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kbw7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笔趣-第九百三十五章 風之禮物熱推-ii8lh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小說推薦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和风笛回到樱花林的露天营地后,风宝仍旧撅着屁股睡的正香。
看来这东西对动物没影响,不光没影响,好像还有助眠的效果,甚至连他和风笛像丧尸一样离开风宝都没发觉。
….
火堆升起。
到这里,深夜的梦魇事件基本结束,夏风更是毫不在乎的倒头就睡。
他从来不是个瞻前顾后的人,虽然没有权威性的解释,但他自己已经大概推测出一些东西。
南野村世代都没有经历过这种事,偏偏在他来到之后就出现了这种离奇的现象。
如果那个坠入深海的黑影是深海种,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深海的仆从是冲他来的。
….
维多利亚的黑暗时代看似因政变而起,实则罪魁祸首是海拉对维琳所做决策的干涉。
那一战,四名神使三名暴毙,只有黑雪逃走了,这种事肯定会在【深典】教义中引起轩然大波。
最后的结果,只有两个走向。
一,深典教义元气大伤,从此消声遗迹。
二,战力的损失只是整个深典的冰山一角,而他,成为了报复的对象。
从他的感觉来看,大概率会出现第二种情况,因为最强的神使黑雪没有死。
然而,不管是哪种情况,他都没有顾虑的必要。
如果某个组织想要追杀他,不管他逃到天涯海角,结果都是一样的,就像他追杀弗雷一样。
呆在没人认识他的东国,反而会更好一些。
该来的总会来,只是时间问题,不过现在的他有大把时间,如果给他的时间足够长,或许最后到底是谁报复谁,还不一定呢。
黑白双生是最强的远古之石,从海拉曾经的话中,证明深典教义内部已经有所了解。
所有人都看到了,伦蒂尼姆最后那一战,他挑飞眼球,亲手将自己置于了死地。
虽然事后他还是活了下来,但自那之后,他就变成了彻彻底底的普通人,甚至此刻重伤后的他连普通人都不如。
…..
这次的深海仆从或许和深典教义有关,也或许没关,只是同一本源不同体制的存在。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种东西肯定以为他已经无法使用黑白双生的力量了。
然而遗憾的是,他确实无法从白色力量中获得重置一切伤痛的能力,可狂暴的黑色力量,却仍封印在他的左眼中。
不是无法使用,而是他不想使用,因为如果使用,在没有白色力量的情况下他大概率会死。
可如果有人想要干掉他,那就没办法了。
这就相当于拿着TNT炸药妄想去炸毁核弹,如果引出第31天的黑色力量,像黑雪那种实力的超级强者,恐怕要有百十来个才有点希望。
话说回来,如果深典真的有那么多强者,维多利亚事件也就不会吃瘪了。
通过这起事件,不管是深典教还是深海灾祸,恐怕都会有所忌惮。
而他需要做的,就是该吃吃该喝喝,一边惬意生活,一边钓鱼执法。
….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他看的那么开,因为这起事件,第二天原定的行程被取消了。
由村长亲自主持,南野村的村民们举行了浮夸的供奉仪式,并决定封海1个月,期间停止捕鱼,以感谢海神的祝福。
很显然,这完全是封建迷信,但有时候,迷信会比科学更容易让无知的人得到安慰。
由此可以看出,没文化真的很可怕。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没文化的人都相信海神的祝福,在这起事件中,几乎生活在南野村附近的人都受到了影响,唯独有一个人,直接睡到了大天亮。
这个人就是生活在樱花林深处的樱武十夜郎。
当夏风第二天去探望他时,这老爷子正在菜园里挖土豆,对昨晚发生的事啥都不知道。
“十爷,您昨晚没梦游吗?”
“没有啊,我觉轻,只要睡着了几乎不会动,一动就醒。”
“那你有没有觉得身体有什么不适?”
“不适?恩…..就是腰有点酸,这是老毛病了。”
看着樱武老爷子风轻云淡的样子,夏风大概推测出了一种可能性。
….
要想让人沉浸在美梦中,首先要让当事人相信那是真实的,而不是梦。
可对于看破红尘的樱武十夜郎来说,到底是不是梦,一眼便知,因为他已经放下了心中所有的执着。
不管是堆积如山的金钱,坐拥满怀的美女,还是天下第一的名号,他都会在梦中嗤之以鼻的来上一句,“呵,胡扯”。
夏风自问还没有达到如此境界,在这个不属于他的世界,即便看似洒脱,可内心中仍旧还有执着的东西。
比如,那场梦中的婚礼。
….
几天后。
梦魇事件彻底翻篇,整个南野村恢复了往常的生活。
因为有封海1个月的自我约束,空太只能背起小背篓,到后面的林子里采蘑菇。
村子里。
通过南野大叔的介绍,夏风认识了村子里的木匠。
事不宜迟,简单的商榷了一些建房子需要的东西后,二人立刻出发去了镇上。
这个木匠名叫南野丸山,看起来还算年轻,也就三十岁左右。
据南野丸山他本人所说,他的父亲就是村里的木匠,手艺都是从他爷爷那学的,而他爷爷的手艺,是从他太爷爷那学的。
至于他太爷爷,那可就厉害了。
丸山的太爷爷名叫南野木村,曾经是整个西川有名的木艺大师,就连如今西宫家族历史悠久的府邸,都是他太爷爷参与修建的。
南野丸山的太爷爷很厉害,可到了他爷爷那一辈,全家就回归宗族,隐居回了西川的南海岸。
直到他这一代,都几乎没有再去过内陆。
….
在丸山的带领下,夏风背上背包,带好全部的金币,离开了海岸线,沿着背后的山林前往了所谓的镇子。
据丸山所说,这个镇子不算远,但因为路很难走,从时间上看也不算近。
早上出发,中午能到,下午早点返回的话,到家勉强能赶上一顿夜宵。
丸山说,他们需要的东西其实不多,盖房子的主要木材村子里有存储,所以只需要买一些周边的建材。
可虽然不多,但粗鲁计算下来还是很多,这让夏风不禁考虑到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一边走着,夏风一边向丸山问道。
“丸山,那买完之后,我们怎么把东西运回来?”
丸山撸起袖子,露出健硕的肌肉。
“当然是扛回来了。”
“扛?用肩膀扛?”
“不然呢,难道你还会用头顶吗,呵,那种技巧我可不会。”
“不是,我的意思是不能用交通工具吗,比如马车。”
丸山摇了摇头。
“不行,看看我们现在走的路你就知道了,我们的村子太偏僻,马车根本没法走,车会颠坏掉的。”
夏风显然无法接受“扛”这个方式。
“那就没别的办法了吗,这么远的路,我们俩不是要累死在路上。”
“呵,不会的,大不了多扛几次,或是叫村里人帮忙,我们平时都是这样运东西的。”
夏风仍旧无法接受。
“除了人力这么原始的办法,就没其它的了?”
丸山边走边摸着下巴想了想。
“如果实在想用别的办法,恐怕就只能用牛来拉了。”
“牛?”
“对,牛比马走的慢,但勉强能走这种山路,不过嘛,牛一般都是用来耕地的,镇子里恐怕没人会把牛借给我们拉货。”
….
一提到耕地,夏风马上想起了什么。
“丸山,别人不把牛借给我们,那我们直接买一头不就行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