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69pf超棒的玄幻小說 《天決戰場》-第五百八十九章 那凝望深淵的孩童閲讀-9r1my

天決戰場
小說推薦天決戰場
姜陵刚刚恢复的那么一点灵力,随着白无夜使出冰封魂棺这种玄奥法术便立马消耗得一干二净了,白无夜刚亮相这么片刻的功夫,便消散了灵躯,残魂回到了灵玉之中。
姜陵在玉霄仙露的治愈下气息通畅了许多,勉强站起身来,看着天珏抱着封崎化作一道残影冲向了冥渊。
姜陵此时的身体状况还不允许他跟过去,他注意到了昏倒在地的奥黛妮,便急忙去将她搀扶了起来,奥黛妮此时气机微弱,但好在还有一口气在,姜陵搜罗了一下自己身上,却没有太好的丹药,干脆起身把苏唯和陆泽兰的乾坤袋都捡了过来,在陆泽兰的乾坤袋中找到了一颗不错的疗伤丹药,姜陵急忙送进了奥黛妮口中。
姜陵也没心思仔细去查看两人乾坤袋里都有什么,他望向冥渊的方向,却迟迟不见天珏归来。
“不是吧?”姜陵凝眸道:“一起下去了?”
这边诺奇贝亚靠了过来查看奥黛妮的情况,姜陵开口对其说道:“小诺,我刚给她喂了丹药,你在这看着她,我去那边看看。”
姜陵也不管这巨龙听没听懂,迈步向冥渊方向走去。
玉霄仙露不愧是世间最顶级的宝药,不过是一刻钟的功夫姜陵便从垂死的边缘恢复了行动能力,但要说作战,那倒是不用想,恐怕现在来一个天变下境的家伙就能一脚把他踢死。
其实理性上讲,姜陵此时转身就走才是最稳妥的办法,毕竟他已经尽了力,战到不能再战,而且也得到了苏唯和陆泽兰的乾坤袋,也算是所获颇丰。现在继续往冥渊走,若是那封崎尚有一战之力,一巴掌把他拍死,那可是一切成空。
但是姜陵就算想到了这一点,可他还是想看看结果究竟如何,杀死自己师父的最终凶手到底有没有葬进冥渊,那位谦逊和善的神子又是否还活着。
姜陵身体情况还是很差,连跑动都费劲,不过随着药力发挥作用,伤口慢慢恢复,他走着走着便跑了起来,一直赶到了悬崖边上。
在悬崖边上,正坐着一个身影,这人赤裸着上身背对着自己,面朝着冥渊的方向。
姜陵看到这背影不由得松了口气,但是莫名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他小心走向前去,绕了小半圈,看到神子正望着冥渊发呆。
天珏平淡道:“谶语还是成功应验了,封崎坠入了冥渊之中,看来我的猜测和选择是对的。”
姜陵靠近了两步,开口道:“我还以为你也进去了呢。”
“如果有这个必要,我倒是不介意和他一起进去。”天珏淡笑一声,而后道:“不过虽然我没进去,但这一战的消耗也足够我消受的了。”
姜陵走到近前,才发现那莫名的异常感是怎么回事了,他发现天珏的容貌和体型又有了很明显的变化,看样子竟是已经变成了十五六岁的少年模样。
姜陵惊奇问道:“这是…你那门功法的缘故?”
“没错,虽然还死不了,但是这一战耗损太多,受伤太重,加速了岁月倒转,恐怕用不了多久的功夫我就要变成一个孩童了。”天珏看向姜陵苦笑了一声。
姜陵坐在了他身边,轻笑道:“那我倒是不用担心你会把我也推进去了。”
“看样子你也没打算趁这个机会把我推进去。”天珏也回应了一声,而后突然问道:“你这一次死了就真的死了?”
“怎么,还是要动手?”姜陵瞪了他一眼,装模作样道:“现在的你就是个弟弟,还是老老实实的吧小朋友。”
天珏无奈摇头,他说道:“我倒是没想到,你愿意冒着生命危险来帮我杀掉封崎。”
“首先,我是为了我师父报仇,顺便帮你个忙。”姜陵倒也没有故意卖人情,很是坦诚的说了这样一句,而后接着道:“其次,你确定,扔到这里面…”姜陵随手扣了一块巴掌大的石子扔下了前方的深渊,等了半晌也没有丝毫动静传来,姜陵面色微变,说道:“扔到这里面就真的死了?”
“没有人从冥渊活着走出来过。”天珏说完这话,又补充了一句:“从来都没有。”
姜陵点了点头道:“好吧,我看你守在这,还以为你怕他跑出来呢。”
“我只是伤的太重不方便行动,而且也有些感慨。”天珏轻吐了一口气,道:“毕竟也是一个活了数百年的前辈,就这样扔下去了。”
“留着他也是为祸世间,再者你不是说了么,这叫天命。”
“也对,从你们破坏了生肖像,把他从东芜岛放出来那一刻,他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咱能不提这一茬么,你怎不说从你把他压在东芜岛那一刻算起呢?”
天珏微微一笑,没有接着言语。
姜陵对着崖下无边的黑暗看了片刻,觉得有些心悸。开口问道:“按理说,神明创造了这个世界,对世间无所不知,你身为神子,就不知道这片深渊里面有什么么?”
