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m54n好看的都市言情 司禮監 傲骨鐵心-第二百七十五章 捨命搏富貴閲讀-phn6m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书友160726135936980不落人后,为亲军平奴积极捐钱捐粮,公公许战后上奏天子请授两殿舍人一职。
………
阿布达里岗都乱了,陆续赶到的明军投入战场之后,便在黑夜之中向着牛毛岭杀奔而来,一些部队甚至趁着金军的混乱突到了牛毛岭下。
部分明军,如范浑等率领的建州还乡团甚至在遭遇八旗兵时,主动用女真语大声喊话,说他们是八旗兵,等到对面不防猛的冲杀,由此造成八旗各部之间的混乱进一步加大。
牛毛岭、断河谷、家哈岭一线的地域,明金双方数万人彼此交缠,打到后来,就是明军自己也弄不清他们在哪,打到了哪里,对手又是谁。
因为阿布达里岗地形的复杂性,金军兵力虽众,但难以在某地区形成足够的兵力优势,一些地方甚至只能容纳百人规模的战斗。
随着厮杀的持续,明金双方都陷入一个困局,那就是他们的指挥官都同下面的部队失散了。
明军的联队长、大队长不知道下面的中队、小队杀去哪,八旗的旗主、甲喇也不知道下面的牛录跑去哪。
将领们只知道到处都是人,是自己人还是敌人,谁他娘的都弄不明白。
但是,因为明军事前得到了最高统帅“哪里有辫子兵就往哪里打,哪里有喊杀声就往哪里冲”的指示,加之是明军引发了这场大混乱,所以尽管到了后面明军也同样的混乱,可却始终掌握着战役的主动权。
尤为重要的是,处在战场最中央的牛毛岭刘綎部也果断抓住战机,在金军的后方不断冲杀,使得金军前后受敌。
如此局面,就使得奴尔哈赤的军令并不能完全传达到各旗,但各旗却无一例外的执行了他的军令。
因为,除了乱打之外,各旗也不知道怎么打了。
莽古尔泰最是倒霉,他的正黄旗好不容易从牛毛岭抽出来紧急赶到断河谷,可没等正黄旗展开,对面从河谷溃退下来的正红旗兵就把正黄旗的阵脚冲乱了,气的莽古尔泰在马上咒骂连连,却不得不带人后撤。
正黄旗这一跑,就使得通往牛毛岭的金军防线破出一条口子,明皇军步兵第五联队的部分官兵就顺着这条口子钻进了金军肚子中,趁乱一路摸到了牛毛岭,和归属刘綎指挥的皮岛东村太郎部会合。
“奴尔哈赤在哪!”
丁孝恭让人爬上树四处远探,希望能找到奴酋所在,可那士兵视力再好,也没法在黑夜中捕捉到奴尔哈赤所在。
东村知道丁联队长是想擒贼擒王,但眼下局面十分混乱,如此做法成功性不大,便劝丁联队长率皇军前去增援正在猛攻金镶红旗和镶白旗的刘綎。
丁孝恭一想也对,遂带人在东村部的指引下赶往刘綎部。但此时,丁孝恭身边的官兵只有四五百人,加上东村手下的士兵也不过一千多人。
走了不到三里地,丁孝恭他们就发现了刘綎部,随后这一千多官兵就加入了战斗。
正在猛攻金军的刘綎部得了丁孝恭、东村部的增援,士气大振,刘招孙亲带两百多披双甲家丁冒着金军箭雨奋力冲营,又有明皇军敢死之士抱药包潜近爆破。
隆隆爆炸声中,镶白旗大营被明军炸开,明军如潮水般涌入。镶红旗主阿巴泰与其弟赖慕布等人拼死反抗,双方展开激烈的肉搏。
……
达启一口气冲了出来,成功摆脱了后面的明军追兵,可是他随后就发现自己的四弟韩代和十六弟遏必隆下落不明。
