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fz5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明越坡 愛下-第六百九十七章 翻手爲雲、覆手爲雨分享-1ea5c

明越坡
小說推薦明越坡
本来军医这话也就是随便猜测,顺便把这个锅甩出去,推卸掉自己医术不精、救治不力的责任。谁知就这么一句话,马上就是三条人命没了。李文忠听了这话,立即让柳林山将刚才给常遇春打水的亲卫找过来。
很快,两名亲卫就跪在了李文忠面前。虽然他们什么都没有做,但他们打来的水中有可能被投毒,那他们就脱不了干系。
李文忠看着二人,冷冷地说道:“是不是你们下的毒?老实交待,我给你们一个痛快!要是抵赖,我李某人一定让你们尝尝痛不欲生的味道。”
两名亲卫立即是在地上不停地磕着头,声称他们绝没有下过毒。
但是,李文忠岂会轻饶了这两名亲卫,立即命人用刑。
这时,柳林山看不下去了。他阻止李文忠道:“李将军,这两名亲卫不会撒谎的,他们两个也是跟随常将军多年了,断然不会做出这种不义之事。”
谁知李文忠却不管这一套,他告诉柳林山,常将军死得蹊跷,此事岂能就这么算了?一定要将背后的真凶给揪出来。
而此时,两名亲卫已经被大刑侍候得快要撑不住了。这可是自己的兄弟呀!柳林山愤怒了!他朝李文忠吼道:“我是亲卫队队长,亲卫队有任何问题,我是第一责任人。快给我停止用刑!”
谁知柳林这话说完之后,李文忠不仅没有让人停止用刑,反而是对着柳林山冷笑道:“你是亲卫队长?对,没错!你这个第一责任人怎么能脱得了干系?这二人该不会是受你指使吧?要不然,你怎么这么护着他?”
受此大辱,柳林山哪里咽得下这口气,他大声说道:“我跟着常将军已一年了,作为他的亲卫队长,我没有保护好他,我还有什么资格活在这世上?只是希望李将军不要伤及无辜,不要为难这两名亲卫。常将军死了,我自当以死谢罪!”
话刚说完,柳林山便拔出腰间佩刀自刎了。这一下来得太突然,以至于一旁的崔道远等人想阻止都来不及。
柳林山倒在了血泊之中,也没有挽回那两名受刑亲卫的性命。很快,这二人也熬不住了,脑袋一歪,追随柳林山的步伐去了。
瞬间三条人命没有了,以崔道远为首的特战队看不下去了,纷纷表示不要再自己怀疑自己人了。
听了崔道远等人这话,李文忠点了点头,不过他很快又将矛头指向了这军医,埋怨这军医胡乱猜测,他也是因为常将军突然暴亡,一时着急上火了。
那军医没想到李文忠反手又将矛头指向了自己,为了防止众人责难自己,那军医立即说道:“要说常将军这死状真是蹊跷,在下有一个大胆的猜测,不知当讲不当讲?”
李文忠一听这话,“哦”了一声,说道:“你倒是说说看,有什么猜测。”
那军医咽了咽唾沫说道:“我也是年少学医时曾听老一辈讲过,常将军这症状似乎像是中了蛊毒。”
嘿嘿!还别说,这军医还真有两把刷子,竟然瞧出了常遇春是中蛊毒而死。
可谁知这军医露了这一手,反而是将自己的小命给搭进去了。
李文忠听这军医口中说出“蛊毒”二字,立即是动了杀机。他可不想让这蛊毒一说流传出去,那样对自己可是不利的。
于是,李文忠突然暴喝一声:“大胆!我看就是你在这里蛊惑军心,一会儿说是有人有水中投毒,一会儿又说常将军是中了蛊毒。施用蛊毒可是历朝历代十恶不赦的大罪,谁敢施用?咱们这些人谁又会施用?来人,给我把这蛊惑人心的军医给拖下去斩了!”