天珏说道:“神明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啊?”姜陵倒是对这个答案很是意外。
“这里是这个世界的终点。”天珏面容肃然,接着说道:“涡流是这个世界的起点。”
“这…”姜陵虽然听着天珏的话还像是打哑谜,但是这一次他若有所思,脑子里闪过了什么。
天珏眯着眼睛道:“我以冰舟封闭涡流,你们便无法回到你们的世界,所以可以这样假设,你们是借助这个世界的起点,也就是涡流进行出入。当涡流封闭了,你们自然也就回不去了。”
听到天珏话语里说道了‘你们的世界’,姜陵不由得面色微变,明白天珏所知道的,远比他预想的要多。
天珏倒是面容平静接着说道:“那你说,这个世界的终点,会不会是通往另一个世界?”
“嘶…这种可能性…”姜陵沉吟了片刻,咧嘴道:“好像有些在理啊。”而后姜陵瞪眼道:“那我们岂不是把一个祸害扔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只是一种猜测罢了,而且说不定以封崎的修为,在那边的世界形同蝼蚁呢?”天珏笑了笑,模样像是一个调皮少年般说道:“再说那个世界的事情,可就不归我管了。”
“是啊,今天你算是拯救了这个世界,不然以这位的脾气,说不定得闹个天翻地覆。”姜陵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嗯,算是我们拯救了这个世界。”
天珏没有反驳,而是点头道:“没错,今天若是没有你,我也无法将他葬入冥渊。”
姜陵扬了扬下巴,骄傲道:“今天注定要有我,不是么?”
“说的对。”天珏赞许地看了一眼姜陵。
姜陵摸了摸鼻子,问道:“是不是到时候把谶语最后一句告诉我了?”
天珏站起了身,立足悬崖边,转头看向身后。此时在他背后是冥渊,是这个世界的终点,那他看的就整个世间。
此时的天珏看上去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个头也不高,但他负手而立的样子,依旧是那个立足云端上的至高存在。
只听他朗朗说道:“‘行者弈,斟平乱,复明日月照人间’。”
姜陵喃喃重复了一下这句话,下意识问道:“也没提到什么人物啊。”
天珏没有回答,姜陵自己琢磨了片刻,面容微僵,不确定地说道:“不是吧大佬…”
“我修为倒退,年龄马上变成一个孩童,记忆也会严重缩减,可能会忘却很多事情。这一次伤得严重,可能需要好久好久的时间才能恢复。”天珏双眸带着光彩望向远方,说道:“这一段时间,需要有人来帮我平顶世间纷乱,让这人世间重回安宁。”
“这…我应该没有那么大能耐。”姜陵这一刻只觉压力山大,苦笑着说道:“可能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
“但我们已经验证过了,那个人就是你。”天珏转过身,看向姜陵,眼露平静,嘴角带着微笑道:“这是天命。”
“我…你…”姜陵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
天珏继续道:“哪怕是此时此刻,我脑子里的记忆也在飞速丢失,趁我还没有变成一个懵懂孩童,我来帮你安排一些事情。”
“你这赶鸭子上架…”压力来的太突然,姜陵脑子一片混乱,还是有些不情愿。
“首先,从今天开始,全天下神庭都会无条件协助你。”
“啊…”姜陵突然觉得开朗了一些…
“再者,我会留给你几样神庭的重宝。”
“您太客气了。”姜陵此时已经有了些信心。
“最后,我送你一份天地气运。”
“你说来就来呗,还带什么天地气…啊?”姜陵一愣,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天珏抬手伸出一指,点在了姜陵的额头。
“原本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是这个世界近一段时间的重大变故皆与你有关,你已经沾染了许多属于这个世界的气息。今日随我一同将封崎葬入冥渊,更是再添一份气运,只是你未必感受得到。但此时加上我赠你的这一份,就会变得大不相同。”
随着天珏一指点中姜陵额头,姜陵只觉脑海里泛起波澜,天珏说的话一字不落的进了他的耳朵,但是还有诸多吵杂的声音在他脑袋里面响起,还有许多闪动的画面在他眼前隐约浮现。
姜陵仿佛在这一刻听到了海浪呼啸声,听到了闪电在云中穿梭的声音,听到了不知何地的山谷里面呜咽的风声。
他看到了日落西山,看到了夜幕上繁星亮起,看到了一棵种子落入泥土,又在转眼间破土而出,化作一株嫩芽,经历着风吹雨打,逐渐开枝散叶,绽放花朵。
“这世界有很多非凡的人物身上都有着属于这个世界的气运,但正常只有踏入神圣领域的强者才能感受得到。”
“所谓的世界气运,笼统来说,便是这个人改变世界的能力或者说几率”
“当你的修为足够强、气运足够多,你便可以知晓这世界运转的规则。”
姜陵此时面露几分痛苦,仿佛有成千上百个放着不同内容的电视屏幕对着他,所有的画面和声音像是潮水一般涌进他的脑海。
但在这之中,天珏的声音还是十分清晰的让他听到了。
“现在你已经拥有了这个世界的气运,你的举动将会极大影响到这个世界的运转。”天珏的声音还在传来,比之前变得稚嫩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