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ran4精品言情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第二百二十五章 親眼見證真神隕落熱推-hibip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陆水已经停止了刻画阵法,弱水此时也即将靠近最中心的宫殿。
“准备差不错了,该进去了。”陆水看着最中心的位置道。
此时真武石明跟在陆水身边,他们两个身上都布满了伤,就没有一块肉是好的。
不过真武眼中带着一种兴奋,少爷同样指点了他,他发现自己实战能力强了不是一分半点。
可惜真灵不在这里,不然必然收获巨大。
石明一脸的麻木,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就是一个杀怪的无情机器,没有思维,没有梦想,但是会受伤。
好惨。
这辈子都不想碰到东方皓月了,不对,是陆水。
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了怪物,他们也不用再战斗,活下来不容易。
陆水没有给他们休息的机会,只是平静道:
“走吧,进去看看。”
真武跟石明不敢有任何意见。
乖乖跟着就好。
……
东方茶茶早就帮弱水三千梳理好了头发。
至于是什么发型。
“有时候头发只要轻轻放下,就会很好看,不用任何绑法。”
东方茶茶是这么说的。
这就是她努力半天的成果。
“我教你的你都记着了?”弱水三千问道。
她时间不多,用不了多久就会永远留在这里。
“记住了。”东方茶茶乖巧的点头。
“那,你能叫我一声师父吗?”弱水三千轻声问道。
东方茶茶看着弱水三千,然后拿出了一件她觉得特别好看的衣服,道:
“前辈要不要换个衣服?”
没听见吗?弱水三千内心叹息,不过还是点头。
不多时她就把衣服换好了,很好穿也很好看的衣服。
“前辈前辈,坐这里。”东方茶茶给弱水三千找了个高椅。
弱水三千自然是坐了下去,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越来越迟钝了。
她真的要走向灭亡。
她看着东方茶茶没有再开口,或许是因为对方的天真吧。
她本就是莫名其妙的把人带回来而已,已经够了。
只是很快她就有些不解,东方茶茶突然跑到她前面,而后看着她。
不多时跪在了她前面,然后对着她重重的磕了九个头。
这时候她才听到东方茶茶开口说话:
“师父,我爹爹说拜师是一件很严肃的事,不能草草了事。
现在的师父特别好看。”
弱水三千看着东方茶茶,一时间说不出话。
只是她的眼眶却湿润了起来,将死之际,上天对她,无比的眷顾。
弱水三千起身来到东方茶茶身边,最后把东方茶茶扶了起来。
“师父。”东方茶茶乖巧的叫了句。
弱水三千应了声,想要说点其他的,只是这个时候她感觉有人对她们出手了。
嗖的一声,两块石头飞了过来。
一块直接冲着弱水三千而去,一块以隐蔽的方式冲着东方茶茶而去。
砰的一声,弱水三千击飞了攻击她的石头,当她发现也有块石头冲着东方茶茶去的时候,已经晚了。
她想要动用力量,却发现已经难以使用力量。
弱水是她的力量,但是在这里面,弱水限制了她的力量。
砰的一下,东方茶茶直接被石头击中,然后晕了过去。
弱水三千看到只是晕过去,松了口气,她把东方茶茶放在身后,便对着外面道:
“阁下是什么人?”
外面自然有人,但是弱水三千并不知道是什么人。
随后弱水三千看到外面走来了三个人。
其中两个浑身是伤,还有一个一丝一毫的伤都没有。
“是你?”弱水三千下意识护住了东方茶茶。
因为来人就是那个让她无法察觉到善恶的人,也就是攻击东方茶茶的人。
是的,来人正是陆水三人。
陆水自然知道对方不会被他击中,他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让东方渣渣昏迷。
等下做的事,可能会暴露一些东西,到时候东方渣渣无意识的跟慕雪说,倒霉的是他。
“看来前辈很虚弱,跟之前完全判若两人。”陆水看着弱水三千说道。
弱水即将覆盖这里,弱水三千自然会变弱,毕竟她才是一切的核心源头。
只是这个源头也只能被动的接受这一切而已。
她自己做不了任何事,只能等待最后的灭亡。
随后陆水看了眼后面的东方渣渣。
看到陆水把目光放在东方茶茶身上,弱水三千立即挡在了东方茶茶身前,道:
“你想对她不利?”
