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xofc好看的玄幻小說 唐殘 txt-第1009章 行歌歸咸陽(下讀書-lgyec

唐殘
小說推薦唐殘
而在龙州的古阴平关/涪水关(今四川平武县南坝镇附近)山头上。
当重新看见蜿蜒在江边如同蛇盘一般的道路,这支翻过了无数山头、溪涧而减员近小半的先头队伍中;无论是难掩疲惫的李罕之还是精疲力尽的李存璋,都难免生出了某种亲切和庆幸的心情来。
虽然这里依旧是群山环抱,涪水中流。更有关口险峰壁立,直插云天;关下江流湍急,浊浪翻卷。但是好歹是走出了群山莽莽而有了这么一条可供正常通行的道路。
只是随军的虞候王果儿依旧有些脸色不好看,而又毫不示弱的紧盯着满身血腥味与煞气的李罕之。因为就在不久之前的石门寨战斗之中,他只是一时的疏忽和迟纳而留在后队安置伤员,这位客将就把石门寨打下来并弄的没有一个活人了。
要知道身在军中却肆意滥杀尤其是无端杀俘,素来是太平军中所明令禁止且严惩不贷的事情。虽然事后有多人可以证明乃是守军试图反抗和逃跑的结果;而这未尝也是为这支先头奇兵,变相减轻了负累和羁绊的意味。
但是对方这般罔顾人命的满不在乎态度,却是让他有些警惕和戒惧起来。却是再度想起来了自己出阵前,被专门交付的任务和职责的一部分。
毕竟这位可是有所诸多前科的人物。他早年不但聚众投奔了黄巢,又在大军南下之际弃之而去,投降高骈做了朝廷的刺史;后来又相继辗转投奔在多加势力麾下;如今虽然为太平军出力,却是属于黑历史多多的问题人员和重点监察对象。
当然了,对于来自身边隐隐的针对和态度的改变,历事过多主的李罕之由怎会不晓得呢?只是他自觉已然有些习惯了;毕竟大家都是如此。就算是号称待人最为宽厚优容的诸葛使君,也不可避免的会在他身边派上若干亲族子弟,以为变相的监摄。
因此,相对于这些整天都难免绷着面皮,动不动就告诫和约束着方方面面的虞候官;他显然更喜欢和营团中的那些材官和捉生、探报、选锋之序待在一起。前者总能给他带来日新月异的不同感受,而后者则是更容易在武勇和技艺上取得共鸣。
李罕之正在慢慢回想着,一边喝着预先准备好的茶汤,将甜咸味都十分浓重的坚硬饼干,用刀背敲成小块,再在头盔里一点点的捣碎,一戳接一戳的嚼在嘴里吞咽下去。就见瘸着的腿的李存璋走了过来低声道:
“别将,还好走出来了,不然怕是要撑不了多久了。。许多人腿脚都磨烂了。。”
随机他又从后背取下,并摊开一卷有些磨损严重的油纸地图,粗粗比划道:
“下去的儿郎已经确认过了路堆了,此处向南沿江而下数里外,便就是那龙州治所江油城的所在。。”
“好!”
李罕之不由斩钉截铁的道:
“稍事休整之后,我们就去打江油城。。”
“是否要等等后队跟上来,眼下才走出来八百多人。。”
李存璋却是面露难色道:
“咱们都已经走到了这么一步了,难道就差这最后一把气力么?”
李罕之却是有所决意的敲打着展开的简易地图道:
“。。只有乘其不备的打下江油城来,粮草、财帛、丁壮,还有修养的栖身之地,也就有了。。然后直接下昌明(今四川江油市),无论是剑阁还是剑门关的守军,都成了腹背受敌的瓮中之鳖了。。”
然而,接下来让李存璋有些惊讶的是,在李罕之宣布了这个决定之后;这些太平士卒居然都毫无怨声的应承了,自然而然的分成一大一小两部分;其中较少的部分都是不良于行的伤员,留下来等待后续跟进的骡马队的补充。
而剩下的六百多名士卒闷声不响的整备器械子药、检查干粮携具,很快就有条不紊完成了重新出发的准备。这种服从性和效率让李罕之不免再度有些隐隐的谓然感叹;
如此令行禁止而坚韧不拔、耐得艰苦的队伍,就算是放在昔日的北地也是一等一带好儿郎;大可以充作占据一方基业的亲军和牙兵之选了。然而在这太平军中也不过是北面一路的山西讨击军诸多营团之中,临时抽调出来的先头部队而已。
仅仅用了数个时辰后,这支人马就沿着江便堤岸上的土路,抵达了三面临江却显得有些荒败萧条的江油城下。然而在滔滔的江水奔流和呼啸山风,以及日头偏斜的山峦掩映之下;他们就这么一直逼近到了距离三座城门之一的北门百步外,才有人在城头上惊觉起来,大声的叫喊着询问着。
