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osy精品小說 造化大仙 txt-第79章.羅浮展示-9aqif

造化大仙
小說推薦造化大仙
苏越架着他的惊雷剑回了辰漏观,向师傅陈天禀告了此行的目的,陈天摆摆手,给了他一块玉符,可以召唤自己的神念隔空显形。
又对他道:“你的雷法已经颇有成就,也不用我给你什么了,你小心一点就行了。”
接着,苏越又去拜访了红星,他这位师叔目前在鄱阳湖陪着孔雀。
自从剿灭龙虎山后,为了防止龙虎山余孽作乱,干脆让他在洪州城坐镇,但是孔雀却更喜欢鄱阳湖,这里与她早年成长的孔雀湖有点类似,于是他也常年待在那里。
苏越一直飞到了湖中心一处灵岛上,这里被红星找陈天要来了正逆五行阵的阵图,布置成了一处五行皆全,适宜修炼《混元经》的灵地。
他说明了来意,红星嘟嘟囔囔地不满:“好事都不找我,就知道找我没啥好事。”
孔雀却听得不耐烦了,指着他骂道:“你这家伙,逃命的本事一流,还有什么值得别人牵挂的,有本事下次大战,你一把火烧死七八个元神,那人人都会称呼你为火之精灵,红星妖王大人。”
红星面带不虞,不过还是从身上拔了一根尾羽,递给他道:“这可是我的本命翎羽,能施展我虹遁的八成本事,这世上,除了陈天的太玄珠之外,其他的方法应该困不住你。”
苏越得了这样一支翎羽,大喜过望,他本来是想找这位师叔拿点符篆就行了,没想到得了一支本命翎羽,这可是正经的能救命的东西。
然后,他便登上海船,去往了青岛,一同去的还有赵巧稚、铁牛和苏梦蝶,不过他们三人只是接应他,不会参与与李檀方的接触。
而就在苏越启程的同时,黄芪也启程了,他准备去罗浮,拜访罗浮剑派。
自从《修行诏》下来之后,虽然修士们的躁动有点缓解,但是还没有看到行动,黄芪这次就是要行动给天下人看。
这次,他南行带了许多人,一是当然要郑重拜访罗浮剑派,给予他们尊重,争取他们的承认,二来,也是南巡,安定两广人心。
比苏越他们的海船要快,当黄芪和一众大臣靠近罗浮山时,正是岭南的十月,暑气稍退,气候宜人。
黄芪这次的拜访就是做给世人看得,自然要弄得盛大无匹,当他还未靠近罗浮山的时候,已经有无数修士关注到这里了,各种流言满天飞。
当他靠近罗浮山山门时,看热闹的修士已经不知凡己。
黄芪正式拜山时并未带其他人,都留在了山下,而是只身一人以晚辈的身份去拜访罗浮剑派。
当然,他很容易就上了山,罗浮也并未有什么考验之类的,毕竟身份不同,不管是明廷之主还是陈天嫡传弟子的身份,罗浮都不会轻待。
罗浮并不是一个如昆仑一样的组织严密的门派组织,他们其实是一个颇为松散的联盟,由三上峰、十二下峰和无数支流组成。
其中的三上峰是指出现过元神真君,有元神道统传承的山峰,包括清虚观、朱明庵、冲虚观。十二下峰是指出现过金丹真人,有金丹道统传承的山峰。
而支流则是筑基及以下的道统,旁门左道、正道支流乃至一些巫妖法门,只要修行过程中不残害他人,皆可以在此落脚。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当初开辟罗浮山乃至南粤,梳理地气、定鼎山河时,本身就是一群散修合力,后来又加入了许多其他的散修,慢慢形成了如今的格局。
而之所以号为剑派,是因为这罗浮山的修士,人人都有两手剑术,作为防身的本事,他们自身也想推演出一门完整的剑道传承,彻底整合整个罗浮派。
如今,罗浮派的元神真人是清虚观的清徐真君。这位真君的道号就是取自清风徐来之意,一身风系道法出神入化,为人又冲虚谦和,深得罗浮派上下敬服。
他们招待黄芪在罗浮派的议事之地飞云顶,这里是罗山的主峰之一,面朝珠江入海口,珠江的水汽常年向这边吹拂,使得这里一年到头都是云雾缭绕。
又因为这里地势平缓,所以罗浮众修士干脆将这里全部填平,并用巨石修葺,筑成了一个面积广大的广场。
这飞云顶并无路,想上去,要么直接飞上去,要么,就只能攀爬飞云顶,爬上去。
黄芪并未使用符篆直接飞上去,而是使用自己学的一些小法术,慢慢从山底往上攀爬,当他终于爬上山顶稍下方的栈道上时,已经过去了大半天。
他上的山顶,先以晚辈之礼拜见清徐真君,直接道:“真君,晚辈此来是为请教前辈治理南粤之地的方法,还请真君原谅晚辈不请而来。”
“黄师侄谦虚了,治理地方之法,你们明廷做的很好,只要你们在武陵府做好了的事在南粤也能做好,这里哪里会有这么多纷争,要说教给你,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希望你们能善始善终。”
“多谢真君教诲,吾等愿以此为鉴。”
清徐真君满意的点点头,就没在说什么了,黄芪上山来的意思他也知道,不过他不好问的那么赤裸,需要下面的金丹修士们开口。
至于一众筑基期修士,他们只有参加列席的权力,一般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事,他们是不能开口的。
这时,只见一位金丹修士开口了:“黄师弟,你们辰漏观是否与明廷一而二,二而一的关系?”
