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waa3人氣連載小說 武神血脈討論-第5156章 付子戚?太辰殿弟子?一樣殺了!分享-kh4o8

武神血脈
小說推薦武神血脈
“住手!付子戚!你这个畜生!”
伴随着阵阵惨叫声,周围几个太辰殿的弟子大多都是神色冷漠,有几个虽然脸上划过一丝不忍,但最终还是转过头默不作声。
身为太辰殿的弟子,他们很清楚有些事情不是他们能够插手。
“付子戚!你痴心妄想!就算把我杀了,你也得不到你想要的!”
在众人之中,只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此刻勉强抬头,同时恶狠狠的怒吼起来,正是当初天元城的天之骄子,被谷家寄予厚望,在十年前拜入太辰殿的谷太清。
只不过此刻他四肢都已经被打断,胸口肋骨也是一根根被打碎,要不是仙魔生命远远超出凡人太多,早就已经一命呜呼。
很显然,付子戚也知道,就这点皮肉苦,根本杀不了人,所以更加肆无忌惮。
他要的就是折磨谷太清,然后逼谷斓曦说出秘密。
“杀了你?不不不,谷师弟你怎么能这么看待为兄?你我乃是同门师兄弟,情比金坚,为兄就算会杀别人,也不会杀了你!”
付子戚脸上划过一丝惊讶,然后苦笑摇头说道,“你难道忘了,太辰殿禁止同门相残?所以为兄是绝对不会杀你的,最多就是找你帮个忙,来一场苦肉计,好让你那位好姐姐,说出某些事情,这么做不过分吧?”
不过分?
谷太清直接张口将鲜血吐在了付子戚脸上,后者躲闪不及,直接被喷了一脸。
顿时!
付子戚勃然大怒!直接一脚将谷太清脑袋踩在了脚下,强大的力量甚至将地面踩塌,宛如形成了一个陨石坑。
惨叫声再一次传出,谷太清的脑袋几乎被这一脚踩碎,但付子戚没想要杀了他,所以这一脚就算含怒出手,一样还是留了几分力。
“谷太清,敬酒不吃吃罚酒,要不是看在你们谷家老祖的面子上,我早已经杀了你!但这一次,就算你们谷家老祖也护不住你们!甚至你信不信,如果此事传回太辰殿,你们谷家老祖会第一个跑来,逼你们说出秘密?”
付子戚沉声冷笑,然后慢条斯理的将脸上的鲜血擦掉。
“如何?是否考虑清楚?”
他根本不屑杀谷太清,直接将他放开,同时几个太辰殿的弟子上前,将谷太清从坑洞拉了出来,给他喂了一颗丹药,至少保证他不死。
另外一边。
谷斓曦死死咬着樱唇,从刚才开始,她就知道付子戚想要的是什么。
“师妹,你我都是太辰殿的弟子,自然以太辰殿的利益为重,此事如果能被我太辰殿率先得知,可是大功一件!到时候不光是师妹你和谷师弟,连带你们谷家一门上下,都是天大的功劳!说不定能让你们谷家老祖得到本门诸位仙王乃至古圣的嘉奖,有望突破九窍仙婴,开府立国直接开创一府之地!”
“到那个时候,你们谷家可是飞黄腾达,不比我重阳府差了!”
付子戚一脸笑容,字字铿锵,丝毫看不出半点虚情假意。
然而谷斓曦却只是冷笑一声,“付子戚,收起你那虚伪的面目,你心中打着什么主意,难道我还不知道?”
“哦?师妹说说看?”
“你根本不是为了太辰殿!而是为了去讨好姬赢!想要用这个秘密,来换取姬赢的赏识!否则,因为这一次你没能找到替代我的人选,必定会让姬赢对你产生失望,所以你才如此迫不及待!”
谷斓曦当年能够在广兰城人人敬畏,可不仅仅因为她身为广兰仙君弟子这么简单,只不过自从跟随了李叶之后,很多时候都为了充当一个贤妻良母温柔的角色,未曾展露出自己真实的一面。
但是现在!
啪!