然后在敲响起来的短促鼓点声中,他们这六百人迅速展开而分作数个攻击纵列,就这么不管不顾的埋头向着城门冲刺而来;又在敞开的城门被手忙脚乱的闭合起来之前,冲到了只剩下侧身通过的门隙前。
下一刻,冲在最前头的一名掷弹手却是突然一个趔趄,却是被地面胡乱丢弃的障碍物一头绊倒在了地上;手中的投弹也脱手滚出。眼见得隆隆作响的城门即将彻底闭合之际,紧随而至的李存璋却是飞一般的捡起爆弹,一角踩蹬在门边拔线扬手投了进去。
下一刻只听碰的一声,随着门隙内迸出的灰烟和惨叫声,城门的闭合之势戛然而止了。然后有多名相继赶来的士卒上前和李存璋一起顶住城门,顿时将向外闭合的城门又给缓缓反推开了去。
这时候城头上才船里激烈嘶吼和叫骂声,还有连忙射箭和落石的动静,却依旧暂时威胁不到他们这些冲进门洞的先头。之间拿了爬滚起来的掷弹手,不顾被蹭刮血粼粼的双臂,而解下腰上皮套中的剩下几枚掷弹,几乎是接二连三的丢进了门道之中。
下一刻,那些从门道内里烟尘弥漫中涌出的守军身影,就在相继爆响的火花和烟团当中,凄厉惨叫着七倒八歪的滚地成一片。门道内再度为之清理一空。这时候李存璋也拔出随身的横刀和双发短铳,毫不犹豫的沿着俨然大开,又被石块向内顶死的城门扑杀进去。
而这一切也只是电光火石的数刻之间发生的战斗。而当李存璋为首的先头小队冲出门道,反身向着通往门楼的阶梯,继续强攻和扑杀上去的时候,更多的太平军士也沿着他们开辟的门洞,呼啸和咆哮着涌入了这座州城之中。
城墙上那些本地自行招募的团练和乡兵们,也一下子就突然士气崩溃了。而纷纷发出“妖魔来了”之类的凄厉怪叫和惨呼声,就此掉头背身就逃而想要不顾一切的想要远离这些烟火中杀出来的“魔怪”之师。
于是等到天色放暗下来之后,江油古城的三座城门上已然有两座城门,还有州衙的所在地,都插上了飘荡不已的太平青旗。而唯一一座尚未来得及接管的南城门处,则是相互推搡和践踏的跑出去了好些官吏士民。
其中一些人又逃上了南门江岸边的江船上,就此没命的向着南方尚未沦陷的地方放流而下去;同时也将太平军兵临江油的消息给带到了剑州所在的大后方去。
于是,正在剑门关督战前沿的李守贞,接到后方普安城(今四川剑阁县)传来的江油敌情时已然是两天之后的事情了。而他在这里的坚守三天四夜,同样是不怎么好过的。
因为他虽然成功的将贼军的攻势屡屡挫败和堵截下来,但是也显然低估了那些贼军的想象力和创造性。既然在关前的马蹄峡被无法输送和展开较大件火器的直射威力,他们就干脆别出蹊径从其他地方打主意。
结果,被官军和贼军分别占据一部分的马蹄峡崖顶和岭头小径,就成为了双方激烈争夺厮杀的新焦点了。那些贼军硬是不计损伤的凭借着手牌掩护推进的火铳和投弹,一点点将崖顶和岭头节节据守的若干官军给拔除(打死、炸翻)和逼退下去。
然后,等到他们取得了正对着剑门关方向的崖顶位置之后,却又不计代价的将好几门小炮给凭空调运了上去;于是从前日开始,关内居高临下放箭、投石压制对攻的守军,就要忍受来自对面崖顶的持续轰击了。
于是,在惊闻龙州州城江油已然沦陷,而自己作为立身根基的剑州普安和武连、黄安等地,也可能受到敌军威胁的消息之后,李守贞毫不犹豫的下了一个决定;分兵前往后方防守和堵截贼势,因为他无法承受自己立身的基业沦丧,而腹背受敌的结果。
事实上,他根本是难以置信或者说根本不相信,这些贼军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飞越了已经被淤塞和掘断通路的阴平险道,而突然从后方冒出来的。而更愿意相信这时候南面地方发生的骚变和民乱,被以讹传讹的结果。
因此他也做好了两手准备,如果贼情是假就顺势剿灭之,如果贼情是真的,那在翻越了群山之后,在短时之内也未必还有多少余力继续作战,正是全力反攻之际。
当然了,如果遇上西面而来的贼军,与攻陷并盘踞在鹿头关的东路贼军,形成了合流和呼应之势的最坏结果;那他也只能带兵继续退往绵州境内的昌明城了。但是无论如何这剑门关已经成为了不能久守的弃子之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