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85ww扣人心弦的小說 問丹朱 ptt-第三百零三章 偷香推薦-34o00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围绕在膝下的孩童们被带了下去,太子妃手里犹自拿着九连环,随着她的摆动发出叮当的轻响,响声杂乱,让两边侍立的宫女屏气噤声。
一个宫女从外边匆匆进来,看到太子妃的脸色,脚步一顿,先对四周的宫女摆手,宫女们忙低头退出去。
“小姐。”从家中带来的贴身婢女,这才走到太子妃面前,唤着只有她才能唤的称呼,低声劝,“您别生气。”
太子妃专注的扯着九连环:“说!”
婢女低头道:“太子殿下,留下了她,书房那边的人都退出来了。”
留下姚芙能做什么,不用再说大家心里也清楚。
太子妃抓着九连环狠狠的摔在地上,婢女忙跪下抱住她的腿:“小姐,小姐,咱们不生气。”说完又狠狠心补充一句,“不能生气啊。”
姚敏又是心酸又是愤怒,婢女先说不生气,又说不能生气,这两个意思完全不一样了。
作为姚家的小姐,如今的太子妃,她首先要考虑的不是生气还是不生气,而是能不能——
她怎么跟太子生气?
因为太子睡了她的妹妹?
在世人眼里,在皇帝眼里,太子都是不近女色醇厚老实,闹出这件事,对谁有好处?
三皇子风头正盛,五皇子和皇后被圈禁,皇帝对太子冷落,这时候她再去打太子的脸——她的脸又能落下什么好!
夫妻一体,荣辱与共。
姚敏坐下来掩面哭,她活着这么多年,一直顺风顺水,心想事成,哪里遇到这样的难堪,感觉天都塌了。
站在外边的宫女们没有了在室内的紧张,你看我我看你,还有人轻轻一笑。
太子妃真是好日子过久了,不知人间疾苦。
这算什么啊,真以为太子这辈子只能守着她一个吗?本就是为了生养孩子,还真以为是太子对她情根深种啊。
太子能守这么多年已经很让人意外了。
再说了,这个美人妹妹,还不是太子妃自己留在身边,一天到晚的在太子跟前晃,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嘛。
而且,听说当初姚芙嫁给太子的时候,姚家就把这个姚四小姐一起送过来当滕妾,这时候,哭什么啊!
宫女们在外用眼神说笑。
内里姚敏的陪嫁婢女哭着给她讲这个道理,姚敏心里自然也明白,但事到临头,哪个女人会不难过?
“四小姐她——”婢女低声说道。
话没说完被姚敏打断:“别喊四小姐,她算什么四小姐!这个贱婢!”
“是,这个贱婢。”婢女忙依言,轻轻拍抚姚敏的肩背安抚,“当初看到她的美貌,太子没有留她,后来留下她,是用来引诱别人,太子不会对她有真情的。”
姚敏深吸几口气,这个话的确安慰到她,但一想到引诱别人的女人,太子竟然还能拉上床——
她伸手按住心口,又痛又气。
“小姐小姐。”婢女抱住她,摇晃着安抚,“咱不气啊不气,就算太子留下她,她也不过是个玩物,在小姐手里还不是随意的蹂躏?太子不会为了她跟小姐您作对。”
姚敏深吸几口气,是,没错,姚芙的底细别人不知道,她最清楚,连个玩物都算不上!
“好,这个小贱人。”她咬牙道,“我会让她知道什么叫好日子的!”
…..
…..
书架后的小床上,垂下的帐帘被轻轻的掀开,一只曼妙修长赤裸的手臂伸出来在四周摸索,寻找地上散落的衣衫。
抓起一件衣衫,床上的人也坐了起来,遮挡了身前的风光,将赤裸的后背留给床上的人。
太子伸出手在女人赤裸的背上轻轻滑过。
姚芙回头一笑,拥着衣衫贴在他的赤裸的胸膛上:“殿下,奴喂你喝口水吗?”
太子笑道:“怎么喂?”
姚芙咯咯笑,手指在他胸膛上挠啊挠。
太子抓住她的手指:“孤今天不高兴。”
姚芙仰头看他,轻声说:“可惜奴不能为殿下解忧。”
太子笑了笑:“你是很聪明。”听到他是不高兴了所以才拉她上床发泄,没有像其他女人那样说一些悲伤或者献媚盘缠的废话。
“殿下不要忧心。”姚芙又道,“在陛下心里您是最重的。”
太子点点头:“孤知道,今天父皇跟我说的就是这个,他解释为什么要让三皇子来做事。”他看着姚芙的娇艳的脸,“是为了替孤引仇恨,好让孤渔翁得利。”
姚芙恍然欢喜“原来如此。”又不解问“那殿下为什么还不高兴?”
太子枕着手臂,扯了扯嘴角,一丝冷笑:“他事情做完了,父皇还要孤感激他,照看他,一辈子把他当恩人相待,真是可笑。”
姚芙深表赞同:“那的确是很可笑,他既然做完了事,就该去死了啊,留着给谁添堵啊。”
是啊,他将来做了皇帝,先靠父皇,后靠兄弟,他算什么?废物吗?
明明他也做过那么多事,现在却没有人知道了,也不是没人知道,知道上河村案是因为他废物,被齐王算计,然后靠三皇子去解决这一切。
太子冷笑,明明他也做过很多事,比如说收复吴国——如果不是那个陈丹朱!
“你想要什么?”他忽的问。
姚芙正乖巧的给他按压额头,闻言似乎不解:“奴有了殿下,没有什么想要的了啊。”
太子再次笑了,将她的手推开,坐起来:“别对孤用这个,孤又不是李梁,你想要留在孤身边吗?”
姚芙半穿衣衫起身跪下来:“殿下,奴不想留在您身边。”
这个回答有意思,太子看着她哦了声。
“殿下。”姚芙抬起头看他,“奴在外边,更能为殿下做事,在宫里,只会拖累殿下,而且,奴在外边,也可以拥有殿下。”
太子哈哈笑了:“说的没错。”他起身越过姚芙,“起来吧,准备一下去把你的儿子接来,孤要为李梁请功。”
李梁的功就是忠于朝廷,这个功来自她的助力,李梁有功,她自然也就有功了,姚芙大喜,跪下叩头:“多谢殿下。”
脚步声走了出去,旋即外边有很多人涌进来,可以听到衣衫悉悉索索,是太监们再给太子更衣,片刻之后脚步碎碎,一群人都走了出去,书房里恢复了安静。
跪在地上的姚芙这才起身,半裹着衣衫走出来,看到外边摆着一套新衣。
她丢下被撕裂的衣裙,赤身裸体的将这新衣拿起来慢慢的穿,嘴角飞扬笑意。
留在太子身边?跟太子妃相争,那真是太蠢了,怎能比得上出去逍遥自在,就算没有皇家妃嫔的称号,在太子心里,她的地位也不会低。
偷的永远都是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