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pps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奮鬥在瓦羅蘭 線上看-第二百八十四章 召集劍士鑒賞-gl38d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
父亲与师父的喊声让两个窃窃私语的学徒猛然惊醒,并且迅速的来到了苦说的身边。他们看到苦说的眼睛当中闪耀着灵界的光芒,而那把代表着暮光之眼的身份的剑,则是在他的身边悬浮着,并且散发着强大的魔法气息。
“我想我们的目标在这附近还停留过一段时间。”
苦说这样说着,但是戒和慎却一脸的茫然,因为他们没有苦说的视野,眼睛中所见到的一切都只是平静的凡俗。但是下一刻,苦说的两只手就分别搭在了他的儿子,弟子的肩膀上,将自己的视野共享给了自己的孩子们。
就仿佛眼前的一切染上了别样的色调一样,那些在现实当中无法看到的东西此刻是如此的的明显。他们清楚地看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身影在这里停留,并且思考着什么。而在他的身上,强大到他们无法想象的魔法正在不断的闪耀。如果说他们的魔法灵光在这个精神领域当中能是一团莹火的话,那么对方的魔法灵光就仿佛坠入大地的太阳一样让人不敢直视。
然而就在两个人为了这样的不可思议的生物感觉到震惊的时候,他们的父亲却再次开口,将他们震惊的心神拉了回来。
“这只是他曾经存在过的幻影,而这个时候他很明显还只是一个,但是我看过那些被杀的人的伤口了,他们很明显是这个小子所说的怪物杀死了。可令人疑惑的是,他的力量充满了一种生机,还有太阳的气息,是一位行走在人间的圣灵才对……怎么会和那种暴虐的上古邪物为伍呢?”
苦说的脸上满是疑惑,在他看来,那个背生双翼,手握一把大剑的生物很明显是一位圣灵。但是对方却联合一个不应该存在在世界上的邪魔屠杀凡人,并且解放更多的邪魔,这种事情实在是让他无法想到一个能够说服他的理由。
因为魔法这个东西乃是一个人的体现,对让如果是个邪恶的存在的话,那么他身上的魔法的残留气息当中,就一定有着不和谐的东西存在,但是很诡异的是没有,一点都没有。似乎对方是真心的觉得将人杀死乃是恩赐,屠戮凡人就是在救赎一样。但是这样的话,那么他的身上应该会有着诅咒和怨恨才对,可是就他所见,依然是没有。
这样的怪事他也是真的第一次见到。
“我,我也不明白。”
慎有些结巴的说了出来,他是真的无法想象要怎么样的人才能够和那样的生物为敌。但是他有些结巴的语气让苦说不由自主的皱了一下眉。虽然说他让两个晚辈看这个只是为了丰富他们的眼界,并不指望他们能够看出自己都看不出的东西,但是慎现在的这个表现,却还是让他有一些失望。
定力太差了!
“我们要和这样的生物战斗吗?”
戒看出了这一点,所以他迅速的给出了一个不是很好的回答,同样的表现出了自己的胆怯。然而苦说却忍不住赞赏的点了点头,他觉得在一瞬间就想到了要怎么对付对方的戒的胆识再一次的进步了,不愧自己把他选成自己的接班人,不会辜负自己的期待,还有他们的名誉。
但是目前还是正事要紧,他扭过了头,看向了被他们一路当做施法道具的亚索,尽管说他们的法术不会对这个年轻人造成什么困扰,但是对方的精神却还是不可避免的不断的差了下去。而这种自甘堕落的人也正是苦说最讨厌的人,所以他的眉头就忍不住的皱了起来。
“这个问题就要问我们的朋友了。”
亚索听到他们谈到了自己,他有心不回答这些迟早会杀了自己的人的问题,但是母亲的脸在他的心中闪烁过之后,他就长长的叹息了一下,努力不将自己心中对他们的厌恶和憎恨表现出来。
“那个背生双翼,看起来神圣的存在叫做亚托克斯,并且称呼那个拿着镰刀的恶魔为兄弟,而那个拿着镰刀的恶魔则被其称之为拉亚斯特,而且我在和他对战的时候,我的风几乎无法吹散那个叫做拉亚斯特的暗裔,或者说是恶魔身上的魔法气息,而我的剑也根本无法在他的身上开出哪怕一小道口子。尽管我不清楚你们的手段,但是如果你们只是用钢刀对付他们的话,那只不过是送死而已。”
他不想在生命的最后一段路程当中给自己的母亲再次带去耻辱,因为如果他努力配合,并且在最后表现得像是一个人类的话,那么他的事迹虽然依旧不怎么光彩,但是也能算得上是不错了。自己的母亲在村子里的日子也会好上不少,毕竟自己也算是为了给那些人复仇而付出了生命,并且表现出了所谓的勇气了。
而且这也是自己唯一能够做到的事情了。
但是他鼓起勇气说出的情报,却在他的惊愕当中,被苦说的一句话给怼了回去。
“你的剑能有多快?”
苦说满脸严肃,尽管亚索没有从对方的语气当中感觉到一丝的质疑,但是这种话本身就是对剑士的一种侮辱,如果是以往的话,那么他绝对会第一时间对其作出挑战,并发誓让对方的血来证明自己的剑有多快。
但是现在……
“我……我不清楚,我好像是能够斩断钢铁的……但是我的剑似乎又做不到这一点,因为我好像记得我砍柴的时候还把柴刀弄断了……”
倍感耻辱的亚索回想着过往,想要用自己以往的战绩让这个作呕的老头闭嘴。但是让他惊愕和迟疑的是,那些用剑的记忆竟然在他的心中已经模糊一片,他发现自己虽然知道自己是一个剑术高手,更是风魔法的奇才,年纪轻轻就轻松领悟了无数人都无法入门的御风剑术,并且很快的就操控纯熟。但是他挥剑和练剑的记忆却仿佛在水面下一样让人看不清楚,自己和谁练剑,又在练剑时发生了什么,他都无法在自己的记忆当中看清了。
“我真的是个高超的剑士吗?”
他忍不住的这样怀疑。
更确切的说,‘这把剑’应该被称呼为是一种剑术流派,而这个剑术流派的名字也算是各种意义的大名鼎鼎了。
因为它叫……
无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