见四面八方都在喊杀,黑乎乎的达启也不知道到哪去找两个弟弟,便先带人去正红旗所在的牛毛岭右侧山脚。
和正黄旗一同奉命往东南方向拦截的镶黄旗表现得要比正黄旗好,旗主汤古代发现对面有一支明军正在冲过来时,立即命人放箭,将那支明军的攻势打了下去。
随后,汤古代生出大胆想法,竟带着两千多镶黄旗骑兵向明军发起反冲锋。
当面明军是刚刚从河滩西进的尚可进指挥的浙军和金州兵,他们从白天杀到此时已是精疲力竭,实难抵挡镶黄旗。
冲垮尚可进部后,汤古代却是生了扬名之念,也不理会溃散在林中的明军,督所部继续向东南方向杀去,却是要一举突破明军打到对手的后方,给他们来个反包围。
这样等天亮之后明军发现后路被断,一定会陷入恐慌。
汗王帐同正红旗驻军所在道路尚未被明军切断,接到阿玛军令的正红旗主、二贝勒代善立时意识到阿玛用意所在,急令所部正红旗兵、刘兴祚的汉军并同抚西额驸李永芳汉军攻上牛毛岭,发现明将刘綎弃营而出全力攻打七弟阿巴泰的镶白旗后,代善立时命令李永芳同自己一同挥师去攻刘綎后路,又叫刘兴祚带汉军两千余前去支援被刘綎部冲散的镶白旗。
刘兴祚忙带着所部出发,下到半山腰时,撞见了一路找过来的达启。
“刘爱塔,二贝勒呢?”
达启见是刘兴祚,连忙下马过来。
刘兴祚道:“二贝勒带兵去打刘綎了。”
达启听了一惊:“刘綎下山了?”
“大人是从哪边过来的?”
刘兴祚知达启是八旗难得悍将,威名只比四大臣之一的扈尔汉差一些,可看达启现在的样子却是狼狈至极,身边就跟了十几个戈什哈。
“别说了,全是多积礼那王八蛋害的,你们现在听我指挥,”
达启随口一句话就是要接管刘兴祚的指挥权,并要刘兴祚拿水给他喝。
刘兴祚没有吭声,让亲兵给达启拿去水皮囊,达启也是渴极,拿起就“咕嘟”一口,可那水还没进肚子,突然背上传来钻心巨痛,惊恐之下扔掉水囊就要拔刀。
可已经来不及了,刘兴祚的亲兵一拥而上,乱刀就将他砍得不成人样。达启的戈什哈们也几乎是在同时被刘兴祚的亲兵们包围砍杀,惨叫声过后没一个活的。
阿思通将刀从达启背上拔出,拿脚拨了拨达启的脑袋,确认其死得不能再死,方才将刀放回刀鞘。
“大哥,出什么事了!”
远处听见惨叫声的刘兴祚三弟刘兴义带人匆匆赶到,见到地上的达启尸体后,刘兴义吃了一惊。
刘兴祚朝三弟看了眼,闷声道:“我们去找汗王。”
“找汗王?”
刘兴义张大嘴边。
阿思通一脸怪笑道:“三哥,你难道忘了擒杀奴尔哈赤,明朝功赏都指挥使,黄金万两的事?”
“啊?”
刘兴义反应过来,四下看了眼,低声道:“大哥决定了?”
刘兴祚点了点头,道:“八旗都乱了,这个时候不动手还等什么时候?”
“好,我听大哥的!”
刘兴义按不住的激动和兴奋,心跳得厉害。
刘部其他军官也听到了这边动静赶了过来,发现达启被杀后,一些军官意识到刘兴祚想做什么了。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弟兄们跟我刘兴祚都不下十年了,这场富贵我不敢说一定能为弟兄们挣来,但弟兄们不要忘了,咱们可是汉人。当然,我刘兴祚也不强求大伙,愿意跟我搏富贵的就舍命赌一把,不愿意的我刘兴祚绝不勉强!”
刘兴祚很是平静的对众军官说道。
“刘大哥说的没错,咱们是汉人!”几个刘兴祚的亲信站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