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sdfu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拉姆雷克撒-第四百五十三章:惡靈(求收藏,求推薦,求月票)求月票!!!推薦-gitpz

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小說推薦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凯直到现在都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他居然在监视器前看别人睡觉!
这特么说出去都没人相信。
可事实却是如此。
凯无奈的看着监视器画面里,辗转反侧的丽人,心中都不知道该如何吐槽。是个人都没办法在明知道被人监视的情况下安然若素的睡大觉吧?那这个女人现在的行为该如何解释呢?
凯给自己倒了杯咖啡,在沙发上调整好角度,舒舒服服的躺着,眼睛时不时的瞄一眼监视器,然后无所事事。
画面中的莎莉兹在床上折腾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快到凌晨两点的时候,她终于忍受不住,从床上坐起来,偷偷的从房间里出来。凯大概明白她要做什么了,于是闭上眼睛装睡。
“凯?凯?你睡了吗?”
莎莉兹偷偷的来到客厅,先是很小声的叫了几声,发现凯并没有回应。接着蹑手蹑脚的来到监视器前,下定决心关闭了监视器的画面。然后又看了看凯,发现他呼吸平稳,一副睡着的样子,这才放心的回到屋内。
回到房子里之后,她从床头柜里拿出了瓶安眠药。
吃过安眠药,又没有了被人监视的顾虑,莎莉兹很快就睡着了。
凯也没有再打开监视器,既然别人不愿意,他还没那么没品。所以干脆将错就错的睡过去。
大约几个小时,快要接近六点钟的时候,凯突然惊醒。
他感觉到了不对。
他展开口,一道白气喷了出来。
房子里的温度不对!
他扭过头看向了沙发边上的玻璃柜上的水杯,水杯上已经挂霜,里面的水也发出了轻微咔嚓声,那是水在结冰!
凯从沙发坐了起来,发现屋内的灯泡开始忽明忽暗,一股股阴寒的气息蔓延在屋子里,让原本温馨的房子突然有种破败腐朽的气息。
“还真的是见鬼了!”
这里的见鬼不是感叹词,而是正在进行时的动词!
真的有鬼!
温度骤然降低、电器被干扰、负能量蔓延,无一不是见鬼的征兆。
就在这个时候。
一双苍白干瘪的手掌突然从凯的脖颈后面伸出一把掐住了凯的脖子,当那手掌触碰到凯的脖子的时候,一阵灰白色开始从凯的脖子上蔓延,一根根血管开始从皮肤上露了出来,那是血管中的血液凝结造成的。
那双手的主人似乎很兴奋,以至于手掌都开始颤抖,然后一颗头颅从凯的脑袋旁边生出来。那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头颅,但有一半已经不翼而飞,只留下腐烂的脑叶,不断的向外面淌着粘稠黑水,那颗头颅张大着嘴,他的牙齿上面全部是油腻粘稠的黑色液体,嘴里像流口水一样,不断向外流着黑水,皮肤苍白龟裂,剩下的独眼中,闪动着疯狂和嗜血,他……不,是它看凯的眼神,就像肉球看着奶油蛋糕的眼神,那叫一个垂涎欲滴。
它想吃掉他!
或者说,它想吃掉他的灵魂!
很快,眼前这个人就会死去,他的灵魂就会恍恍惚惚的出现在他的尸体边上,到时候,它就可以吃掉他了!
死!
死!
快点死啊!
“真特么丑。”可一个平淡中带着一点点嫌弃的声音却像炸雷一样在那个厉鬼耳边炸响!
厉鬼惊恐的发现,眼前这个马上就要死了的男人居然屁事没有的看着自己!
啊!!!
厉鬼立刻发出一声尖叫!
房间里就像进了台风一样,屋内所有的东西在那一瞬间,全部飞了起来,并且开始围绕着厉鬼的身躯旋转起来!
“哼!”
伴随着一阵冷哼,一道金光犹如雷霆乍现,瞬间将整个房子照亮,原本飞舞的杂物立时回归了牛顿定律从空中掉落了下来。
“地震啦!”
动静闹的太大了,哪怕莎莉兹吃了安眠药也不可能不被吵醒,真要吵不醒,那只有一个可能,这女人把安眠药吃多了……
莎莉兹惊恐的冲出房门,接着她就看到一个鬼……
“啊!!!!”