清脆响亮的巴掌声,直接在山谷之地响起。
谷斓曦花容月貌的脸蛋上,多了鲜红的五指印,而付子戚眼神也是变得阴冷残暴起来。
他恶狠狠的一把揪住了谷斓曦的青丝,然后冰冷的声音从他口中传出,“谷斓曦,既然话到这个份上,你也应该知道我志在必得!如果你想要活下去,就说出如何从神墓中走了出来,否则!”
“谷斓曦!别告诉他!”
另外一边,谷太清怒吼惊呼,但很快就被几个太辰殿弟子打的口吐鲜血,倒地不起。
付子戚根本没看他一眼,而是死死盯着眼前这个女人,然后啧啧出声,“师妹啊师妹,以前倒是为兄小觑了你,没想到你居然藏的这么深,看来你们谷家还有一些秘密是我不知道的,不过没关系!我可以慢慢来,另外我对于那个能够得到师妹处子之身的男人也很感兴趣!”
此言一出,谷斓曦面色一变。
付子戚则是哈哈大笑起来,“看来师妹对那个男人很牵挂?这更让为兄好奇起来,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让师妹如此出色的女子,这般念念不忘?要不是此人,以师妹的姿容天赋,其实完全可以有机会留在姬赢师兄身旁,可惜!可惜啊!”
周围那些太辰殿弟子都是暗自点头,当然他们其实曾经也暗中对谷斓曦这样的美人垂涎三尺,但他们很清楚,他们还不够格。
“姬赢?他就是个怪物!”
谷斓曦冷哼。
“哈哈哈!怪物!说的好!姬赢师兄是怪物又如何,只能等他有朝一日登顶天下,将所有人都踩在脚下,到时候谁还会说他是怪物?”
付子戚冷笑。
“可惜师妹你却没资格站在姬赢师兄的身旁,不然,说不定到时就连为兄见了你,都要点头哈腰可以巴结讨好,师妹你说是不是很可惜?为了一个男人,浪费了这么的机会。”
“他比姬赢好一万倍!”
谷斓曦不屑一笑,却更是让付子戚产生了好奇,“为兄还真的很好奇,此人是谁?既然谷太清的死活都不能让你改变心意说出秘密,那么为兄就只能亲手去将师妹你的这位情郎请来,然后看看师妹你到底会不会改变主意,师妹你觉得呢?”
“你敢!?”
谷斓曦娇躯颤抖,怒叱起来。
只可惜,她这种反应,只会放付子戚神色一喜,他哈哈大笑起来,“看来师妹的确对自己这位情郎情根深种,既然如此,那为兄就去将他请来,想必到时候让他体会一下谷师弟的遭遇,师妹你就会改变主意,愿意和为兄合作了。”
“付子戚!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我倒要看看,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让师妹你如此惦记!”
周围几个太辰殿弟子都是纷纷冷笑。
谷斓曦怒极,可她却被封着修为,哪怕修为还在也不可能是付子戚的对手。
谷太清更是一边吐血一边怒吼,“付子戚,你找他就是自寻死路!你会后悔的!”
“后悔?我付子戚从不后悔!我倒要看看,这个人有什么本事!”
就在这时。
一道声音冷冷响起。
“哦?是吗?”
轰!
几乎在一瞬间!
几个太辰殿弟子直接化作漫天血雾!
没来得及惨叫一声,就被人直接打死!
而且是里里外外,从头到脚!包括元神都直接磨灭!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其他太辰殿弟子如临大敌,又惊又怒!
付子戚更是面色一沉!
“什么人?敢多管闲事?找死!”
他没想到居然有人敢插手他的事情,更别说来人还直接动手杀了他几个师弟,哪怕那几个师弟的死活在他眼中无足轻重,但却狠狠打了他的脸。
“你不是想要找我,看看我有什么本事吗?现在我自己来了。”
轰!
强大无比的气势直接扑面而至!
付子戚闻言整张脸顿时变得冰冷下来,他一双眼眸绽放出可怕的寒芒。
然后就看到了一道人影,由远及近,缓缓走来。
“没想到自己送上门来,也好!免去了我不少麻烦!”
