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l6r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網遊之王者再戰 線上看-1620 提案閲讀-hdyoc

網遊之王者再戰
小說推薦網遊之王者再戰
“呼,呼,呼,呼——往右跑!”
“除了跑路,你就没有别的什么办法了么!这么跑下去可不是办法!”
“少废话,难道你还真的有能力干的掉那个家伙不成?打不过不就只能跑路啊!”
“除了追杀的对象没有预料到以外,倒是和我们之前所预想的没有什么区别——喝啊!”
伸手将堆放在通道一侧的金属支架拽倒在了地上,正在奔行的两道人类的身影此刻也与那翻倒的混乱杂物相互交织在了一起,以毫厘之差冲出了这片混乱景象的段青随后也气喘吁吁地恢复了一下自己耗尽的体力,再度向着前方看不到尽头的黑暗深处继续奔跑了起来——不可能就此被拦在那个地方,先前被堵在实验区域出口的两个人也终究选择了伺机的逃离,只不过在无尽的狂风与凯尔二世的追杀两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这一刻的奔逃与努力似乎对局势的改变与他们两个的结局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目标已锁定——”
“发射。”
轰!
纷乱的杂物倾倒声下一刻被猛烈的爆炸火光所取代,同时也将凯尔二世突破了那片火光紧随而至的身影显露在了段青与什阿云两个人的身后,看上去没有受到丝毫影响的高大机械身影此时也带着十足的压迫感,向着眼前越来越清晰的两名“逃犯”的身影迅速逼近着:“根据协议第468条第二款的规定,逃跑与反抗的个体,其原本需要承担的罪责将会增加。”
“也就是所谓的‘罪加一等’是吧?”气喘吁吁奔跑在前方的段青声音急促地回答道:“既然如此,我们就更不可能被抓住了啊。”
“停止无意义的反抗,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双臂的火舌在枪炮声不绝于耳的背景声中不停地吞吐着,紧追着前方段青二人的凯尔二世下一刻又转过了一个拐角:“如果你们的威胁指数继续提升——”
“我方将开始使用更强力的镇压手段。”
他向着段青两个人所在的方向抬起了手臂,将两道拖曳着明显光尾的炮弹向着漆黑的通道深处射了出去,勉强撑起的一道魔法护罩随后也赶在这两颗炮弹即将爆炸之前笼罩在了原地,将属于段青那艰难无比的咳嗽声与爆炸掀起的气浪一起送了出来:“咳咳,咳咳咳咳……那我们之前谈判的那些东西还作不作数?”
“按照我们的所作所为来看,我们顶多也就与‘破坏财物’这一项罪名有关吧?”他的声音在不断充斥着烟火与魔法余烬的气氛中声嘶力竭地游荡着:“而且我们破坏实验装置也是为了阻止战斗的延续,按照你和那些同类守卫之间的打斗态势来看,将那座实验室整个炸飞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这是两个可以分开评价的事件,协议里同样写明了这一条。”沉重的步伐不断向前逼近的景象随后也显现在了硝烟的尽头,将凯尔二世不断逼近的身躯勾勒了出来:“即使我们之间的对抗真的会导致实验室的损毁,那也不是来访者应当考虑的问题,你们的插手明显会导致生态的破坏,甚至将能量风暴引到了这里。”
“所以说没有那场所谓的能量风暴,我们也没有这个机会跑出那个地方啊。”撇着嘴发出了这样的声音,通道另一头的什阿云随后也隐隐约约地晃了晃自己的脑袋:“你这个家伙没有跟它们一起龟缩起来,倒是有些出乎我们的预料之外。”
“因为我的身上依旧肩负着守护的职责。”电流外溢的滋响声与电子合成的噼啪声开始变得明显,走到两个人近前的凯尔二世再度举起了自己那两条巨大的机械臂:“如果放任你们两个破坏者离开——”
“核心区域或许就会遭受更大的灾难。”
喷吐的火舌又一次毫不留情地响起在通道之间,回荡的子弹碰撞声随后也被越来越多的流弹所代替,借着黑暗的掩护而闪进了另一条通道的段青两个人随后也迅速地穿过了原本选定的那个拐角,抱着各自的脑袋发出了狼狈的声音:“你这是要把我们抓回去负责的态度吗?你这分明就是要打死我们好不好?”
