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k8v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txt-第四百六十九章 法事鑒賞-xir5n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再看了眼那山谷底,浓雾弥漫的村落,
廉歌再挪开了脚步,
踩着条灌木杂草间的蜿蜒小径,廉歌沿着山坡往下,朝着山脚村落走去。
身侧,蜿蜒小径旁杂草灌木渐稀,渐化为被开垦出,种着些小麦油菜,蔬菜的梯田,蜿蜒的小径也渐被梯田间的田埂接替。
顺着梯田继续往下,山谷底的村落,随着弥漫在村落里的浓雾在眼前渐近,
丝丝雾气随着清风,在身侧萦绕着,
雾气中,除了湿润着空气的水汽,还带着些纸钱香烛燃烧过后,有些呛人的味道,
愈往下,雾气和那呛人的味道愈加渐浓。
……
“……汪,汪……”
“……咯咯喔……”
再停下脚步,廉歌踏下山坡上的田埂,走至这山谷底村落的村口,
一条村道顺着村口往里延伸着,两侧或是砖石瓦房,或是两层小楼,一户户人家散落着。
鸡鸣狗吠声,不时从一户户人家里响起,随着清风,萦绕在耳边。
顿了下脚,转过视线,廉歌沿着村道往着村里看了眼,
雾气随着清风在一间间房前院后,村道上,弥漫溢散着,
浓雾似乎消散许多,只剩下丝丝雾气萦绕在村子里,遮掩着较远处,村子尾的房屋。
薄雾中,一户户人家紧闭着房门,屋里却亮着灯火,灯火透过窗往外映射着,又在薄雾下被模糊,挥洒在一户户人家前的院子里,院子前的村道上,
村道上,看不到人影,只有随着清风,丝丝飘散的雾气,不时落下,轻跃着,觅食的飞鸟。
再朝着那村子里看了眼,廉歌再挪开了脚步,往着村子里走去。
……
沿着村道,廉歌往着村子里走着,看着沿途掠过身侧的一户户人家,
肩上,小白鼠也立着前肢,转动着脑袋,张望着四周。
村道旁,一家家院子后,一座座紧闭着房门的房屋前,房门上,都贴着些黄色的符纸。
不少门框上,还残留着些,符纸粘贴又撕扯下的痕迹,残留着些带着笔墨的些碎片,还黏在门框上。
掠过村道旁,一户户紧闭着房门的人家,
愈往前,那纸钱香烛燃过呛人的味道,边愈加浓,
“……铛!铛!”
而这时,似乎是敲锣的声音从村道前侧,村子里传出,随着清风,在耳边响起。
“噼里啪啦……”
紧随着,又是阵鞭炮声。
朝着那处看了眼,廉歌再转过视线,看了眼身侧家院子后,一户人家门前,
屋门顶上,门款正中间,贴着张符纸,
似乎是带着水汽的雾气湿润了符纸,符纸垂着,皱在一起,
就在这时,一阵清风拂过,那湿润发皱的符纸随着清风摇曳了两下,紧随着,断裂成了两截,落在那屋檐下,地面上,
“……汪汪,汪汪汪……”
那家屋后,狗吠声响起,
似乎像是个信号般,沿着村道,一些有狗的人家里,相继响起狗吠声,
紧接着,一户户人家院旁,屋后的鸡鸭也跟着,发出些声音,
村道上,请跃着,觅着食的飞鸟,似乎受到狗吠声的惊吓,再腾飞起,往着远处山林中飞了去。
……
看了眼,廉歌转回目光,再挪开了脚步,往着村子里继续走去。
……
“……没事儿,没事儿……多半是放鞭炮把狗给惊吓到了。”
鸡鸣狗吠声嘈杂着,在村子里响着。
渐往前,一些混杂着的话语声渐在耳边愈加清晰,一些汇聚着的人影渐在眼前靠近。
看着那处,廉歌往前走着,不急不缓挪着脚步。
……
身前不远处,似乎是村子中间的小广场,一个开阔的地方,
已经渐薄的雾气再那处再稀薄了许多,被裹着些纸灰,带着些呛人味道的烟雾所取代,
围着那开阔的平地,不少村民聚集着,或老或小,都穿着素色衣服。
似乎村子里,那一户户人家,都聚集在这儿。
或各自低声讲着些话,或站着,望着所有人围着的中间。
所有人围着的中间,摆着张有些宽长的木质供桌,供桌上,摆着个硕大的香炉,
香炉中,竖着三根长香,长香燃着,往上萦绕着些烟雾,
香炉旁,摆着两盘瓜果。
瓜果旁,还空着供桌上较大的空处。
供桌旁,燃着几堆纸钱堆,几个人正拿着纸钱往上燃着的纸钱堆上扔着,或是之前的雾气湿润了纸钱,或是扔纸钱的人在烟熏火燎下,有些急,扔下去的纸钱淹没了火。
几堆纸钱堆上,都看不到太大的火焰,只有浓雾的烟雾,从掩着的纸钱堆里冒出,混杂着,汇入了带着水汽的雾气中。
“……再点!”
“……噼里啪啦……”
供桌前,站着个穿着黄色道袍的老头,不时朝着身前喊一声,
旁侧,拿着挂鞭炮的人应声便再点燃了挂鞭炮声,
鞭炮声过后,村子里,一些人家的狗似乎再受到了惊吓,愈加叫了起来,
而围在供桌旁的一个个村民,听着村子里混杂着的鸡鸭狗嘈杂声,却似乎有些恐惧,
“……真尼玛的邪门……狗尼玛叫得这么厉害,肯定是……”
“……没事儿,没事儿……就狗被鞭炮吓着了……”
围着的村里人各自说着话,混杂着的话语声让这平地上,有些嘈杂。
“……起乐……上三牲……”
那穿着道袍的老头站在供桌前,仰着脖子,再唱喊了一声,
紧随着,老头的长呼声压下了平地上的嘈杂声,
“……铛,铛……”
锣声,鼓声交替着,响起,
锣声,鼓声下,村子里的狗吠声,鸡鸭
混杂着狗吠,鸡鸭声,锣声,鼓声响着,
几个村里人,或端着,或抬着个架子,架子上放着牛头,羊头,猪头,
将三牲摆在那供桌的空档处。
“……子孙跪伏叩拜,列祖飨食……”
摆好三牲,几个村里人再退了下去,穿着道袍的老头转过身,两手和着,朝着供桌前,长呼着,跪拜了下去,
紧随着,围着的村里人,相继跟着,朝着那方向跪拜了下去。
……
“……汪汪,汪汪……”
狗吠叫得愈加厉害,一户户人家后院屋旁,一条条狗似乎拉扯链子,朝着这边不断吼着,
几个往着纸钱堆上扔着纸钱的人,也跟着跪了下来,
纸钱堆上,依旧看不到多少火焰,裹挟着些纸钱燃过后灰烬的烟雾,朝着雾气里升腾着,混杂在雾气中。
在那穿着道袍老头的带领下,一众村里人久久跪拜着,头磕在地上,
狗吠声下,供桌四下,愈加显得安静。
就在这时候,廉歌走近这村子中,众人汇聚的地方,
开阔的平地上,众人跪伏着,唯有廉歌一人站着。
清风拂过,轻轻晃动着那纸钱堆上,升起的烟雾,
“……子孙起身……”
那穿着道袍的老头再长呼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