付子戚听到有人自报家门,不惊反喜,嘿嘿冷笑起来。
很快他就看清楚来人长相,一看之下微微一愣,总觉得有些眼熟。然而容不得他多想,周围那几个太辰殿弟子已经直接出手!
“敢杀我太辰殿的弟子,找死!”
“杀了他!”
这几个太辰殿弟子实力都不弱,至少也是巅峰仙君,比起谷太清都要强出一筹!
毕竟三大古仙宗,弟子实力本就比其他仙宗道门强出一筹,而且能够来到仙门大会的,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然而!
李叶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身形不动,整个人周围虚空却无风自起,仿佛划过一缕清风。
紧接着!
唰唰唰!
那几个太辰殿自己几乎在半空中就五马分尸,被无数剑气绞杀撕碎!
整个过程只在眨眼间,付子戚想要出手救人都来不及,何况他根本不在意死几个太辰殿弟子。
“好强的剑势!”
付子戚身为重阳府主的子孙,眼界何等毒辣。
只是一眼,就让他看出来者实力非同小可!虽说气息不强,但给他一种无比危险的感觉。
也就是在这时!
他才想起为何觉得眼熟!
“是你!”
付子戚脸上神情一变!
他终于想起李叶是谁了!
如此剑势!这般霸道!
他眼神刹那间变得难看起来,因为他想起李叶到底是什么身份!
“李叶!竟然是你!”
“是我。”
来者正是李叶,在得知谷斓曦被太辰殿弟子抓走后,他直接赶来,而东华宫的人也的确给力,找到了一丝线索让他得以这么快就找到了这里。
然而此刻,他看到谷斓曦脸上那清晰的五指印。
“谁打的?”
李叶的声音很冷!冷的让周围温度都哗啦啦的直降。
谷斓曦又是感动又是犹豫,而谷太清则是忍不住抱怨起来,“李叶,你见色忘友,没看到我也很惨吗?”
说实话,他的样子的确很惨,虽然死不了,但被人如此折磨换做常人早就恨不得自我了结。
而李叶闻言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反正死不了。”
“你说的这是人话?”
李叶也不去管他,其实不用问他就知道是谁动手打了谷斓曦。
此刻!
场面气氛已经变得一触即发,李叶身上的气势更是节节攀升,仿佛一头沉睡已久的恐怖太古巨兽,即将要苏醒过来。
熟知李叶的人,都能一眼看出!
他怒了!
动了真怒!
没有人可以伤害他身边的人!尤其是他的女人!
哪怕是仙魔甚至太古魔神,他都会让对方付出代价。
付子戚浑身一颤,那种感觉更加强烈!然后他却是冷漠轻蔑的冷笑道,“李叶,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己送上门来!你真以为杀了江承那种白痴,就真的有资格与我动手?”
他不屑冷笑。
然而李叶却根本不需要与他多做口舌之争。
剑起!
付子戚面色狂变!
他在那一刻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完全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竟然可以在修为远远比他弱这么多还能施展出如此恐怖剑势!
“想杀我?你还不够格!”
付子戚怒吼一声!虽说轻蔑之色稍微收敛了几分,然而他还自持自己是封王榜天骄,根本不把李叶放在眼里。
毕竟他在封王榜上可是排名第十二!
哪怕是在太辰殿诸多弟子中,都觉得算得上是佼佼者!
然而!
轰!
仅仅一剑!
付子戚披头散发,口喷鲜血倒飞而出!
仔细一看,他胸口直接被一剑劈开,剑芒直接划过他胸膛瞬间搅碎了他五脏六腑!这还不止,这一剑去势不减,直接飞出上万丈才最终将一大片废墟山脉直接劈开!
这才最终消散。
“不,我怎么可能败!我怎么可能败在一个无名小卒手中!我不信!”
付子戚连连吐血,身上气息更是飞快的流逝,刚刚那一剑何止是将他重创,而是直接斩断了他所有生机!
就连他仙婴想要从身躯中逃离,都已经黯淡无光。
仔细一看!
任凭他拼了命从身上拿出无数仙丹妙药,想要保住自己一条命,但那些丹药吞下肚也瞬间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