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ye0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第七百一十八章 意想不到的證據讀書-qy92k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秦宏义鄙夷一笑:“我和齐长老共事多年,情义稳固,我岂会对他下死手。齐长老是上清观的人杀的。我们一起追击,最后落得我受伤独归,我也很自责,可是我的清白不允你随便污蔑!”
“我不认识什么齐修锦……但我们一路行来确实遇到不少丐帮的人阻击,也砸了几处丐帮的分舵,杀了的人中有齐修锦贫道不介意认。”乾巛道长冷哼一声应道。
月好似听不到他们说话一般,自说自话道:“齐修锦这号人物真是出乎幕后黑手的想象……他的野心居然能够变得这么大!大到让幕后黑手觉得对丐帮的掌控即将失控!”
“我不认识齐修锦这号人物,见都没见过。但从洪七反馈回来的信息,他几次在总坛的表现令我对他产生很大的兴趣和怀疑……怀疑是因为他对帮主之位的欲望,比任何人都要重!幕后黑手虽然主要目的不是夺取帮主之位,但为了维持两派争斗,这也可以是附带目的。”
“不好意思,我不得不打断你一下。”龚成说道,“我和齐长老共事多年,没觉得齐长老有你说的这般野心勃……”
“那是当然,他比秦宏义还能装。”月挥了挥手,没等龚成说完就打断。
“何以见得!齐长老已为丐帮捐躯,不得你胡口乱言!”任盛祥、史埠相、袁勇三位九袋长老和齐修锦最要好,顿时站出来为齐修锦说话。
“所以说你们这些臭乞丐没学识又鲁莽脑子还一根筋。稍微有点脑子的人就能轻易煽动你们上跳下窜。”月无奈摇头道,“据我了解到,你们在洪一公昏迷后的第一次开会上,他的表现就非常有趣。”
“他能力超群,为丐帮拉来非常多的资金;他深有主见,每每发言都正中你们心神……让你们觉得这是个有魄力有能耐、相较于中规中矩毕有为还特别有领导能力的人物,他简直十全十美……你们要知道,世界上没有人能完美到处处让所有人都喜欢。如果有,那就是骗子。”月哈哈一笑道。
“你才是骗子!”袁勇动怒,却被任盛祥和史埠相拦住。
不是任盛祥和史埠相比较讲道理,而是他们深刻明白到这架打不赢……
“要想齐修锦做到这样其实很简单,只要每次找到机会毫不犹豫出风头就行了。你们对上清观战意浓郁,他便不停霸气宣战;你们觉得毕有为过于保守,他便提议大刀阔斧……只要你们想要什么,他就表现出什么,怎么能不得你们欢心?然而他见风使舵做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让自己更受欢迎,因为洪一公的昏迷让他明白自己离帮主之位触手可得,有你们的支持他可以力压毕有为一头!”
“他太有心机太有城府,幕后黑手也察觉到了。特别是在第一次会议上投了至关重要的反对票。尽管之前他迎合大家的心意表现得无比好战,可到了决定时候他还是反对了,因为他懂得保护好丐帮的核心利益,他有把握这个核心利益很快会是他的。这一票说明这位是第二个不受怂恿影响、非常有自己想法的聪明人。偏偏这人比毕有为聪明太多,也有野心太多,渐渐压过了毕有为的风头,有望成为新一任丐帮帮主。”
“这样一位明显不受控的帮主,绝非幕后黑手想要……他和洪一公的存在又有何区别?为了保证自己能继续悄然掌控丐帮,他要保证毕有为的话语权,所以要杀掉齐修锦以绝后患!”
袁勇等人听罢,心中不愿相信,但又找不到理由反驳。
“我的怀疑一直放在毕有为和齐修锦的身上,从没怀疑过秦宏义……直到刚刚我听说秦宏义受伤独归、齐修锦被上清观所杀的消息,我才把所有事件朝他身上套去。这么一套,居然事情的全部脉络都清晰显现!”
“齐长老战死这个消息有这么奇怪?”洪七是想不明白。
“这不废话!这里是洞庭湖,你们丐帮总坛所在!秦宏义是执法长老,齐修锦是掌钵龙头,两者都是常驻总坛办事的核心人物,洞庭湖周遭的地形和环境还能不熟?居然抓不住抱着尸体逃离的支英奕等人,一直追到镇江附近被上清观碰着杀得人仰马翻……你们是在开玩笑吗?!”