“威胁判断指数已提高。”属于凯尔二世的熟悉电子声音也随之响起在两个人的耳边:“结合已有的资料综合判断,普通的热武力已无法威胁到你们的生命安全。”
“听听这都是说的什么鬼话!”于是奔跑在前方的段青再度发出了气愤的声音:“难道我们的存在还能比那些个轰炸实验室的魔法守卫更高不成?你不去先处理一下它们,反而先过来处理我们?”
“在风暴没有平息之前,它们不会继续行动。”加速的滑行声音开始在两个人的身后响起,与之相伴的还有属于凯尔二世那恢复了几分模拟人类的语气与声音:“涉嫌毁坏现场核心实验设备的个体里面,只有你们从那里逃走了,所以——”
轰!
高级能量射线所造成的一道炽热的痕迹随后划破了通道深处的黑暗,被烧灼与切割的金属墙壁随后也在嵌入其中的能量喷涌下爆散成了漫天飞舞的碎屑,抱头鼠窜在前方的两道人影随后也在这股掀起的爆炸气浪逼迫中滚落到了通道的更深处,上气不接下气地挣扎出了这道能量射线再度扭转过来的攻击范围:“我……靠,真的要杀人了。”
“先不说这家伙究竟有没有要杀我们的决心,它的体力难道是无限的吗?怎么一次比一次攻击更强啊?”
“之前是哪位先生说要和它单挑来着,你现在出去,我绝对不拦着你。”
“少,少废话!现在出去不是找死吗?我可不想在自己的大仇未报之前,平白无故地将这条命断送在这个傻大个的手上!”
“放心吧,它的体力——或者说是能量应该不是无限的。”
收起了危难之下还在开玩笑的心情,属于段青的低吟声随后也在两个人再度逃进新的通道甩开的转角后方响起:“问题在于以我们两个人当前的状态和能力,想要耗到它自己停止工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要么想办法扭转它追杀我们的现状,要么赶在它干掉我们之前解决问题。”阻止了什阿云想要说话的动作,气喘吁吁的灰袍魔法师随后也解释得更清楚了几分:“或者说实现我们的目的——只要任务达成了,我们两个人的死活其实也不算什么,对吧?”
“当然。”脑袋似乎随着段青的这句话而同样冷却了几分,望着对方的什阿云随后也重重地点了点头:“只要能找到那两个人,问出我想要知道的一切,被那个大个子抓住好像也不算什么。”
“尽管一直被追得措手不及,不过我们应该没有偏离刚才那两个家伙离开的方向。”点头说出了这句话,段青的手指也开始在通道四周指点了起来:“我的魔法感应能够起到的作用已经不多了,剩下的只能靠你先前留下的印象来作为线索……能行么?”
“都到了这种地步,容不得我说不行了呢。”由身边的灰袍魔法师传递出来的眼神中看出了什么,欲言又止的什阿云发出了一声深沉的叹息:“好吧,那就由我来寻找前路。”
“这里就交给你了。”
脚下没有丝毫的犹豫,这位赤膊着上身的流浪汉再度发力越过了两个人共同奔跑的平行线,而被留在原地的段青随后也在下一个拐角的前方停下了自己的动作,贴着漆黑而又冰冷的墙壁站直了自己的身子:“凯尔二世!我们需要再谈一次!”
“……”
沉重的步伐随着砖石被掀起的景象而向着段青所在的位置逐渐逼近,与之相对比的则是凯尔二世那没有任何回应的平静声音,抿了抿嘴唇的段青随后也带着无奈的神色翻了翻自己的眼皮,再度用收紧的气息自顾自地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在听,我们也知道我们错了,所以能不能看在我们双方已经认识了这么久的份上,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你想要什么样的机会?”
