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u49a熱門都市小說 攻約梁山-688碼頭趣事展示-8v3yr

攻約梁山
小說推薦攻約梁山
赵岳的白马欢快在泊中泡澡。
白马在水中快活凉快够了,累了,就回到岸边踏着码头处专门留的无台阶斜道上到码头上抖抖身子甩掉浑身的水,然后遛遛达达傲然到赵岳面前昂首挺胸理所当然等着主人伺候。
赵岳没用布把马擦干。白马就享受身上的水蒸发带来的凉快呢。他径直用刷子刷马身上泡不掉的灰,也是清理藏在毛发里的寄生虫,舒服得白马翕张着大鼻孔翻着嘴唇似乎想高歌一曲。
好不容易伺候好了白马,还有两个家伙要折腾赵岳呢。
赵岳实在不明白:鹰之类的鸟竟然会游泳潜水。
鹰也好,雕也罢,在赵岳印象里是没有鸭子的水中本事的,即便是海上讨生活的海鸟,比如信天翁,也只是扑向大海用利爪把鱼什么的抓起来,只是前胸和脑袋跄一下水就飞走了,至多是漂浮在水面上,不会把全身尤其是翅膀弄湿透了,否则就飞不起来了,不会搞潜水这活吧?
可是,他养的这两只雕却打破了他关于这方面的模糊认知,他瞅着泊中两雕有些发呆。
向来是天空山峰——陆地上的霸主,这两鸟竟然喜欢玩水,这季节里尤其酷爱洗澡,只要天气许可是天天下水…..时不时就全身钻水里似乎也想鸭子一样的捉鱼,顺便把全身都洗到了。
可惜,或者说是搞笑的是,它们太大了,钻水既没有鸭子的那种灵活性,在水里缺乏了最必须的速度哪能捉到水中倏忽来去的鱼儿,它们也潜不下水去,无论它们怎样奋力往水里钻也始终是至多屁股冲天露在水面上掘着…….
显然,两家伙成精似的却仍然远不够聪明,搞不明白自己与鸭子的区别,却死心眼的硬要用鸭子的水中看家本事,一次次的失败,自己不行,搞不来还急了在水中乱发脾气…….
赵岳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宠物雕会游泳爱洗澡,但两雕显然早习惯了在梁山一年年的夏季玩水,看看附近干活的那些老梁山看着两雕的戏谑快乐表情就可知这一点…..这么长时间了,两鸟却还是在坚持这种它们永远也不可能做到的行为,恒心固然可嘉,却说明仍是两只呆鸟。
两雕的这种愚蠢行为可把小甜妞她们看乐坏了,也显然不是第一次了,非但不安慰两呆鸟,还在周围游来游去时不时钻入水中快活钻来钻去的做给两鸟看,这决不是教呆鸟学会潜水,纯粹是在故意气鸟…….旁边船上惬意躺在躺椅上摆着游艇女郎pose的R ose也不禁看得乐了……
赵岳呆呆看着这一幕古怪情景。
雕的羽毛不是鸭子那样的根本不沾水的吧?
这尼麻的湿透了,尤其是翅膀湿了飞不起来了,浑身泡水加重咕咚沉入泊中淹死可怎么办?
雕可没有鸭子的那种脚掌。
特么的用爪子在水里乱胡划扒拉想钻出水面游泳保命……只想想就让人感觉太凄惨。
可是,两只巨雕却始终能浮在水面上,似乎羽毛也不怕湿,似乎根本没有赵岳担心的那样会呆蠢凄惨沉入水底拼命挣扎也不可能再钻出水面漂着,甚至越是挣扎惊鸣越是沉水呛水死得快。
小甜妞她们游泳玩腻了,开始到浅水区用脚在泊底淤泥中踩来踩去的摸河蚌。
大野泊是几十年的老泊了,河蚌这东西以前是根本没人会来采了吃的,当年,梁山上荒无人烟,只有零星歹徒偶尔在此干坏事或藏匿着逃避追捕,作为洪水威胁区就是泊周围也没几个村落。象阮氏二五七水中蛟龙三兄弟那最大的渔村总共也没几个人。长年累月下来缺乏人为打扰破坏,这么大的野水泊中不知积累了多少水货,只鱼一项就多得不得了。周围的人捕大鱼都捕不过来呢,谁会费力气浪费时间去踩淤泥捞在他们心中并不好吃甚至属于肮脏不可吃的河蚌。
也就是赵岳当年来立寨后才开始摸点河蚌吃,得会做,或是喜爱这口自然鲜。
反正赵岳觉得是挺好吃的。不需要多加什么香料调料,甚至就那么洗干净了放大锅里煮了,肉汤已很鲜美。那是纯自然的独有鲜美味道,是大自然赋予的美妙精华,另一个世界的中国人很难享受到。但,那几年梁山人少,就算爱吃这玩也消耗不了多少,所以泊中河蚌不是一般的多。
小甜妞她们在淤泥中随意踩踩就能很快有收获,一个个的河蚌在她们的欢呼声中捞出水洗去乌黑的淤泥丢到船上的筐里,这说明泊中河蚌确实极多,也说明这帮小丫头以前没少偷着下水…..