“这位师兄误会了,在武陵府,或许这是的,但是当明廷出山,准备祛除鞑虏是,这只是老师个人的心愿,他也愿意帮一点忙,但是我们不是一体的。”
“我老师陈天真君的师傅长岩道人,也不过一介散修。到了我师傅这一辈,也不过他老人家与万溪真君、万海真人三位弟子,至于其他的,不过是教外别传。”
“到了近年,我师才收了两位嫡传弟子,我与师弟苏越,老师曾明言,我当继承辰漏观的事业,驱除鞑虏,光复中原。至于我师弟,则传承他的道统,发扬造化之道而已。”
“其余培养的修士,不过是时不得已而行便宜之事,当武陵府正式成立,这些,都是我武陵府、明廷在培养,为了应对蒙兀人的兵锋而已。”
“从明廷成立之日起,辰漏观便不再为明廷培养修士,而除了辰漏观百里范围内,其他地方都属于明廷,而不是辰漏观的道场,我们是两个独立的部分。”
黄芪详细地想众人解释二者的关系。
“那你们说,明廷所藏的诸多经典可以供修士翻阅,是真的吗?有什么条件?”
“当然是真的,这些经典就藏在武陵大学的藏经阁,至于条件,只要修士加入明廷,成为供奉,筑基修士效力三十年,就可以任意翻阅一部可以修行到金丹境界的典籍;金丹修士效力六十年,就可以任意翻阅一部可修行到元神期的经典。”
“只是,在翻阅之前,诸位需要发下心魔血誓,不将这些经典外传即可。”
听到这个条件,所有修士都窃窃私语,尤其是金丹修士们,这可是一观元神经典的最宽松的机会了,至于不能外传,也只是不能外传本经,如果自己能结合经典推演出另外一种功法,完全是不受限的。
这对于修行到元神期的修士来说,推演出一部差不多的功法不算难,或许没有他们所藏的那些经典那么厉害,但也足够他们这些与散修无异的修士传承了。
“哦,那你们所藏的剑道功法有哪些?听说你们继承了玄天上帝的法统,武当的剑道功法可有继承?”
这时,清徐真君问出了一个问题。
“回禀真君,并没有,我师陈真君得到的只是玄天上帝的法统,并不是武当的衣钵,只有《太玄经》本经,其他功法、法术、秘术等一概未得。”
“不过我师早年得到过一卷《柔水剑典》、一卷《冰河剑经》,并得到了星宿剑宗的只言片语,将《冰河剑经》大致补充完毕,目前在印证阶段。”
“另外,上次龙虎山作乱,我师还得到了张天师的伏魔剑意,正在推演《天师伏魔剑典》。另外,万海师叔原本修习《太玄经》中的纯阳之道,企图从中还原出玄天上帝的纯阳伏魔之道,可惜,遭奸人暗算,只达到阳神境界,缺了最重要的一点。”
黄芪对此娓娓道来,对藏经阁所藏的谢谢功法,还是下了一点功夫的。
“陈真君就这样大方的将这些经典都拿出来与人翻阅?”清徐真君笑着追问道。
“我师也不过散修出身,最初修行的不过《五行诀》而已,深知散修修行之难,后来要不是玄天上帝眷顾,可能就直接去三仙山求取《混元经》了。”
“因此,他不愿敝帚自珍,用他的话说,再高妙的功法,藏在库房中,就只是一本书而已,只有有人修习、施行、发扬,才是一门道统。”
“因此,只要不是奸恶之徒,只要等价交换,我们是愿意拿出来的。郭守敬真人,原本是为蒙兀人效力,被我师所擒之后,答应为我等修正历法,我师就已经让他参悟袁天罡真人所著的《紫薇数经》了。”
“那老道想看呢?”
“只要真君答应为明廷镇守十年,且承诺不向外传,现在就可以阅读一卷。”
“陈真君高风亮节,黄国主也是大度之人,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清徐真君看向了下面的金丹真人。
这时,边缘的筑基人群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声音,质问道:“黄道友,你们乱传经书,如今世界灵气日益下降,这个世界能供养的起如此多的修士吗?到最后,不会出现无数修士为了争抢灵物而自相残杀吗?”
看到原本不能出声的筑基修士有人出声,罗浮派之人大为不满,就要出手制止。
不过黄芪摆摆手,对着那位修士一拱手,道:“这位道友,如果我们不这么做,世上的灵气就不会消退了吗?不过早晚而已。”
“不过在此之前,我师已经考虑到此事了,如果道友去武陵府去看看,就知道我们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了。”
“一方面,我们梳理地气,布置法阵,让灵气在大环境中流转,而不是画地为牢,只在各自的小范围越用越少。”
“其次,我师将参悟自诸天星辰大阵的星辰五行阵拿出来,布置成阵,上接天星之力,导入地脉,下则梳理元气,让灵气更繁盛。”
“同时,我们还着力培育各种能改善环境的灵花灵草,让整个武陵府的灵气更兴盛。通过这几个手段,我们才能供养的起那么多修士,而不是如蒙兀人一般,直接以魔道手段催生他们的金帐军。”
“另外,海外之地还有许多未曾开辟的地域,比如那交趾,原本是莽荒之地,又被妖族隔开,如今,我等征服了那地域,发现那里也有很多灵山、灵物。”
“而且,我们还到了天竺、西域、欧罗巴等地,我师更是化西域万里戈壁为灵山福地,如何又不可能呢?”
“灵气消退只是天地万物造化的一环而已,并非不可逆,不能努力的存在,如果有朝一日,我们能将整个神州都纳入星辰五行阵之中,那么灵气消退又有什么值得担忧的呢?”
“你等要在整个天下都布置星辰五行阵?那我等修士的安全、私密之事如何保证?”这人又追问了一句。
“道友放心,只要道友加入我等,《冰河剑经》筑基之前的部分我回金陵就为道友奉上,十年之后,筑基期内容奉上,二十年之后,阴神之前的内容奉上,三十年之后,阳神境界的也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