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gaz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愛下-第四百二十五章百密一疏推薦-3oopr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呼延玉迟疑了片刻,回想起撤兵之前完颜叱咤前去自己跨院的偷听之举,终于同意了小妹呼延筠瑶的打算。
百忙之中给丰檀道之上展开突围的石思哲两人传书一封,在呼延筠瑶的统领之下,十多万突厥骑兵骤然调转方向朝着汉州方向奔袭而去。
突厥骑兵的怪异举动引起而来大龙兵马的怀疑,不知道突厥人为何放弃早已经布置好的突围计划,转道奔向了汉州,百思不得其解之下,数封金雕传书落到了柳明志的手中。
接到书信的柳明志稍加思索便明白了自己这位师弟的用意。
祸水东引,用金国的兵力牵制住己方的追兵,好伺机从汉州展开突围。
想通了这些的柳明志,又开始传达了一系列的命令,接到命令的一干将领肝火上升却也无可奈何。
敌人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乖乖的任人宰割。
无奈之下,只能奉命开始大举朝着汉州方向集结了过去。
呼延筠瑶这边被柳大少麾下的兵马追的抱头鼠窜,完颜叱咤,耶鲁哈这边同样着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已经突破了数道大龙兵马组建起来的防线,然而面对冲出一道,又迅速组建起一道防线阻击他们冲杀冲去的大龙兵马,两人可谓是心力憔悴。
大龙兵马的意图很明显,纵然包围不住金国大军,但是想撤离汉州境内同样是免谈。
左右两路大军没有柳明志麾下这么多行动迅速的骑兵,自然无法对金国兵马展开有效的突袭行动。
反观金国兵马同样不像突厥的兵马,全是骑兵,可惜迅速突围出去。
短短几天时间,数次交锋,两国兵马在汉州这块不大不小的疆土之上陷入了一场谁也奈何不了谁的胶着状况。
完颜叱咤两人统领兵马绞尽脑汁的想要冲杀出去,云阳,南宫晔两人则是想方设法的揽住敌军的撤退脚步,等候所有兵马齐聚汉州府内。
日头西下,汉州城五十里外的平水县,金国兵马暂时驻扎的地方。
周围的地上躺了一地身心俱疲的金国兵马,完颜叱咤两人同样露天而坐,连一个简易的帐篷都没有搭建。
完颜叱咤神色沉重的收起映着月光翻看的地图。
“耶鲁兄,怎么办?汉州现在聚集的大龙兵马并不算太多,可是他们的骑兵只要围堵住咱们的步卒,咱们就冲杀不出去。”
“强行突围的话,只有骑兵的弟兄能冲杀出去,步卒的弟兄们全部要被他们的骑兵给牵制住,无法冲杀出去。”
耶鲁哈默默的摇摇头:“老夫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步卒弟兄十八万之多,总不能为了突围就不顾他们安危,将他们留下来拖延大龙兵马的速度吧!”
“那样的话,就算冲出去又能怎么办?”
“四十八万兵马,只能回去了十多万的骑兵,咱们如何跟陛下交代?如何跟满朝文武交代?又如何跟我大金的臣民一个交代?”
完颜叱咤环视了一圈那些躺在地上因为筋疲力尽陷入酣睡的步卒弟兄们默默的叹息了一声。
是啊,无论骑兵还是步卒都是跟随自己多年的生死兄弟,总不能为了突围出去,就留下十八万的步卒兄弟来抵挡大龙敌军的追击吧。
十八万人可不是十八人,一百八十人那么简单!
这十八万人已经是金国为数不多的步卒精锐了,若是此次无法安然回国,纵然自己率领骑兵冲杀回去,金国的实力也将一落千丈。
“报,启禀两位大帅!”
“斥候弟兄传书回来,檀州通往汉州的官道之上,约有二十多万突厥铁骑正在快马加鞭朝着汉州赶来。”
“领兵之人身份暂且不明,但是突厥狼旗基本可以确定这二十万骑兵的身份!”
完颜叱咤愕然的望着急匆匆跑来的斥候,目光茫然的与耶鲁哈对视了一眼。
“耶鲁兄,这是什么情况,突厥主力兵马不是全部集结檀州境内了吗?怎么还会有二十多万兵马再朝着咱们突围的汉州集结?”
耶鲁哈思索片刻猜测道:“会不会是某些因为一些变故无法赶往檀州集结的突厥兵马?在不得已时的情况下朝着汉州这边来了?”
“不可能啊,能统领而十万兵马的除了呼延筠瑶这个丫头,要么就是呼延玉这个呼延筠瑶极为信任的二哥,再者就是一直攥着兵权不舍得上交的颜玉丫头了。”
“突厥之中,除了他们三个人,找不出第四个有资格统领这么多兵力的人了。”
“突厥主力在檀州想方设法的突围,根据情报,颜玉侄女这丫头好像领着自己麾下的七个部落的兵马在禹州出现过。”
“禹州与汉州隔了数个州府,根本不可能突破敌军的重重包围集结到汉州来啊。”
“就算有幸躲过大龙的围剿,颜玉麾下总共就二十万突厥铁骑,大战了这么久,她现在手中的兵力满打满算不过十六七万之众。”
“二十万突厥铁骑除了呼延筠瑶能………..”
完颜叱咤说着说着眉头一凝,倒吸了一口冷气,下意识的看向了对面的耶鲁哈。
耶鲁哈目光也变得有些慌乱了起来,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下意识的朝着西南方向的官道凝望过去。
“难道是……….难道是打算……..”
听到耶鲁哈这样说,完颜叱咤也坐实了心中所想,眉头紧皱的呢喃道:“好狠辣的小丫头,这是要将我金国置于死地啊!”
“报,启禀两位大帅,斥候弟兄汇报,官道之上不止突厥铁骑,还有数不清的大龙追兵,具体有多少兵力,情势危急,斥候弟兄已经来不及探查了!”
亲卫再次传来斥候的传书内容,完颜叱咤两人对视一眼,心中依然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这支突厥兵马正是呼延筠瑶集结在檀州的兵马。
至于他们为何会朝着汉州奔袭而来,其目的已经不言而喻。
两人都是久经沙场的老人,不用深思就可以猜出呼延筠瑶的用意。
“王爷,怎么办?咱们有一半的弟兄都是步卒,一旦被呼延筠瑶这丫头将檀州的兵力引过来,咱们将一点突围的希望都没有了,不但步卒,就连骑兵都要覆没在汉州境内。”
“让本王好好的想想,让本王好好的想想。”
完颜叱咤取下腰间的旱烟袋,手臂哆嗦的递到了口中,现在说咒骂的话已经没用了,静下心来思索退路才是最重要的。
装上烟叶,完颜叱咤哆嗦着从怀里摸索火折子,多少年了他都没有今天这么失态过。
完颜叱咤取出火折子,一张宣纸也被其从怀里带了出来。
耶鲁哈急忙捡起宣纸递到了点起火折子的完颜叱咤面前。
“王爷,你怀里的书信!”
正准备点燃旱烟的完颜叱咤动作怔住了,愣愣的望着耶鲁哈递来折痕斑斑的宣纸。
不对,应该说是看着宣纸之上的那张残存在脑海中的地图怔住了。
啪嗒一声,火折子滑落在地上。
完颜叱咤一把夺过宣纸,手臂哆嗦的观看起来。
良久之后,完颜叱咤似哭似笑的望着手中的宣纸。
“哈哈哈…….”
“天不亡我大金,生路就在本王的身上,本王糊涂啊,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耶鲁哈茫然的看着有些疯癫的完颜叱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