“前辈要保护她?”陆水问道。
“不要为难她,我或许有办法让你们平安出去。”弱水三千盯着陆水说道。
虽然对方看起来只要二阶,但是一个看不到善恶气息的人,总让人有些担忧。
“前辈跟她无亲无故吧?”陆水平静道。
弱水三千看了眼东方茶茶,平静道:
“你不懂,你无法理解,一个将死之人遇到一个天真善良的人,是一件多么庆幸的事。
你无法理解这是一种多大的慰藉。
如同自己被世界善待着一样。”
“前辈这般对她,她也未曾道过一声谢吧?”陆水说道。
这次弱水三千没有直接说话,而是看着东方茶茶。
或许该说谢谢的,是她。
“前辈或许觉得她没有道谢的必要,但是有些事又怎么能随意掀过去呢?”陆水看着弱水三千低头恭敬道:
“晚辈陆水,是东方茶茶的兄长。
多谢前辈教导之恩。”
听了陆水的话,弱水三千有些意外。
这人是东方茶茶的兄长?
可是之前她明明看到对方在攻击东方茶茶。
陆水自然明白对方的疑惑,立即道:
“小孩子淘气了点,有时候是需要揍一顿。”
“…..可是你为什么让她晕过去?”弱水三千问道。
“有些事还不是让她知道的时候。”陆水不在纠结这个,而是递过一颗珠子给弱水三千,道:
“这是晚辈准备的谢礼。”
弱水三千想要拒绝,因为她本就是将死之人,要什么都没用。
但是很快她就愣住了,甚至有些难以置信。
她听到陆水开口了:
“这份谢礼,能为前辈换得自由,可助前辈脱离弱水束缚。”
陆水说完了便安静的等待着。
弱水三千看着陆水,不太敢相信。
“你说的是真的?”弱水三千开口问道。
陆水没有解释太多,而是递上了珠子:
“前辈试一下便知。”
弱水三千带着警惕接过了珠子,很快珠子便安然的躺在她的掌心之中。
而就在这个时候,她感知到了珠子连接着弱水,看到了一道无形的阵法,知晓了这个阵法的作用。
仿佛世界大门在她面前打开。
就那么一瞬间,她感觉自己能凭借着这个阵法脱离这困了她无数年的囚笼。
“这,怎么做到的?”弱水三千有些难以置信。
可是她感觉不会错的,真的可以。
这是她无法理解的阵法。
这个人的阵法造诣究竟有多么的可怕?
“你到底是什么人?”弱水三千看着陆水问道。
这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事?
这是一个二阶可以做到的事?
不可能的。
别说二阶了,想要破开这里或许很多人可以做到,但是想要让她安然离开,何其艰难。
这是她的囚笼。
除非她死,又或者玖来救她,其他的基本办不到。
但是这个阵法却做到了。
利用囚笼来破开囚笼,为她争取一条生路。
“晚辈已经为前辈自我介绍过了,绝无虚假,至于为何能做到这一切,或许是晚辈书看的多。”陆水解释道。
他确实书看的多。
看了不知道多少年,熬死了不知道多少个时代。
大地生灵不知道换了多少波。
再加上一些些的天赋,以及一点点气运,就有了今日的成就。
弱水三千没有说话,不管对方怎么做到的,她都无法去追问。
“前辈还有什么疑问吗?如果没有的话,晚辈有些问题想问下前辈。”陆水平静的说道。
“你问吧。”弱水三千轻声道。
不过她依然站在东方茶茶前方,仿佛还没有对陆水完全放心。
陆水也不在意,反正他现在又不想打东方渣渣。
“想请问前辈可听过玖这个名字?”陆水直接问道。
听到陆水的问话,弱水三千有些意外。
随后她问道:
“对你们来说玖是什么年代的人?”
她不知道过了多久,所以只能这么询问。
“远古时期,时间难以考量,非常遥远的年代。”陆水回答道。
“是吗?”弱水三千有些叹息,居然这么久了。
随后弱水三千再次开口:
“你知道玖是谁吗?”
“独一真神。”陆水轻声回答。
“知道这个名字的人多吗?”弱水三千又一次问道。
“微乎其微。”陆水摇头。
确实很少有人知道,除了正在苏醒的仙庭等势力。
其他人根本不知道玖是谁。
弱水三千点头,随后她陷入了回忆。
仿佛在试着记起很久远以前的事。
陆水没有催促她,而是静静的等候。
片刻之后,弱水三千才开口道:
“玖确实是独一真神,她的力量无人可及,无人可知。
没有人知道玖是何时存在的,也没人知道玖的目的是什么。
但是玖会因为某些原因去接触某些强者。
比如我。”
陆水看着弱水三千没有说话,玖确实经常找一些强者。
比如牙疼仙人,星司仙君。
前者接受了玖的帮助,后者拒绝了。
“那年我修为大成,玖找到了我。
她告诉我我的弱水之术有问题,稍有不慎就会为自己带来毁灭。
之后她给了我一颗珠子,说这个珠子会延迟弱水噬主。
那时候我并不信,我第一次见她,便问了她是谁。
她回答的很轻松,告诉我,她是天地独一真神。
我不信,直接选择了出手,结果让我有些难以接受。”说到这里弱水三千就停了下来。
“败的很惨?”陆水问道。
弱水三千点点头:
“是的,很惨。
我用尽了所有力量,都无法触碰到她,她仿佛不存在一样,仿佛只是我的幻觉。
所有的力量都穿透了她。
然而她却能轻而易举的将我一指弹飞,如同幼童玩耍一般。
我败了,最后选择了接受。
在我拿到那颗珠子后,玖告诉我,如果我被弱水反噬,珠子能为我争取时间,而她会在这个时间段内,来救我,带我脱离弱水,带我完全掌控弱水。
我信了。”
“她没来?”陆水象征性问了句。
因为结果很明显。
玖确实没有来。
“是的,玖告诉过我,珠子的力量有限,延迟的时间跟心性有关,负面情绪会被分离,而负面情绪达到临界点,负面气息就会直接吞噬一切。
还有就是弱水的沉积,越无法控制,延迟的就越短。
玖说正常人,只能延迟三千年。”弱水三千说道。
陆水有些意外。
确实很意外,远古时期到现在多少年了?
