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0zst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諸天苟仙 線上看-第一章張大戶分享-9xjg1

諸天苟仙
小說推薦諸天苟仙
“来来来,同我一起谱写诸天神话,演绎天尊传说。”
“助你投影诸天,早日蜕变为真正的先天灵宝。”
伸手一捞,半成品的先天灵宝云汉镜落入玄元天尊手中。
巴掌大小的神镜,其上携刻太乙玄纹,列四象,定时空;大罗道纹,按八卦,理山河。盈盈生辉,晶莹剔透,恰如碧蓝水面。
玄元天尊端坐云床,宝相庄严,闭目而笑,左手持云汉镜,象征诸天万界,往来时空,无处不可去,右手掐太安印,代表万事平安,驱邪避秽,天下万事皆有一线生机。
法相玄妙,化作一点灵光遁入镜中呈现的宇宙,书写神话传说。
三花聚顶为先天,五气朝元凝金丹,证祖炁,窥真灵,开元婴,辟宇宙,神念投影诸天界,演绎神话,无量化神。
以往实验,投影,收纳同位体,制造他界傀儡,全部是在无限多元洪荒宇宙,执掌权柄,开GM号,游戏人间,轻松自如宛若在自家院落走上几步。
而这一次是真真切切的投影诸天,将自身信息扰动自上而下传递维度,合道诸天烙印概念。
轮回是一个玄之又玄的概念,除了后土至尊,即是大罗天尊也难以掌握其中奥秘。
当然这个不掌握是及格线的不掌握,学渣的不会跟学霸的不会是两码事。
大罗之下,只要不是精修轮回之道的金仙道君,面对轮回,百分制都不一定能拿到一分。
一点灵光落入帝霸宇宙的轮回,随波逐流,隐去棱角,深藏功与名。
岁月轮转,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时代,踏过一个又一个纪元,天地翻转,乾坤再造。
最终顺应一点契机感应,转世投胎,化身为人。
天地辽阔,宇宙广大,有仙帝辈出的九界,也有仙王云集的十界十三洲,亦有传说中孕育真仙的三仙界:万统界、帝统界、仙统界。
以及三仙界外的不渡海,茫茫渺渺,埋在不知多少帝。
但同洛风无甚关系,毕竟这一世,他只是一个小地主而已。
帝霸宇宙,人皇界,疆域广大。
一处无名古国,一处偏僻城镇,有一位地主老财,土地百亩,以牧羊为生,在凡人中活得倒是滋润。
世人称其为张大户。
张大户为人吝啬,又胆小如鼠,在四方出了名,直至二十岁昏迷一夜后,才稍微收敛,但是胆小如鼠的性格,依旧不改。
一听到有风吹草动,第一个溜走就是张大户。
三年后
张大户盘坐于后房,观想完最后一丝玄元法相,腰间镜子鸣动一声,交相呼应。
吐纳出一口浊气,不禁感慨道
“轮回啊,二十三年才消除影响,着实恐怖。”
“如今也该出门了。”
在家中苟上三年,一边复苏云汉镜,同时也在熟悉四周的一草一木。
毕竟这个世界也有修行者,夺舍的流言盛行。
洛风虽然是转世,觉醒前尘,但还是要小心一点。
如今云汉境完成,有了先天不败之地。
把玩一会儿云汉镜,洛风高声道:“来人,去请云霞观的道爷。”
门口家仆一愣,然后口称:“诺!”
过了一个时辰,一位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老道踏入正堂。
朗笑道:“张大户,许久未见,怎么有空请老道啊。”
洛风含笑道:“今日请明道爷来,纯粹是叙旧,叙旧。”
明轩老道笑而不语,也不点破。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洛风含笑道:“听闻云霞观传承上古真人圣皇,有正统的修行之法。”
刹那间,明轩老道朦胧的醉意,烟消云散,肃然道:“张大户从哪里听说来的。”
洛风嗤笑一声:“方圆八百里谁不知道啊。”
明轩老道顿时汗颜,想起来,这是当年自己为了收弟子,特意吹出去的牛逼。
真人圣皇的功法不是没有,只是残篇中残篇,散修都不屑一顾,不然也落不到,他一个混迹世俗的修士手中。
见张大户有兴趣,明轩老道故作高深道:“这可是我祖师从上古遗迹中,九死一生得来的真传功法,不外传。”
洛风顿时笑了:“一千两黄金。”
明轩老道气息浑浊起来,但是不为所动,叹息道:“这可是我祖师啊,祖师啊。”
洛风摇摇头:“再加山上十亩地,再多没了。”
“成交!”
明轩老道淡然颔首,但是激动的双手,出卖了他的心情。
第二日。
一本破破烂烂的书卷自云霞观送了过来,当真是愧对它真人圣皇传承的名号。
洛风翻开书籍仔细一看,书中境界层次分明,一一介绍。
叩宫,拓疆,蕴体,辟宫,壮寿,真命,华盖,涅浴,天元,育神豪雄,玄命王侯,摘星真人,圣尊,圣皇都有记载,甚至还有短暂的大贤与传说中的仙帝描述。
但是,翻过第一页,仔细观看。
所谓的真人圣皇传承,记载不过扣宫,拓疆的修行法,连最基础的蕴体都没有。
散修人手一份的大路货的补气决,都比这强。
不过洛风没有任何意外,因为云霞观明轩老道不过勉强迈入蕴体境界,说他是修士,都有点侮辱修士。
修行界,只有辟宫,开辟命宫才有资格修行神通法术,之前三个境界,纯粹是淬体,打基础,人皇界随便拉出一个百姓,都有几分修为在身。
打量着繁杂的境界划分,已经数不清,记不住的小境界。
洛风有些无语,总觉得,这种修行体系,自家曾经见过。
忽然间,窗外传来一声啼哭。
洛风抬头询问,有家仆回复,有佃农人家,因为家境贫穷,来张大户家里做短工,如今正赶上妻子生产。
家仆讨好地询问道:“老爷,要不要赶他们出去,这哭声,扰乱您清修。”
洛风挥挥手:“仙道贵生,无量度人,且让他们夫妇住下吧。”
家仆低头称诺。
接下来七天,洛风没有修行,因为新出生的婴儿哭了七天,颇有几分异象。
李姓夫妇畏手畏脚望着洛风,低头恭敬道:“张老爷,您怎么来了。”
洛风低头看着新生儿,淡然一笑:“你们家里多出一嘴,将来日子不好过。”
“我可以将土地租借给你们,且只收五层租子。”
“但是,这孩子,要给我放羊十年。”
李氏夫妇对视一眼,扑通一声跪下,含泪道:“多谢张老爷恩德。”
底层百姓,卑微如蝼蚁,最大的愿意不过是活下去,然而就是这种愿意,也常常实现不了。
无论是种田,还是放羊,再苦再累,也有一口饭吃,饿不死。
见张大户不同民间传闻的凶狠,李母壮起胆子,颤颤道:“俺们没见识,张老爷是富贵人,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洛风沉吟一会儿,缓缓道:“哭了七天七夜,就叫李七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