那军医没想到李文忠突然翻脸,立即求饶。可李文忠哪会给他这个机会。
按说崔道远等人是应该替这军医求情的,不过他们也恼火这军医刚才胡乱猜忌,导致柳林山和两名亲卫先后身死。就这样,这军医也被李文忠给斩了。
李文忠告诉众人,常将军就是得了卸甲风。常将军暴亡,纯属就是一场意外。今后众人不得再跟这军医一样,胡乱猜忌。嘿嘿!李文忠这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事真是厉害。
同时,李文忠立即命人快马加鞭给应天的朱元璋报信,而其他人则迅速收殓常遇春的尸体。至于柳林山等人,则就地掩埋了。
回师应天途中,蓝玉、裴德龙等人先后得知了常遇春的死讯也是大为震惊。蓝玉、裴德龙等人也无心带队了,与崔道远等人一道,护卫着常遇春的灵柩回应天。
应天的朱元璋得知常遇春的死讯,也是十分悲痛。在群臣面前,他不禁双眼通红地仰天长叹:霸业未成,先失股肱之臣,苍天,这是为什么呀?
在场的群臣见朱元璋这副模样,也是纷纷跪下,请朱元璋保重龙体。谁又能够知道,常遇春的暴亡,其实早在朱元璋的意料之中?
朱元璋立即派人给回师途中的大军传去命令,大军由李文忠代为指挥,并小心护卫着常遇春的灵柩回应天,他要亲自在应天为常遇春举行葬礼。
朱元璋这一道命令可是下达得相当巧妙,北伐大军常遇春为主帅,李文忠为副帅,主帅常遇春战死之后,由副帅李文忠接替指挥这是合情合理的。
而且当时朱元璋命李文忠带大军班师回应天,即使常遇春的部下不服李文忠,也只能闷在心里,不能表现出来。毕竟这是班师回朝,而不是外出作战,如果这点面子都不给李文忠,那就太不像话啦!
表面上看起来,朱元璋是让李文忠代为指挥常遇春的部队。其实朱元璋的真正目的,自然是要让李文忠将常遇春的部队给兼并了。
这不,就在第一道命令传出三天之后,朱元璋命人又送去一道紧急军令。因为徐达进攻庆阳受阻,并且王保保大军有向太原异动的举动,朱元璋急令李文忠立即率军西进,去帮助徐达攻下庆阳。而护卫常遇春的灵柩回应天的任务,可由李文忠与常遇春的老部下商量妥当之后,派出少部分人护卫灵柩回应天。
少部分人马护卫常遇春的灵柩回应天,大部队随李文忠西进,估计这趟西征之后,李文忠应该牢牢地掌握常遇春部下的控制权了。
朱元璋是这么认为的!
李文忠更是这么认为的!
但现实却打了二人一个响亮的耳光。
当第一道命令传达到军中之后,蓝玉、裴德龙等人自然是没有多言,他们只是默默地护卫着常遇春的灵柩。
当第二道命令传达到军中之后,李文忠自然是要找蓝玉、裴德龙等人商议西征之事。
李文忠先是述说了西边庆阳战事的紧迫性,然后对蓝玉、裴德龙等人许以高官,声称此番西征获胜,他将亲自向皇上上奏蓝玉等人的西征之功。
可让李文忠没有想到的是,蓝玉、裴德龙等人断然拒绝了与李文忠一道西征的要求。
蓝玉告诉李文忠,常遇春是他姐夫,现在姐夫亡故,他理当送姐夫的遗体回应天。如果连姐夫的灵柩他都不去护卫,他蓝玉将来有何颜面面对姐姐?百年之后,他又有何颜面去阴曹地府面对姐夫?
常遇春一死,他的那班老班底自然是唯蓝玉马首是瞻。蓝玉既然说出了这种话,裴德龙等人自然也是言明,常将军已死,他们已无心恋战,一切事情等安葬了常将军之后再说。
至于崔道远等特战队员,本就不在军队编制之内。此番常遇春身亡,陈维林又不在军中,他们只盼着早日回到应天。至于下一步何去何从,自然是要回应天听我的吩咐。
这一下,让李文忠倒是有些骑虎难下了。
李文忠凭借着这五、六万人马,去攻打一般的元军,应该问题不算大。但如果是遇上了硬茬儿王保保,那估计就有些困难。
自从与常遇春会师北平之后,李文忠对常遇春的老班底部队可是有了一番系统性的了解。且不说这帮人的战斗素养有多高,单就是那专克蒙古骑兵的“装甲车”方阵,都是他人无法复制、也无法掌控的。如果西征的路上少了这帮虎狼之师,一旦遇上了王保保,李文忠想想就觉得有些心中没底。
想到了这些,李文忠自然是不愿意放弃。他对蓝玉、裴德龙等人是再三好言相劝,但蓝玉、裴德龙等人根本就不给他面子。
到了这个时候,李文忠决定铤而走险,对蓝玉等人采取强硬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