“上清观的八步赶蝉轻功确实是赶路的上等轻功……”几位九袋长老都是这么想的,如今被月斩钉截铁不带一丝犹豫的推翻掉后,自己都有些犹豫。
毕竟秦宏义和齐修锦的武功肯定要比支英奕那几个小辈强上许多,加上地形的熟悉,让对方逃掉的机会太低了。
但总归有可能产生点意外不是吗?他们现在这么想着。
“让我吃惊的消息得到后,把所有我所见所虑往他头上套去,第一个奇怪的地方立马迎刃而解!”月难掩兴奋,毕竟秦宏义不冒险杀掉齐修锦,这幕后黑手将成功遁去,“我就奇了个怪,乾阳道长身死,支英奕等人带着尸首逃离,丐帮立刻派人去追……为何是齐修锦点子弟兵追,而非执法长老带专门捕捉和处罚犯错弟子战力最强的执法弟子去追?!”
众人闻言一愣。当时事发突然又混乱,而且又是齐修锦判断要把人追回来,谁有那么多功夫去想为什么是齐修锦点亲信去!
现在仔细回想那些细节……竟是秦宏义让齐修锦去点人追击!他们没留意就算了,秦宏义这个执法长老总不会忘了自己老本行吧!齐修锦去点人,点的当然只能是自己的亲信!
“因为齐修锦这一去必将有去无回,同行之人若留活口则难自圆其说,全部杀掉是最好的选择。而且齐修锦的子弟都是金主,在丐帮中有不低的话语权,他们因为齐修锦而与毕有为不对头,万一齐修锦死了又转去支持其他九袋长老当帮主,依然后患难灭。所以让齐修锦点人一箭双雕,斩草除根!”
“我的第一个疑惑就迎刃而解了,继续往前细想,便得出我今日所说的所有结论……秦宏义,我可有说错半点?”月站定相对,就等着秦宏义发话。
所有人已背脊汗湿……如月长编大论所说,太多疑问可以对的上了,他们不得不怀疑秦宏义。但如果此事为真,那么身边这个称兄道弟推心置腹的秦宏义居然用心如此歹毒,怎可不心寒!
“我没你这么好的口才,编出这么个骇人听闻的故事……如你开始所说,凡事得看证据。大家如果不看证据也认定是我,我以死证清白又如何?只希望大家记住魔教教主逼死我的这个仇,之后不能再被他骗了。”
秦宏义那平淡得如同看破生死的神情,让大家又再次将信任拉回,纷纷看向月。
人家都说可以以死证清白了,你没个证据,那可就真是逼死人……
“证据?当然有啊,不然我啰里啰嗦一大堆搞毛?”月指了指身后两个仙风道骨的道长,“你在丐帮多年,对丐帮上下了如指掌……但你可了解上清观这种为虚名所累的名门大派的行事作风?”
清坤道长和乾巛道长几乎同时瞪了月一眼……这货嘴巴不干不净,得罪人当真轻而易举!
月也不卖关子,直接说道:“上清观名声高尚,这种为虚名所累的名门大派,行事必须出师有名不留话柄。即使是打着为乾阳道长报仇雪恨的名堂,办事也不会像丐帮这样邋遢。一路上交战被擒的丐帮弟子,都被安置好看管起来;被打死的丐帮弟子,尸体也都收拾妥当,坚决避免影响其他人。换做你们丐帮,肯定打死了就打死了,谁管他们尸体烂大街……”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月的意思,月便给出最致命的一击。
“你抓住了上清观来势汹汹的机会,打着追击的名号消失的这几天可到处下达命令,交代有不少丐帮弟子去拦截送死。上清观杀的丐帮弟子多了,想推掉齐修锦这一个没意义,也没可能,而你孤身归来死无凭证,上清观妥妥背锅……”
“但你说我们让上清观把所有尸体翻出来,能不能找得到齐修锦的尸体?以你办事这么稳妥的性子,齐修锦的尸体估计已经被人间蒸发了吧?你现在就是想把尸体混入上清观收拾好的尸体中也做不到……”
“你的谎言,不攻自破。”
秦宏义脸色铁青……他到死都想不到,最后会败在上清观行事太有手尾这样的细节之上!
他自认已处处一丝不苟,但也没办法算计到这一步!
难道他冒险杀掉齐修锦,真的是错了吗?!那日齐修锦主动提议要将逃离的上清观弟子抓回,他还觉得是天赐良机……
不对,其实错误应该在更早的时候便产生了。
“哈哈哈……”秦宏义忽然昂头大笑,遥指月,笑得如同对方才是败军之将,“你问我你有没说错半点……当然有!你自以为神机妙算,其实以我安排,你压根不可能有找到破绽的机会……我的破绽不是你说的所有,而是他!”
秦宏义莫名指向洪七。
“你在我计划中,早就死了,要不是这一步生了差错……”
“不好!怎么你也爱玩这套!”
月突然飞身一闪,跃上高桌旁,空中连射几道真气,落在秦宏义身上,意欲点穴定身。
但还是慢了一丝,那秦宏义身子被点穴僵住,但双眼渐渐失去光彩,从口中缓缓流出暗淡的鲜血。
见血封喉的剧毒,直接要了他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