这里居然还好好的。
隔壁的力量也没有太强。
“不用惊讶,我只是选择了沉睡。”弱水三千说道。
“除非一开始就选择沉睡,不然没什么用。”陆水有些意外。
是的,困在这里之后,各种负面情绪就会滋生,只有最开始的时候心态最好。
那时候沉睡才有用。
不然后面沉睡意义不大。
“我就是一开始就开始沉睡的,因为我一开始就知道玖不会来了。”弱水三千说道。
陆水愣了下,他猜到了,但是还是问了句:
“为什么?”
“玖。”弱水三千有些悲伤道:
“她陨落了,我亲眼所见。”
亲眼所见?
陆水很意外,他知道玖陨落了,但是从没听谁说亲眼见到玖陨落。
陆水没有着急,而是等弱水三千情绪平缓,让她自己开口诉说。
等了一会,弱水三千才开口道:
“那一天我感觉自己的力量有了失控的征兆。
可是一直没听说玖出没的消息。
我开始寻找玖,可那一天中午,我突然接收到了一个消息。
类似天劫大数据。
消息内容是:独一真神即将陨落。
我不相信这个消息,天地独一真神,不死不灭,为什么会突然陨落?
然而就在我不信的时候,我的脑中响起了玖的声音。
她仿佛在跟所有人告别道歉,我依然记得她说的话。
她说:对不起,我要失约了。”
弱水三千低头,悲伤道:
“那一刻,天被染红了。”
陆水眉头皱起,这是他第一次听说,原来真神陨落天地是有通知的。
不过这只是侧面观看了真神陨落,真神到底为什么而陨落,弱水三千并没有看到。
“那时候还发生了什么吗?”陆水问道。
“有。”回想起这个弱水三千眼中突然出现了一丝恐惧:
“天劫,我看到了天劫,一股可怕至极的天劫,看到这个天劫的瞬间,我甚至连抬头的资格都没有。
仿佛被天注视着,不得不低下头。
然而一切没有结束,天地四方全都出现了天劫。
仿佛有四位可怕的存在在一起渡劫,渡一个我无法理解的天劫。”
陆水不解,这又是为什么?
他没有答案。
所以真神陨落到底发生了什么?
虽然不一定跟他们家被盯上有关,但是陆水真的挺感兴趣的。
早知道上一世应该研究一下,就当带着慕雪玩游戏。
可惜,现在想找到答案有些困难。
“之后呢?”陆水问道。
弱水三千摇头:
“因为天劫的可怕,我的力量彻底失控,最后开始被弱水反噬。
不过那个珠子起了作用,它在我被弱水覆盖的时候护住了我,在弱水中建立了这个空间,而我则被困在里面。
弱水便是我,我无法凭借着自己的力量逃离弱水。
那时候我便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但是我希望玖还活着。
为了这个希望,我选择陷入沉睡,直到那个小女孩的出现,惊醒了我。
她很像玖又一点都不像。”
“唯一真神,这是她自称的,不过离真神相差太过遥远。”陆水顺口解释了下。
他自然知道那个人是谁。
除了那个风霜河下的唯一真神,应该没有第二位了。
“她还小,还没有实力带你离开。”陆水又补充了一句。
因为那个唯一真神跟自己家有关,他希望对方能了解其中缘由。
弱水三千点点头,她明白的。
随后她想询问下关于那个小女孩的来历,或许跟玖有关也说不定。
又或许是天地间新诞生的真神。
只是当她想要开口的时候,突然间整个弱水空间震动了起来。
轰!!!
一股杀意若隐若现,一声惨叫震震耳欲聋。
陆水有些惊讶,慕雪这就动手了?