赵岳见此不禁皱了皱眉头。
狗头军师薛弼和程万里这一对搭档,此时就躲在旁边亭子中嗅着花香悠哉纳凉下着围棋消遣,程万里在拈子琢磨间却也能及时发现赵岳对梁山这些以聋哑人为主体的孩子们的夏季安全担忧。这家伙果然是个奸诈、心细、眼又尖的大号坏蛋,所以就是能在宋王朝混上一方诸侯,做上东平府这样的无论是经济人口还是军事战略防御地位都重要的山东大府的长官。
好人或一般的奸贼在荒唐的赵佶朝是决不可能混成这等体面大吏的。
与程万里相比,薛弼就显出差距来了,不止是现在还太年轻当官火候不到,
他不够奸诈,更远不够心黑无耻,所以在历史上他也只能够做到圆滑,不沾完颜赵构和秦桧制造的杀岳飞那样的政治风波大祸,一生官途也算是顺利吧,却没可能混个大官大出息。
薛弼忙着对付棋局还什么也不知道呢,程万里却已径直丢下棋子站起身从从容容极有风度、形象极好的过来了,站在赵岳身边捻着胡须看着泊中的欢腾笑呵呵道:“主上却是不必为孩子们担忧。”
赵岳略扭头看了程万里一眼,脸上又恢复了笑眯眯,微嗯一声。
程万里顿时更来精神了,感叹道:“咱们梁山的老成员孩子们都知道规矩,都懂得保护自己,不会乱下水,一来就是好几个相伴相互照顾着,水性都练得精熟,而且总有船跟着。其他的孩子们,象是才上山的将领家的半大娃,也都受过专门的安全教育甚至已完成了严格的游泳训练,天热想下水玩不要紧,这是小孩子的天性,却都懂得在有船有大人在这干活或监管着随时能下水抢救时他们才会来。他们的家长也会加强看护。
您看,孩子们在戏闹却不会撒疯乱闹导致危险。所以不会有事的。”
薛弼在亭子中看着程万里在那紧着拍赵岳的马屁,不禁鄙夷不已:真是马屁精狗贼!为了多和大王说几句话,竟然到了见缝插针的无耻地步。这特么的下棋呢,竟然还能兼顾它处……真行……这也太不要脸了吧?怎么也是圣人门徒啊,总不能最起码的羞耻心都没有…….
他在那捻搓着白白的瓷棋子腹诽连连,却看到赵岳笑了皱的眉头也松开了,甚至还低低和程万里说了几句什么,程万里的老脸顿时乐成了一朵喇叭花,越发捻着胡须风度翩翩起来……啊呸,这谄媚无耻样真恶心!…….可是,这又似乎令人有些羡慕啊!这无耻狗贼还真是个人才…….
程万里很懂得拍马屁的尺度和分寸,达到了目的后并不贪图多陪赵岳多聊,识趣地略说了几句趣话就回来了,平静端庄的在石桌子对面坐下,先喝了口茶,然后优雅的又拈起棋子…..就仿佛刚才那谄媚无耻之徒根本不是他,是薛弼的幻觉,天太热给热出来的幻觉,亦或是刚才有妖魔附体操控了程万里,那无耻行径不是程万里本人的体现…….