莎莉兹早年也演过那种没什么内涵的恐怖片,而且还是花瓶角色,就是那种开场很嚣张,喜欢鄙视男主,和女主作对的那种校园啦啦队队长的角色,然后影片进行到二十分钟左右就会遇到凶手/怪物/鬼,接着就是高分贝尖叫着领便当。
能胜任这种角色,只需要三个要求,漂亮,身材好以及声音够亮够尖。
所以莎莉兹的这身尖叫真的可以当音波武器用,叫的人耳膜都发胀。
“鬼呀!!!”
那鬼似乎被吓了一跳,瞬间消失,凯原本打算彻底消灭那个鬼,可莎莉兹这个女人就在他面前,很多手段都不能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鬼跑掉。
不过也没事,关于怎么消灭恶灵,凯跟温家兄弟学过一点。
这个世界的鬼魂,除了极少数极少数的例外之外,其他的恶灵,百分之九十九都属于地缚灵,也就是说,人死后,只有极少数的灵魂可以在机缘巧合之下变成恶灵,但这些恶灵也不能到处跑,它们需要依凭,比如身前最在乎的东西,或者死亡的地点,或者尸体所在地等等。
所以凯不怎么害怕这个鬼逃跑,反正他一定就在这座房子里,慢慢找就是了。
……
莎莉兹裹着毛毯哆哆嗦嗦的从凯手中接过一杯热可可,喝了热可可,莎莉兹才终于稍微镇定了一下。
“刚刚……”
“没错。”凯知道她要问什么。
“难道真的有……”
“有。至少少见而已。”凯依然不等她问完。
“那卡林珊她们,也是被那东西害死的?”莎莉兹突然想到了之前死去的三名保姆。
“大概率是的。”凯还没正式查看那三名保姆的验尸报告,所以也不能确定。但基于他的遭遇,看来八成是那个恶灵造的孽。
“那……它到底是……”莎莉兹太震惊了,以至于压根没看清鬼的正脸,再者说了,那玩意的脸都稀烂了,就算看清了,也特么认不出来。
“我不清楚,甚至我还需要问你。”
凯拍了拍女人肩膀,用法术让女人平静下来。“鬼魂这东西,一般来说只会呆在生前所在地,也就是说,这个恶灵很有可能就死在这座房子里,或者是依凭在这座房子里的某样东西上。”
莎莉兹这个女人的思维有点意思,他的重点根本没放在鬼魂相关的东西上,反倒是关注上了凯的身上。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东西?”
凯愣了愣,这个女人心真的是不一般的大。
“业余爱好,这东西你不需要了解太多,知道了对你也没什么好处。我们还是聊聊那个鬼魂吧?”
“业余爱好……”莎莉兹对凯这么明显的敷衍也有点无语。不过更多的是庆幸,运气好,真的是运气好,要不是碰到了凯这个可以对付鬼魂的警察,那她……不敢想,真的不敢想。
“这栋房子是我十几年前买的,之前的房主……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我买房的时候做过调查,这栋房子里没死过人。这一点我可以肯定,而且我住了十几年了,一直都没事。”
凯摸了摸下巴。
“十几年了……那你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或者带回来什么奇怪的东西之类的?”
“奇怪的事……这件事就是我遇到最奇怪的事了!我真的要疯了。我居然碰到恶灵了,天呐……这个世界上居然真的有鬼……对了,如果鬼是真的,那上帝呢?上帝是不是真的存在?”
