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uhob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千秋不死人 ptt-第三百里零七章 在煉混元傘看書-a20so

千秋不死人
小說推薦千秋不死人
“这怎么可能,这是孔圣的手指!这不是神通凝聚的法相。此地距离齐鲁大地何止万里之遥,孔圣将法天象地利用到这等成度,当真是令人叹为观止!”虞七看着自天而降的手指,瞳孔不由得一缩。
他知道,自己小瞧了圣人!
“轰~”
黑洞崩碎,一道熟悉的人影顶着一张紫色符篆冲了出来,声音里满是凄厉:“混账,尔等简直丧心病狂,老道士我日后与尔等不死不休!”
大广道人声音里满是凄厉的惨叫,在一边一把大弓散发出一股无匹伟力,武器顶着大弓,自黑洞中飞了出来。
然后朦胧中陆陆续续飞出十道人影,消失在了天地之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进去数百人,出来的只有十几人。
“迟了!虎魄刀血祭已经成功,先祖的魂魄已经开始在冥冥中孕育!”圣女手掌伸出,黑洞内一道血光迸射,落在了其手心,化作一把锋芒四射的暗红色冰刃。
那把虎魄刀,变得不一样了!
在虞七的眼中,那把虎魄刀似乎是活了过来,里面有道道恐怖的气机汇聚,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气机在向着那虎魄刀汇聚而来。
“你没事吧”虞七看向面色苍白的大广道人。
“我当然没事,只是可惜了我这张本命符咒。这可是当年教祖亲自赦书的符咒,乃是一次性消耗品!”大广道人面带惋惜的看着那破碎的符篆在风中化作了灰灰。
听闻此言,虞七苦笑一声,然后抬起头看向那黑雾中的女子:“咱们走吧。”
“走?走得掉吗?”黑雾中的女子手中虎魄刀一转,指向了虞七。
“我不想大动干戈,你现在虽然实力不错,但绝不是我的对手。我对你的虎魄刀不感兴趣,所以你千万莫要逼迫我出手,面色节外生枝!”虞七慢条斯理的看着对面圣女,声音很轻柔,但却是说不出的阴寒。
圣女身躯僵硬住,冥冥之中一股大恐怖降临,他虽然不知道眼前男子有何本事,但绝不可小觑分毫。
“算你识趣!”虞七看着天空中消失的异象,圣人一击之后,见到无法阻止,也就不再出手,由得巫族去瞎搞。
就连活佛的掌中佛国,此时也悄然间隐匿无踪。
“走吧!”看着武鼎与老道士,虞七左右各自夹住一个,消失在了风雪之中。
“神女,就这般放他们走了?”虚空扭曲,八位黑袍老者出现在女子身边。
“那个男子不好惹,身上有大恐怖。你们日后见了他,有多远便走多远,万万不可与其起了冲突!虎魄刀告诉我,那个男人身体内蕴含着一股无与伦比的力量,未必会比圣人差了多少!”神女将虎魄刀收入袖子里:“再者说,此次斩了中州这么多嫡系,夺了如此多的宝物、运道,已经足够了,千万莫要节外生枝。”
“小姐说的不错,三关山中的那位,咱们还需小心防备。”
窃窃私语声远去,天地间的一切痕迹在暴雨中消失的干干净净。
“这次若非孔融也卷了进去,孔圣是绝不会出手救咱们的,能捡回一条命实属侥幸!”武器一瘸一拐的背着乾坤弓在雪地中走着。
“他娘的,这叫什么事?怎么会这样!我就知道,这群老不死没有一个好惹的,就算圣人面对这群老不死,也要小心在小心,免得一时不察翻了车!”大广道人眼睛里满是恼怒。
它容易吗?
轩辕坟被人捷足先登,连根毛都不曾留下不说,那蚩尤坟中更狠,竟然被人设下陷阱血祭,错非关键时刻圣人打破封印,只怕他已经交代在了蚩尤坟中。
“这群混账蛮子,也敢这般算计咱们,难道就不怕咱们起兵杀入南疆,将九黎族屠戮一空!”武器恨得咬牙切齿。
听闻这话,虞七与大广道人同时暗自摇头,武器未免太过于天真。
那可是有着完整上古传承的莽荒部落,现如今大商势力犬牙交错,内部尚且不能整齐划一指挥如臂,哪里有本事去攻打莽荒?