爆裂的声音随后将段青身侧的墙角炸成了漫天的碎片,也将这名玩家原本打算躲在这里的身影逼退到了更远的方向:“你们应当受到的责罚已经开始加重,在没有其他的紧急要素出现之前,我必须使用紧急的方式拘束你们。“
“所谓的拘束……咳咳,是指先用暴力方式让我们失去反抗能力吗?”已经逃往了下一个通道的黑暗深处,属于段青的声音也跟着响起在了两道身影之间的空气当中:“我可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待遇,所以——”
“请容我再稍微反抗最后一次吧!”
他举起了自己的左手,手中的古代圆盘在某个立方体的旋转中发出了晦涩的光辉,来自凯尔二世方形的头部上方发出了一道新的能量射线随后也带着炽热的直线切割痕迹,由段青所在的位置上一闪而过。原本闪烁着黑暗光芒的立方体随后也在这道能量射线的直接攻击下骤然变亮了一瞬,仿佛一座被通了电之后陡然发亮的闪耀灯光,被能量射线切割开来的金属底板与墙壁下一刻便在段青的前后两个方向陡然爆发,将他死撑在原地的身影整个掀飞了出去:“咳咳,咳咳咳咳——好吧好吧!我投降了!”
“你果然拥有着未知的力量。”高大的身躯带着沉重的脚步踏在了段青的前方,将属于凯尔二世伸臂指着段青的身影在会怕魔法师的眼前显现:“你所拥有的遗物威力强大,居然连三克码的能量攻击都可以轻易挡下呢。”
“这可不是我谈判的筹码!我只是求得一丝自保而已!”没有时间理会那个亥伯顿立方体不停地在黑暗的空气中转动的景象,跌坐在地上的段青带着满脸的干笑向后缓缓倒退着:“那,那个……我们能不能用赔偿的方式处理这个问题?损坏的那些实验室的设备和零件,我们愿意拿钱来赔给你们!”
“你们所需要的受到的责罚已经从虚拟刑变成了实际刑,区区财产是无法弥补你们犯下的过错的。”依然冒着青烟的枪口从上而下指着段青的脑袋,凯尔二世声音平静地回答道:“而且那些实验室的设备非常贵重,你们恐怕无力支付这笔损失。”
“就算是再贵重的东西,也总要有个估价么不是?”打着哈哈的段青将自己手上捧着的魔法师圆盘示意了一下:“你看我手上的这个遗物,还有我身上的空间袋……这些东西对我来说也是无价之宝,但真的有人愿意花大价钱的话,我也不是没有出手转让的可能啊。”
“只要你真的愿意处理那个实验室的损失,我们愿意用一切你想要的配合来解决问题。”他冲着自己眼前黑洞洞的枪口举起了自己高高的手臂,脸上的冷汗仿佛也在这股近在咫尺的压迫感中不停渗出:“杀了我们或者把我们打成半死可对弥补那个管线上的缺口没有任何帮助,多一个人的帮助也总比少一个人要强得多,不是么?”
“不得不承认,你的这个建议很有说服力。”
就像是被定格的动画,用枪口指着段青的凯尔二世保持着那样的姿势静止了半天,闪烁在方形脑袋上方的电子声音也随着它再度开口的动作,渐渐地平息在了纷飞的硝烟之下:“但我是凯尔二世,我无法做出任何违反协议的行为。”
“你们的协议难道就没有补充条款吗?比如说等价交换或者将功补过之类的?”向着自己身后通道的黑暗深处悄然望了一眼,举手作投降状的段青干笑着继续说道:“我们愿意服从所谓的协议与制裁,但无论是现状、条件还是时间上都还存在着一些空隙,而且那座大型加速装置的能量泄露段时间内也无法平息吧?待在那样的环境下,我们还怎么工作?”
“我的提案是:我们可以利用中间的这段时间,做一些优先级更高的事情。”他侧了侧身,向着凯尔二世所面对的那个方向示意了一下:“别忘了先前与你对峙的那两名神秘的人类,他们的‘入侵’还没有结束呢。”
“那就暂且将你扣下。”再度沉默了短暂的时间,凯尔二世的身影随后也带着扭转的身躯所发出的金属吱响声偏移了几分:“待其他的重要事项解决之后——”
“我们再处理你们这几个人类的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