耐再大也顶不住。
因为正面相对,跟你手上有没有千斤之力没什么关系,先看你自己是不是重逾千斤。
贺永昌现在两百来斤,林朔带着追爷两千多斤。
奎恩前面吃那一下,这在林朔意料之外,可意外一旦发生了,猎门总魁首的反应比谁都快!
他赶紧脚下“斜插柳”,顺着洞壁越过众人来到贺永昌身前,肩膀一甩,先把追爷请在了自己身前。
人在大难之前,哭爹喊娘叫祖宗,其实是没招儿了,只能期盼先辈护佑。
林家传人肩上请着追爷,这就是一尊在世的活祖宗,危难之际,它老人家指望得上。
于是紧接着,东罗马帝国这套传承五百年的铠甲,跟华夏猎门传承一千年巨弓,撞上了。
巨力相对,狂风和音浪充斥在整个通道之内。
林朔脚下拿着步桩,重心是牢牢地吃住了,可奎恩铁甲上带着的这股巨大的力道,光靠他自身和追爷的分量,居然还顶不住。
所以猎门总魁首在这一瞬间,是用追爷抵上了奎恩的铁甲,同时脚底磨着地面,人在不断后退。
贺永昌见状,赶紧手掌抵上林朔后背,想帮他消减这股冲力。
可手掌一碰上猎门总魁首的后背,老贺身子一晃差点重心失守,赶紧脚下也拿起了步桩,跟着林朔一块儿往后退。
紧接着是苏冬冬,她手一碰贺永昌的后背,冲势太猛止不住,也被迫往后退。
他们身后,就是唐灵玉、苗小仙、海伦、格林汉姆、魏行山这五个了。
四人里论修力唐灵玉很不错,苗小仙也不差,可这两人都是身材苗条型的,没体重。
魏行山有体重,可力量水平在这个层次上实属一般,反应也有些跟不上。
海伦、格林汉姆就更不用说了,能耐不在身体上。
所以比起前面三人,后面这五人要狼狈得多。
林朔、贺永昌、苏冬冬虽然抵不过力量在往后退,可都拿住了步法,人是站着的,并且通过地面摩擦力正在不断对抗。
后面这五人,就有点儿连滚带爬的意思了。
一行九人刚才是先后进入通道,鱼贯而入,这会儿就好像被人下了逐客令一般,一股脑被人给赶了出来。
人到了山洞外面,冲势这才完全消散。
后面五人,倒在地上姿势各异,有四仰八叉的,有一屁股坐倒的,也有侧卧着的。
而前面四个人虽然是站着的,可奎恩其实是被林朔用追爷和他自己那套铠甲架起来的。
而真正凭自己能耐站住的林朔、贺永昌、苏冬冬三人,这会儿鞋底都快磨没了。
大伙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无人色。
里面那头东西,就这么一下,九个人包括林朔在内,全被打回来了。
其他人这会儿还在发愣,林朔、贺永昌、苏冬冬,这三个在场的最强战力,很快反应过来。
不用言语沟通,三人自有默契,马上各司其职。
苏冬冬给洞口布置了一个画牢,然后和贺永昌两人一块守着洞口,严防里面的东西冲出来。
同时苏冬冬又把耳朵贴上了石壁,在听里面那头东西的动静。
而林朔则把追爷请回背上,先用手扶住了自己身前的奎恩。
手刚搭上奎恩的甲胄,林朔就知道这人完了。
入手发粘,甲胄缝隙正在渗血。
刚才在里面的那声动静,林朔听到了,这是钝器撞击发出的声音。
林家人自古从军,战场上的事儿知道不少。
他明白像奎恩这样的重甲,防刀枪不在话下,甚至只要不是反器材狙击枪,一般的火枪对他威胁也不大。
可重甲有一个缺陷,怕钝器。
钝器,比如说锤,虽然无法洞穿重甲,却能够给穿重甲的人造成震伤。
这会儿奎恩这套甲缝隙里都在渗血了,震伤到这个程度,人肯定已经没救了。
这人带着头盔,现在他自己已经摘不了盔了,林朔伸手把他的头盔摘下来。
头盔一去,奎恩脸色灰暗,看着林朔的眼神发直。
他的意识显然正在消散,同时嘴里不断地有暗红色的血块流淌出来。
有这么一会儿工夫,苗小仙已经跑到林朔身边来了,一看奎恩这个脸色,小姑娘嘴唇直哆嗦,眼圈红了。
“叔,你把他盔甲解开,我试试。”苗小仙哽咽着说道,同时低头在自己的包里翻找着什么。
“不用了,解开人就碎了。”林朔摇了摇头,“海伦。”
“我在。”女牧师赶紧走到林朔身边。
“清醒术。”林朔语气平静地说道,“我想听他的遗言。”
海伦这才如梦方醒一般,赶紧在一旁施咒。
这会儿看得出来,像清醒术这样的小手段,海伦施展起来很轻松,也根本用不着翻圣经。
早上那一出,显然是做给林朔看的。
随着天正圣女的祷言,林朔看到奎恩的双眼开始聚焦了。
这个汉子现在已经是弥留之际,眼睛看着林朔,嘴里一张一合地似是想说什么。
可惜他的肺已经震碎了,组织正随着气管口腔往外涌,气吸不上来,说话每一个词语只有半个音头,根本听不清楚。
林朔把耳朵凑到了他嘴边,静静地听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
听到林朔说明白了,奎恩似是松了口气,这口气一松,他眼中的光彩也就消失了。
林朔眼皮子抖了抖,伸手把这双眼睛合上,然后把铁甲骑士的尸体放平在地上,自己坐了下来,在背包里开始翻找。
魏行山这会儿凑过来,低声问道:“他说什么了?”
林朔一开始没理会魏行山,而是面无表情地从包里找出一双鞋,开始换鞋。
之前那双鞋,在里面鞋底都快磨没了,得换一双。
旧鞋脱下来扔一边去,再把新鞋换上,一边仔仔细细地系着鞋带,林朔一边开口道:“他说了什么,我其实没听清。”
“那你还说明白了?”
“我这么说,所让他走得安心一些。”林朔站起身来,脚往地上跺了跺,似是在验证这双鞋能不能吃住自己的力道。
一边跺着脚,林朔走到洞口跟前,对正用耳朵贴着石壁探听的苏冬冬说道:“里面什么情况?”
“没动静。”苏冬冬紧蹙眉头,摇了摇头。
“你把画牢撤了。”
“你想干嘛?”苏冬冬神情一紧,似是猜到了林朔的想法,马上说道,“你相信我,既然我们已经找到了入口,我一定能听到进入这个地下空间的其他位置,既然此路不通,我们可以换个地方进去的。”
林朔淡淡说道:“撤了。”
苏冬冬咬了咬嘴唇,手一抹撤掉了画牢。
林朔又看了贺永昌一眼,吩咐道:“你不要过于自责,如果我没出来,接下来这桩买卖你带队。”
“谨遵总魁首号令。”贺永昌抱拳拱手。
林朔点点头,把背上的追爷请下来,拽着弓弦倒提着,慢慢走进了通道入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