“她们要复活谁?”虞七此时问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不知道!谁知道这群疯子要复活谁!”大广道人咬牙切齿的翻白眼。
听了大广道人的话,虞七也不多说,一路回转上京,然后与武器分别,两个人向水榭山庄走去。
这一路上,大广道人唉声叹气,声音里满是道不尽的悲痛。
“不就是一件宝物吗?至于吗?”虞七看向大广:“打铁还需自身硬,咱们自己修炼成的本事,才是根本。”
“你知道什么,老祖我为这两处洞天福地足足谋划了数百年,可到头来一边竹篮打水不知便宜了那个兔崽子。另外一头,险些被人算计陨落,你说说这是人干的事情吗?千万不要叫我知道是谁干的,否则老祖我定要将其抽魂炼魄挫骨扬灰不可!”大广道人声音里满是愤怒。
虞七不置可否,他对于宝物的依赖,从始至终都微乎其忽。
“对了,你小子怎么没有跟着进去?”大广道人好奇的看着虞七。
“冥冥之中我已经察觉到了不妥,可惜你冲的太快,我想要拉你都来不及!”虞七不置可否一笑。
大广不语,每个人都有属于每个人的秘密,大广如是,虞七亦如是。
“你好生修建祖庭吧,日后我自然会向圣人为你请功”大广道人看着虞七,舔着脸道:“那三光神水还有吗?”
“没有”虞七一甩衣袖,身形散开,消失在了天地间。
“没有就没有,急眼做什么!”大广道人看着虞七背影,啐了一口后消失在了群山中。
水榭山庄
虞七手中拿着白色油纸伞,此时一袭红衣伞女正站在其身边。
“听到我的心跳声了吗?”伞女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瞪着虞七。
“你有心跳?”虞七上下打量着伞女。
伞女闻言一阵无语,低下头狠狠的踩着地上的小草:“我的心脏虽然还没有凝聚,但是却已经有了心率。这律动,就是大道之音,乃是万物起源的开始,也是我血肉重生的开始。我日夜经受纯阳之气的洗练,修为进步有些出乎了我的预料。”
“这混元伞还需祭炼一番,凭我如今的修为,在将混元伞推升至二十四道先天禁制应该是不难!”虞七看向混元伞中沉睡的旱魃,然后手中混元伞脱手而出,下一刻诸般玄妙法诀组合,铺天盖地的先天符文向着混元伞笼罩而去。
伞女此时站在虞七身边,看着那一道道金光闪烁,流转着无尽神威,犹若是天道纹路显化而出的先天符文,不由得瞳孔一缩,眸子里露出一抹凝重。
那一道道符印,落在了伞女眼中,就像是天道演化,无穷大道轨迹重叠交织,叫人看了不由痴迷其中。
看着虞七双手划过的轨迹,伞女一时间竟然痴了,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无法自拔!
在那一刻,他似乎看到了冥冥之中,有一巨人手持一把混沌之气缭绕的斧头,开天辟地炸裂乾坤。
天地万物、天道、大道都在那斧头下瑟瑟发抖重新凝聚。
大道破碎,天道诞生。
天地间,雷霆划过,一道接一道的雷霆,在寒冬腊月自九天垂落,显得格外引人瞩目。
天雷浩荡,云消雨散,冰雪稍霁。
露台上
启一双眼睛看向了水榭山庄的方向:“逆转天时,冬日降雷,这小子好本事。”
“堪称是恐怖,冬日最难降下雷火,也不知那小子在修炼什么神通!”椿面露好奇:“可曾探出那小子的底细?”
“难!那可是三位见神两位天人合一,现在所有人都被吓到了。就连铁兰山都是整日里规规矩矩的修行,意图有朝一日重新逆转乾坤,以报当日之仇!”启吧嗒着嘴:“可惜,他年纪太大了,已经错过了合适的年龄。否则,将其收入鹿台,我鹿台或许第三位老祖已经诞生了。”
摘星楼上
子辛看着水榭山庄方向,滚滚惊雷在凛冽寒冬中更显得刺眼。
“说起来,有些年月没有见到我这位贤弟了,今日既然来了兴致,正好前去看看,我这贤弟有练就了何等惊世神通!”子辛慢慢站起身,下了楼阁,早就有马车准备好。
滋啦~
雷光迸射,打在了混元伞的伞面,电光不断迸射,看的一边毒龙眼皮不断扭曲。
“这还是人吗?这还是人嘛?大冬天的召唤霹雳,就算是真龙也不能这么玩啊!还有,那混元伞究竟是何等宝物,自从经受雷光洗练之后,混元伞的气机越加深不可测了!”毒龙眼皮不断跳来跳去。
山巅
雷霆已经将虞七包裹住,虞七手中印诀不停,却无心关注混元伞的禁制变化,而是整个人都将心神沉入了混元伞的承载乾坤符印之中。
伴随着一道道先天禁制的演化,那‘承载乾坤’的符印上有一道道玄妙莫测的气机流转,化作了二十四节气之力,在符印内纠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