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81d4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我有一柄打野刀-第836章 妖鬼血食熱推-07mmk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
悄无声息间,一道高大壮硕的身影出现在女子的身后,目光冰冷注视着对面的一众甲士。
他很快收回目光,面无表情道,“鑫鸳师妹说的在理,对于一个俗世凡人来说,此人不论是意志还是反应,确实可以称得上不错的评价。”
鑫鸳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用最温柔的语气慢慢道:“那就让他死慢一点,好好品尝一下生死之间的那种恐惧滋味。”
“放箭……杀了他们!”
赵孜益心中猛地一跳,直接暴喝出声。
弓弦响动,十数支箭矢呼啸着朝对面射去。
如此近的距离,这样大的目标,他属下这几个精挑细选出来的士卒绝对不会失手,只需要一轮齐射,就能将眼前这两个装神弄鬼的家伙给扎成筛子。
但就在下一刻,他的瞳孔骤然收缩到针尖大小,死死盯着那十几支骤然悬停在半空,一动也不带动弹的箭矢,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底倏然升起,直窜头顶。
“公子速走!”
王亲卫一把将赵孜益向后推去,紧接着猛地抽出战刀,在左右甲士配合下,大步向前,不敢有任何保留地朝着那一男一女全力斩出。
这一刻,他通过手中百炼钢刀,将所有精气神以最浓烈的方式爆发出来。
匹练般的刀光扑面而来,九疑和鑫鸳反而闭上了眼睛,脸上尽数都是兴奋到扭曲的恐怖笑容。
噗的一声闷响。
树林深处绽放出瓣瓣颜色猩红的花朵。
十数个呼吸后,守卫战马的两名甲士猛地眯起眼睛,看到了自家公子正在从林中拼命逃出。
而在他的身后,又出现了一高一矮两道身影,正在仪态悠闲地漫步靠近过来。
只是后面追着的那两人虽然看上去就像是在散步一样,但每一步迈出的距离却着实不短,赵孜益纵然没命狂奔,都没能真正拉开与他们的距离,反而还在迅速接近之中。
甲士心中大骇,因着官道之下坑洼太多,不便纵马过去救援,便当即抽了战刀徒步冲上前去,接应自家公子。
纵然知道自己冲上前去可能马上会死,他们也没有任何的犹豫和迟疑,只因为赵家公子就在那里,如果他们以自己的命救下了赵公子的命,那么只要赵公子回到城内,他们的家人便能得到善待,而如果他们丢下赵公子不顾自己逃了回去……
那么不仅他们会丢了性命,就连家人也难以保全。
所以说对于他们这般披着甲衣的家奴而言,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选择题,而是一道没有任何选择的送命必答题。
“杀!”
两名甲士一左一右越过赵孜益,举刀迎向了后面的一对男女。
然后只坚持了不到五个呼吸时间,就从两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散落一地的骨肉碎屑。
但正是靠着他们舍命上前争取到的这一点时间,让赵孜益能够逃到官道之上,纵马便朝着望北城所在的方向拼命打马冲去。
“九疑师兄,他就要跑掉了。”鑫鸳抹去唇角沾着的一点碎肉,面上再次露出温婉似水的笑容。
“没有关系,就让他逃到前面那座城池内又如何,反正这座城里的所有人,很快就将成为师尊她老人家祭炼妖鬼的血食,一个都无法逃掉。”
“师兄说的很有道理,那我们就慢慢跟在他的后面,顺便还能享受一番此处俗世凡人城池的烟火气息,然后再亲手将这些喧嚣热闹打散埋葬,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一人一马在路上狂奔,后面数十丈外还有两人步行跟随。
赵孜益回望一眼,一颗心不由自主迅速向下坠落,就连身体都变得有些僵硬起来。
有好几次他都想调转马头回去找那两人拼命,但一想到刚才在林中那血腥的一幕,却又将他鼓起的勇气瞬间扑灭,甚至是不敢再回头看上一眼。
好在,望北城马上就要到了。
赵孜益看一眼已经近在眼前的城墙轮廓,忽然间眼泪却流了下来,又迅速被寒风冻住,在面颊上凝结成了两道细长的冰柱。
可是,望北城就要到了啊……
再看一眼越来越近的城池,他忽然间心乱如麻。
他恨自己为什么不听劝阻,非要自持实力前往树林之中查探,不但让一众最铁杆的兄弟命丧黄泉,更是有可能会将灾难引入到望北城中,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才是百死莫赎的极大罪孽。
那两个披着人皮的妖魔!
…………………………………………
一个时辰后。
顾判从黏稠的血浆中拔出脚,低头仔细观察着被碎肉骨屑铺满的地面,然后又跟着血滴脚印的指引,缓缓朝着林子外面走去。
在他的身后,单参将面色发白,饶是他也曾不止一次参加过小规模的战阵厮杀,但眼前这种能把人体搞成如此细密程度的血腥场面,还是让他有些喉咙发干,差点儿将昨夜吃的酒肉给吐个干净。
在树林的边缘,顾判看到了两匹失去了主人,独自在地上拱雪找食物的战马,便停下脚步,回头对刚刚跟上来的单参将道,“我记得昨天吃肉时你曾经说过,你们这次从军镇出来是为了向望北城求援,希望他们能提供一批粮草,帮你们度过难关?”
一听到吃肉这两个字,单参将顿时又想到了林内那无比血腥的场景,喉结一阵涌动,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呕吐的欲望压制下去,长长叹了口气道,“回千岁爷的话,卑职此次出来,确实是这个目的。”
说到此处,他心有余悸地回头看了那片树林一眼,“不过看林子里的情况,死的人基本可以确定就是望北城内的府兵精锐,所以说望北城附近可能出现了大危险,若是往更坏处想的话,或许整个城池到底还存不存在都未可知。”
“似乎你刚刚说到,整个望北城是否存在都未可知。”顾判伸手拉住一匹战马的缰绳,拍了拍有些失魂落魄的单参将肩膀,“后面林间的杀戮已经过去了至少一个时辰的时间,希望别被你这乌鸦嘴给说中了才好。”
他说完后便翻身上马,朝着望北城所在的方向疾驰而去,只留下一句话在风中不停回荡。
“你们不要跟来,也别在附近随意晃荡,最好是找个隐蔽之处潜藏起来,等确定安全了再出来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