而且动静都传过来了。
“不对,关于弱水的效果在消退,对面那个要引动弱水跟所有人同归于尽。”
陆水有些无奈,极端的灵智真是麻烦。
本来是一座城墙的弱水,直接被对方拆成一块块砖了。
随后陆水对着弱水三千道:
“前辈时间不多了,对面的负面气息即将被解决,现在前辈还需要做两件事。”
弱水三千也很意外,她没想到对面有人可以直接灭掉负面气息。
虽然负面气息不是很强,但是负面气息可不好灭杀。
不过很快她就没有在意了,而是看着陆水道:
“我还需要做什么?”
陆水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转头看了真武跟石明一眼,此时他的眼中出现了一道符文。
真武两人有些不明所以,但是很快他们就感觉精神受到了攻击,接着两个人毫无抵抗力的晕了过去。
不动吹灰之力,就解决了这两个四阶。
对陆水两说这两个人实力弱爆了,他现在可是成功的从4.2踏进了4.3,大家都是一样的四阶,差距是很大的。
离五阶越来越近,退婚的日子也就越来越近。
五阶法身,这可是强大的词汇。
等真武跟石明倒下,陆水就看着弱水三千道:
“前辈,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把我打晕,然后为我们四人设下一道有力的保护,接着在你感觉弱水彻底失控的时候,引动阵法尝试突破弱水。
前辈应该知道突破弱水就等于突破自我。
一定会很难,但是会有人再帮你一把的。
只要为我们设下足够的防御,给出足够的善意。”
弱水三千不明白。
但是还是点点头,只要把对方打晕,她也不担心对方欺骗她,从而危害到东方茶茶。

“啊啊啊啊!!!
我不信你能安然无恙的躲开。”负面核心被可怕的力量压制,但是她同样到调动了弱水。
加快了弱水吞噬一切的速度。
她就是在跟慕雪同归于尽。
她看慕雪不爽,就打算跟慕雪同归于尽,没别的太大原因。
之前可能有真神的原因,现在被打了就只有慕雪的原因了。
慕雪站立在高空,她站在那里就等于是天空的一切。
所有人都将仰望她的存在。
天女宗一个个看着慕雪,心里异常的激动。
要知道这可是她们的神女。
强大的无以复加。
“所以说你对力量一无所知。”慕雪伸出一指轻声道:
“杀戮,惊鸿一指。”
一瞬间杀意四起,所有的一切都将被杀意覆盖包围。
所有人都将感受到那令人胆颤的杀戮。
而后高空中落下一指,这一指如同天地之罚,带来无尽毁灭。
彩发小女孩看着这一指,吞了吞口水,有些害怕的样子。
她发现这个人类好凶。
而身处在惊鸿一指的中心的负面核心,疯狂的脸上多了一丝畏惧。
是本能的恐惧在她眼中滋生。
“这还是人类吗?人类你不守规矩!”
轰的一声惊鸿一指落下,整个弱水出现了震荡,原本就已经被拆开的弱水直接被可怕的力量推动溢出。
如果冰化作了水,而石头落在水中,从而引发水流出现喷发。
“啊啊啊啊,人类,我们还会再遇见的!”
负面核心在惊鸿一指中不停的惨叫,快速的消失。
而此时弱水如泉眼一样喷发,直接往地表之上而去。
枯树老人等人本在研究弱水空间,可被这突然出现的弱水,惊的他们直接逃离原地。
他们能够感觉到,这才是真正的弱水,有着巨大威胁的弱水。
“趁着空隙上去,不要在弱水之上,快。”上剑道人立即道。
他们自然是有听天女宗神女警告,早已做好了准备。
只要没有被弱水吞噬,他们都有办法逃离。
不过这弱水跟他们预想的不太一样,好在不是一条河,不然危机更大。
当枯树老人他们逃离的时候,整个秋景宫都被弱水覆盖。
弱水仿佛要吞噬着一切一般。
秋景宫一个个看着这可怕的弱水喷发,冷汗都留了下来,如果没有天女宗神女的警告,一个个肯定不好受。
到最后谁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情况。
而随着弱水的喷发一股杀意传了出来,这杀意的出现,让所有围观的人如同堕入冰窖之中。
一股冷意让所有人心惊胆颤。
仿佛只要这个杀意针对他们,他们就必死无疑。
好可怕的力量。
“不知道是谁在里面对战,这可怕的气息让人有些不安。”上剑道人说道。
枯树老人没有说话,其实他想到的是他们家少爷。
但是不太敢确定。
不过少爷真是会惹祸,慕家没了,秋景宫也受损严重。
对于慕家,枯树老人觉得就是他们少爷干的。
“有其他气息出现了,是少爷他们的。”丹海说道。
“走,进去看看。”上剑道人说道。
枯树老人更觉得这是陆水干的了,不然怎么会这么巧?
他觉得是陆水早已知道了他们的到来,然后故意破开弱水空间,然后散发出气息,让他们好前往搭救。
这进去要是能看到其他强者,他头拿下来给他们少爷当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