或许是惊吓过度了,导致莎莉兹的注意力总是朝奇怪的方向发展。这很正常,人在慌张的时候,表现出来的状态本来就千奇百怪。
“……”凯对眼前这个搞不清楚状况的女人有点无语了,这女人之前还是一副冷艳高贵的事业女强人形象,这会儿居然变成了一个注意不集中的问题儿童,和嘉德镇的那个小胖子罗素一样,小胖子跟红坦克解释他学习不好的时候,就总用这个理由。
“鬼我见过,上帝就没有。不过应该没有,要不然按照圣经上的故事,早就把洛杉矶给一把火给烧了。”
凯看过圣经,还是上辈子的事。那年自己老爹中风,凯回来照顾老人,结果一个远房表婶吧,凯也不清楚是个什么关系,大概其几辈以前是亲戚。总之这个中老年妇女一家都信教,总想拉人信教。
凯一开始还以为是邪教,还准备举报来着,可别人还真是正规的宗教,国家宗教局注册的那种,属于圣公会。那个时候他们家人就天天来,每次都不空着手,还帮忙照顾他老爹,这一来二去,凯真不好拒人于千里之外,只能硬着头皮听他们宣扬教义。
教义什么的,凯这个军队转业的警察自然不感冒,所以只能听听圣经故事,神话故事嘛,只要听总能找到乐趣。
其中被上帝毁掉的罪恶之城的描写,凯就觉得和洛城很像。
洛杉矶别看别名叫天使之城,可这座城市实实在在的是一座欲望之城。按照圣经的归类,这座城市早就该毁灭了。
知道老外为什么喜欢把一些灾难片,怪兽片放在那些大城市,都是圣经上来的灵感。
莎莉兹被唬的一愣一愣的。
“这些有的没的以后你有空再胡思乱想,现在赶紧想想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或者东西,这可关系到你的小命。消灭恶灵,最好的办法,就是毁掉它们的依凭,用盐和火焰毁掉那些东西之后,它们自然而然的就消失了。”
这是温家兄弟告诉凯的小技巧,估计灵感也是来至于圣经故事,但的确有用,也不知道什么原理。
“我……我想想。”
莎莉兹使劲的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开始回忆最近的点点滴滴。可的确没凯所说的那些事。
“你想想你第一感觉到不舒服和你第一个保姆死亡之前的事,有没有特别的事?”
“第一次感觉到不舒服的时候……应该没有,那段时间我在宣传我的电影。”
“你那部《杀夫疑云》?”
“嗯……那部电影算是我对过去的一次告别,我借此彻底告别我的父亲。”
“父亲……对了,你之前不是说你有时候会看到你父亲的幻想?”
“嗯,怎么了?”莎莉兹不理解凯为什么这么问。
凯脸色慎重了起来。“你有你老爹的照片吗?“
“当然有啊。”莎莉兹不是傻瓜,很快明白凯是什么意思,毕竟刚刚他说了,恶灵需要依凭。“你是说我……”
凯没有说话,只是让莎莉兹拿出她父亲的照片。
莎莉兹犹豫了一会儿,从自己凶器里面拿出一个吊坠,吊坠打开,里面是一个英俊的中年男人抱着一个小姑娘的照片,照片已经掉色,有点模糊不清了。
但大致上还是可以看清楚容貌的。
和那个死鬼恶灵长的有七八分像,但这样就够了。
“你……老爹留下的遗物多吗?”凯这是打算把那些东西都给烧了。毕竟恶灵会附身在什么东西上,根本没办法分辨。
莎莉兹迟疑了,就像之前说的,他老爹虽然不是东西,喜欢家暴她老妈,可对她却是真心实意的好。对她来说,她父亲只是一个有瑕疵的爸爸。现在凯却要连同她父亲的一切都给烧掉,莎莉兹自然是不肯。
凯看出了她的顾虑。
“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恶灵是没有人性的,它总有一天会伤害到你!现在必须立刻把他可能依凭的东西都毁掉!”
“如果真的是我父亲,我不相信他会伤害我,而且,那些东西我已经保留了几十年了!从来没出过问题,所以也有可能是你错了。”莎莉兹抗拒道。
“我不知道之前是怎么回事,可是,现在的事实就是它已经杀人了,刚刚更是想袭击我!如果你不想让更多的人受到伤害,就必须……”凯的话音刚落,一股阴风吹起,屋里的电灯开始忽明忽暗。
“法克,他来了……”
嘭!
凯话还没说完,就被一股巨力打中了胸腹部,飞了出去,撞进了客厅另一边的液晶电视上。
“法克!”
凯被这一下搞的有点狼狈,要不是这个女人在这,凯自然可以轻松收拾掉那个恶灵,但……总之,先赶走它再说。
说着,凯一个翻滚冲到了客厅的壁炉边上,从壁炉中抽出一根用来扒拉木炭的铁钎。那玩意是生铁,而生铁可以击中鬼魂。
可等他要接近铁钎的时候,铁钎却嗖的一声,凭空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