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uuds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人仙百年笔趣-第554章 大衍門弟子展示-8m56k

人仙百年
小說推薦人仙百年
跟着秦笛回来的朱兰棠和屠宏涧,成了秦府的看门人,平日里住在前院。他们的儿子屠虎才六岁,还是个小娃娃,女儿屠蕊十岁,也是个小姑娘。
两个孩子虽然年纪小,但也清楚的认识到,这里不同于荒原,再也看不见那些欺侮人的妖修了。
秦笛召见朱兰棠和屠宏涧,对他们说道:“你们愿意做秦家的仆人,这是缘分也是一场造化。我不会亏待你们的。需要什么东西,都可以说出来。不管是功法,还是丹药,秦府都不缺。”
朱兰棠道:“多谢先生救命之恩,尤其是救出两个小孩子,让他们离开荒原,重归于人族领地。就冲这一点,我们愿意做牛做马为您效劳。”
秦笛问:“你们是哪儿人?”
朱兰棠道:“我们是西南域外大衍国的人,那里有个大衍门,善于推演大道。”
秦笛“呵呵”笑道:“这么说来,我当初在荒原上,一眼看见你们娘俩,也不是无缘无故的?我算是落入了你们的圈套?”
朱兰棠和屠宏涧赶紧躬身致歉。
“不敢,大人。我那天夜里心血来潮,隐约看见紫气东来,预感到将有转机,所以第二天带着儿子去田间。平日里我不敢带他去,因为可能要被妖修鞭打。”
秦笛微微一笑:“没想到还有这种事。你们不要害怕,我不会那么小心眼。说起大衍门,倒让我想起很多往事。你家这两个娃娃,看着资质不错,你们好好培养,若是机缘到了,通过测试,我收他们作记名弟子。”
两人又惊又喜:“多谢大人。”
秦笛道:“大衍七十二册,你们学会多少了?”
两人对视一眼,惊讶的问道:“不是大衍二十三册吗?怎么会是七十二册呢?我们只学了七册,还没来得及学后面的内容。”
秦笛笑道:“从今以后,每隔三百年,我传你们一册大衍经。”
朱兰棠愈发吃惊:“大人,您也会大衍经?难道说,您是大衍门的前辈?”
秦笛道:“此事一言难尽。我不是大衍门的人,但我掌握这门功法。”
两人还待再问,秦笛却摆摆手,走出了秦府。
他来到怡然阁,看见张乃景在店里闲坐,于是走过去,跟他对坐饮茶。
此时的张乃景已经是步虚真君了,他修炼了一门奇怪的功法,唤作“天宝心经”,不管是什么宝物,每过一遍手,都能收摄少量的仙灵气,靠着这门心法,不知不觉间,每天都有进步。
张乃景望着秦笛,问道:“你传我的这门心法,究竟是从何处得来的?”
秦笛笑问道:“你听说过九大财神吗?四面八方一个中,其中包括王亥、比干、赵公明、范蠡、李诡祖等人,这些财神都是天宝阁的供奉,天宝阁是仙界以交易作为晋升阶梯的宗门,门中弟子修炼的功法便是‘天宝心经’。”
“你怎么会仙界的功法?难道说你去过仙界?”
“哼,我梦里去过,还不行吗?”
“那这天宝心经,能修成大仙吗?”
“放心,我有完善的功法,能让你一路修成金仙。”
“金仙是不是到顶了?再往上还有更高境界吗?”
“金仙可以长生不死。再往上还有仙王、仙帝。
宇宙间有三千个大千世界,每个大千世界都有一位仙帝。因此,单是仙帝就有3000位。
每一个大千世界,都有三千个中千世界,每个中千世界有一个仙王,你算算仙王有多少?
每个中千世界,又有三千小千世界,而每个小千世界,都有至少一位金仙。你再算一算,普天下有多少金仙?”
张乃景闻言瞠目结舌:“我……你不是开玩笑吧?怎么可能有那么多?”
秦笛道:“我没开玩笑。修仙之路,漫无尽头,高人大仙,层出不穷!年轻人,多努力吧。”
“去,我比你年长,哪来的年轻人?”
“呵呵,修真界不看年纪,只看功力。我是合道第六重,你才是步虚第二重,境界差这么多,你不是年轻人谁是呢?”
“照你这么说,父母双亲也成了年轻人?”
秦笛微微一笑:“本来就是嘛,他们才1500岁,比起别人动辄数万岁,数十万岁,不是年轻人是什么?”
张乃景无力反驳,沉默片刻道:“你说的也是啊。我在这里经营怡然阁,每天接触很多人,有合道,有步虚,有元婴,偶尔还有地仙走进来。地仙、合道嘛,我不敢问他们的年纪;步虚修士我倒是问过,很多人都在五六千岁以上。像我这样年龄低于两千岁的步虚十分罕见。”
“那是自然,元婴真君拥有3000年寿命,不到最后关头,不容易突破桎梏。步虚真君能活一万岁,一旦超过七八千岁,便大都回家去养老了,你不容易看到他们。”
“步虚真君只能活1万岁?是不是寿命太短了?我偶尔也看见老年的步虚,都已经八千岁了,还冒死去荒原上寻找机缘,那些人真不容易,看着让人心酸。”
“这没办法,修真就像鲤鱼跳龙门,每一个大境界都有高高的门槛,九成的修士过不去。只有不到一成的人,运气好才能跨过去。”
“可我们秦府的人都跨过去了,而且我也没觉得有多难。”
“咳咳,那是大伙儿运气好……”
秦笛想说:“因为有我在,所以才会发生这种事。我要是不帮忙,你们怎么进阶啊?”
然而这句话没必要说,因为张乃景也心知肚明,只不过嘴上不肯服软,不喜欢夸秦笛而已。
这时候,有位年轻的伙计走进来,对张乃景说道:“阁主,有位客人拿来一块铁疙瘩,他说是宝贝,想要卖给我们,而我们的鉴宝师无法评定。所以请您过去看看。”
张乃景答应一声:“好,我这就来。”
他站起身来,走到前面去。
秦笛也跟着起身过去观瞧。
前厅柜台前有一位老年的地仙,满脸的皱纹,头发胡须都白了,手里捧着一块尺许大的铁疙瘩,透着妖冶的紫光。
张乃景拱手笑道:“前辈,您这件宝贝,能不能让我看看?”
老年地仙用低沉的声音道:“这件宝贝很重,没法搁在柜台上。”
张乃景道:“没事,我这柜台的右边可以承重,是一件法器,不会压坏的。”
于是老年地仙将铁疙瘩放在右边的金属台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