高。
别人,我不服。我就服你。
薛弼忍不住挑了大拇指赞了一声。
程万里挑挑眉瞅着薛弼,脸上却没有抓到机会拍马成功的喜悦得意,竟然相反,神色甚至有些沉重,搞得薛弼不解其故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同时又暗暗担心自己可别这官场老骗子给骗了。
程万里闪眼看到赵岳专注着泊中并不在意这边,这才姿态不动却嘴巴微动。
“直老(薛弼字),某可比不得你呀!”
说了这句,程万里脸上露出一丝苦涩意,“你知道某在这梁山是个什么角色。某,是国之头号大贼蔡贼门下的狗官奸贼啊!”
感叹完了,再不多说一句。
薛弼却秒懂了。
程万里底子不好,属于梁山人不待见甚至坚决清洗掉的目标一类奸贼宋官。程万里沾了有个好闺女的光,加上自身也机灵果断选对了路,这才得以侥幸上了梁山混平安生活。
赵岳启用他,是他上山后识趣地一直老实肯干,不再是腐败祸害废物这等在梁山人眼里只配赶紧埋了肥地的,赵岳想用他对付朝廷,嗯,说白了用的正是程万里的奸诈凶残等狗官本事。
程万里起来了,在梁山有了些地位,更有了自由,不再是随时可能被抛弃弄死的下贱奴隶一样的人,但,这不意味着程万里就是真混起来了。
梁山人不喜欢程万里这样的狗官奸贼,只是面上不作色而已。
程万里想容入这个集体,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要证明自己,但,人生,谁说得定呢?意外太多啊。程万里别无它法,唯有犬马一样全力效忠寨主赵岳,让赵岳感觉这人最起码是条忠犬能怜惜他些,在此基础上他再尽量体现自己的作用,证明自己对梁山对赵岳都是有用的甚至能有大用,是有价值的,不是只配杀了抛弃掉肥地的人渣,如此赢得尊重,真正能容入这个集体。
而,谄媚,陪领导说说话,及时最体贴的为领导解忧,让领导生活得更开心日子过得更有点滋味,这也是作用的一部分,这对程万里来说已经不是无耻不无耻了,无关道德,是生存需要。
薛弼自己在梁山的情况就大不同了。
他就算想当个腐败狗官,可是进入官场时间太短,根脚都没站稳,哪有机会搞腐败,却也因此落得了个洁身自好官形象,不是梁山人眼里该杀的目标烂官,又曾经出使过梁山,当时对梁山表现出了很多理解与善意,尽管就算他满怀歹意也没用,梁山人根本不在乎朝廷怎么看梁山,但薛弼怎么也给梁山人留下了好印象,这是善缘,这就有了容入梁山集体的基础,境况大不同。
所以,他在梁山就轻松自在了许多,尽管也被晾了好久,却没有程万里那些困难与苦恼。
想通了这些,薛弼也不禁对老程有些同情,不再那么鄙夷不屑,但也没敢放下戒心。
这老家伙可够心黑够狡诈的,所言所行都不可太相信,否则一不小心就掉套里了。
毕竟,到了程万里这层次的官员,即使不是狗官,表演功力也已经惊人了,无需刻意努力准备就能现场即兴表演得流畅自如甚至是严丝合缝,仿佛一言一行都发自本心,让人信以为真。你若是只凭着看到的听到的去分析认定,那一准被蒙住,察觉不到背后的险恶用意,这已是高官的一种自我修养。没有这两下子,你就不可能有机会混上高官大佬的位置,尤其是在虚伪赵佶朝。
程万里不需要仔细观察就能察觉薛弼的心思。
他心里得意的同时却也不禁暗骂:这小王八蛋还挺有脑子,混官场这么短竟然就如此警惕…..也算是人才了。
他哪知道薛弼在历史上就靠着这份天生的圆滑机警才能混官场不倒大霉的。
赵岳就看到两只雕仗着自己块头够大腿够长在浅水区那左右摇晃着似乎在学着小甜妞她们那样走着。两雕如今从脑袋起算高度的话,已经有赵岳的肩膀那么高了。就见一只雕突然脑袋一歪,随即一只大爪子就从水底抬出来了,爪子抓的正是一只河蚌,比海碗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