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0c1d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第七百一十六章 合理懷疑,關鍵人物分享-2alcm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但你没看见,刚才毕有为准备拿起碧玉打狗棍时那激动难掩的神态……分明就和平日谦和神态不一样,那是本性流露!”洪七皱眉道。
“啧啧啧……你犯了和绝大多数人一样的错误,容易对别人的神情变化而产生主观判断。这种判断非常不理智,我们要相信证据。”月头头是道地教训道。
老子一掌拍过去!当初不你天天说毕有为有问题让老子别回去的吗!你那时说的不全是捕风捉影主观判断!有个鸟儿证据!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月继续解释道,“再谦和的人,也是人,也有自己的一点小野心。你随便问个丐帮弟子,哪个没做过哪天成为丐帮帮主的白日梦?毕有为自然也有那么点小心思,只是他安分守己,野心不强。但丐帮帮主之位突然落到从没觉得有机会的自己身上,那一瞬的强烈的激动暂时盖过了理智……这也很正常。”
毕有为一下子即将成为丐帮帮主,一下子被冤枉丐帮的千古罪人,心情太过大起大落伤了心神。就算改版留下他的命,他也会因刺激过大而失心疯。听着月为他解冤,毕有为内心的冤屈和焦躁渐渐平复下来,用秦宏义放开的手抹了一把脸色鼻涕眼泪,人也安定了不少,朝月投去感激的目光。
洪七说不过月,干脆拧过头去懒得再和他搭话,等着看月如何收拾这个烂摊子。
“月教主……如你所说,一切应该用证据说话。你无凭无据,这般污蔑我是不是略显偏袒?”秦宏义也变得安静下来,恢复原本冷意内敛的肃穆神情,“现在你所说的事情,只凭你的说法可强安在我的身上,但显然更符合毕有为所为,你这么颠倒黑白难道不是别有深意?”
秦宏义暗示月和毕有为之间似乎有非比寻常的关系。
“证据当然有……否则我怎么会从动机时机皆完美的毕有为身上把注意力转移到你这?”月呵呵一笑,胸有成竹道。
秦宏义是个老江湖了,不是随随便便就会被卖个关子就套出破绽来,反讽一笑:“我秦宏义顶天立地,为丐帮立下无数汗马功劳,每次危机一马当先。身正不怕影子斜,你又能从何污蔑?”
“从齐修锦的死。”月不假思索接话道。
秦宏义一番发自肺腑的话,让众人升起的疑虑打消大半。但月突然说齐修锦的死为指证线索,又让众人大吃一惊。
齐修锦乃上清观所杀,怎么会成为月怀疑秦宏义的缘由?
连洪一公和洪七两父子都面面相觑,觉得完全说不通。
秦宏义面色冷淡,看不出他心思所想,只直直地盯着月,听到齐修锦的名字也一声不吭。
聪明。
月心中默默点了点头,在他未说出任何针对发言前,秦宏义不做任何搭话是最聪明的选择。没有说服力的说法前,少说则少漏破绽。
秦宏义在期间所作所为太隐蔽,月不挑明说清楚没几个人想得明白。洪七两父子他还好打发,身后清坤道长和乾巛道长没有个满意的交代,今天是绝对不会轻易妥协的。
原本以为说到这里,秦宏义该自乱阵脚,没想到他还是非常淡定。看来他是觉得自己没有半点破绽,十分自信。他自乱阵脚倒好,省了多费口舌的时间……
如今对手不自爆,月只好多费些时间,世间有名的洞庭湖全鱼宴只得推迟些许了。
“在说齐修锦之前,先说说幕后黑手的动机吧……毫无疑问,对洪一公下慢毒一事足见幕后黑手蓄谋已久。再到丐帮以上清观为怀疑对象、乾阳道长死在丐帮手中,这些事情非有意安排不可能实现,事情发展的方向足以说明幕后黑手就是要丐帮和上清观争斗。从中能获得什么利益暂且不明。”
“利益怎会暂且不明?幕后黑手不就想抢丐帮帮主之位吗!”龚成算是丐帮中比较爱动脑筋,毕竟管外交的人,肚子里应该有点墨水,他沿着月的话思索之后说道。
龚成这么想其实有些片面,如果当下确定幕后黑手想抢丐帮帮主之位,那就说明幕后黑手一定是在几位比较有可能取得帮主之位的九袋长老和洪七之中。
只在这几点条件之上,其实无法将范围缩到这么小。
不过经月的调查,事实确实以这个方向去,和龚成所说也差不多,月也就不反驳龚成一步到位的想法继续说下去。
“那倒不一定。如果只是为了抢帮主之位,直接毒倒洪一公足以,何必将上清观扯进来?”月朝龚成道,“按你这么说法,毕有为肯定不是幕后凶手。洪一公如果不在,他就是最有利的接任人选,故意引导丐帮和上清观反目成仇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
“你说的有道理……”龚成明白月的意思,只是为了抢帮主没有必要树立外仇。
举一反三地想,如果只是为了抢帮主之位,毒死帮主就够了何必扯上上清观,九袋长老和洪七都不会这么做;而他们以外的人不把他们杀光可抢不了帮主。这是个死扣,无法成立。
“所以幕后黑手的目的,由始至终都是要丐帮和上清观争斗……我说的对不对,秦长老?”月抬头突然朝秦宏义问了一句。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但如果大家觉得你说的有助于解开大家的疑问,你继续说便是。”秦宏义若无其事道。
“你这么说也不对……”洪七忽然跳出来疑惑道,“如果幕后黑手只是为了让丐帮和上清观争斗,那么秦长老不该受到怀疑。大家还记得老爹昏迷消息暴露后第一次开会的时候,秦长老带头反对找上清观麻烦。当时大家火气上头,如果是为了促使两派相争,他应该极力同意对上清观动武才对。两派恩怨,在此就能结下!”
“没错,他是想这么做来着,多简单粗暴啊……不过让他改变策略的原因,还得多谢你。”月笑道。
“我?关我屁事!”洪七感觉有被冒犯到。
这次丐帮出事,他从头到尾被眉千笑摁在暗处,让他躲藏躲藏再躲藏,毫无建树,简直就是个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