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2rl都市小說 好萊塢往事-第三百五十三章 壟斷和反壟斷看書-xvq2s

好萊塢往事
小說推薦好萊塢往事
只有背叛阶级的个人,没有背叛利益的阶级。
在联邦对微软进行操作系统反垄断调查的时候,其实联邦和微软,都觉得憋屈。
因为微软不想被联邦强制拆分,而联邦也不想拆分微软。
为啥?
那还不是因为微软的存在,符合联邦的利益嘛!
身为一个资本主义国家,联邦的确代表的是资产阶级的利益,但他们也不会对掌握大量生产工具的大资产阶级唯命是从,因为除了少数个体外,整个国家里还有广大中小资产阶级者,以及无数平民,在这些人能提供选票的情况下,维护他们的利益,就是维护自身的利益。
所以,统筹各方的利益,玩弄平衡之道,才是一些人屁股坐得稳的关键。
在南北战争之后,联邦进入了资本主义高速发展期,不到一百年的时间里,工业总产值就从世界的百分之六不断暴增,先后超过法、德、英,飙升至世界第一。
但在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垄断也随之而来,第十八任大统领在位时,垄断财团让其他的大中小资产阶级苦不堪言,广大平民更是成为了高溢价的受害者。
最典型的就是洛克菲勒财团,标准石油公司垄断了联邦百分之二十五的原油产量。
如果仅仅只是这些,那也就算了,最重要的是,联邦百分之九十的输油能力和九十五的炼油能力也在他们的掌控范围之内,于是乎,绝对定价权,就成了他们的玩具。
接着,便是《反托拉斯法》出世,石油七姐妹诞生。
这一举动在当时那就是先进的代表,又或者说,即便是现在,那也是自由市场的经典案例,因为标准石油垄断了整个市场,让整个行业死气沉沉,让民众感受不到公平,但在拆分之后,有效的竞争能给经济发展,注入活力。
如此一来,尝到甜头的联邦便加大力度,拿各个垄断财团开刀。
四五年,美洲铝业因为垄断铝业市场,被强行拆分。
八四年,电话电报因为垄断电信行业,被强行肢解。
当联邦拿刀捅死大资本后,那高速飞驰的经济,让他们喜笑颜开!
因为他们的利益就是带领联邦继续发展!
既然捅死垄断能让联邦更好发展,那就说明,反垄断是正确的!
可就在联邦想要继续玩弄这种手段,刺激本国经济更快发展时……
一系列足以改变格局的大事,出现了。
毛熊解体了!全球经济一体化了!
互联网到来了!虚拟经济诞生了!
之前联邦在和毛熊互殴时,世界经济还是实体经济,不管是石油也好,铝业也罢,那些都是看得清摸得着的东西,而且生产这些玩意的技术含量很低,即便把那些垄断巨头拆了,那些新生公司依旧能够给国家赚取大量的外汇。
但当资本流动自由化,《单一欧洲法案》生效,北美自由贸易区诞生,亚太经济合作组织成立,东盟自由贸易区开始建设后,情况,就变了。
因为大资本家也好,小资本家也罢,他们都从广阔的全球市场,瞧见了无限可能!
身为全球霸主,他们拥有着庞大的资金和领先的技术,在这种情况下,叩开那些落后国家的国门,简直不要太简单,重点是,很多落后国家认为的先进技术,还只是他们淘汰掉的落后生产力,如此一来,以落后技术先赚一波外汇,紧接着又向落后国家强调升级换代,让他们更换设备,这样就能让资本赚更多的钱!
不仅如此,死抓技术的他们,还不怕被超越!
抱着这种想法,联邦里的无数资本开始对外投资。
但问题是,刚一出国,他们就又发现,自己竟然能对别人说一句好久不见!
因为竞争对手,还特码的是自己人!
所有在联邦里打生打死的资本家,都想去分一块新蛋糕!
于是乎,问题就来了。
这些资本家在国内竞争,那刺激的可是本国经济,可在国外竞争,那刺激的是谁?
鹰酱迷糊了。
但很快,世界其他国家在联邦的疯狂投资,让鹰酱惊醒!
少了垄断寡头的他们,被打的是溃不成军!
反垄断法案存在的意义是不希望某个市场出现单一垄断的现象,因为这不利于国家和经济的发展,但如果单一市场从单个国家变成全世界呢?
那只有先完成对内垄断的公司,才有能力吸食全世界的血!
所以,很多人说,在毛熊解体之后,鹰酱迷茫了。
同时,这些人认为,鹰酱迷茫的原因是突然成了世界第一,没了目标。
但实际上,这个迷茫并不是指他们没有了敌人,而是他们发现,世界,遍地都是敌人!
如果没有拆分电话电报,那么当毛熊解体之后,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走向正式敲定之时,电话电报就能疯狂的收购全球的电信公司!
只要掌握全球百分之五十的市场,不!百分之四十!甚至百分之三十!
到了那时候,世界上就只会有一个声音!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啊不对,那个时候的他们已经不用再喊这个口号了。
可现在呢?
欧洲电信巨头疯狂合并,自家电信巨头半死不活!
于是乎,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八日,联邦国会通过了本地电话公司和有线电视公司能够相互进入对方经营范围的法案,从表面上看是刺激电信服务的竞争,但法案出台后,维亚康姆那些电信公司便疯狂合并,重新占据世界领先地位,不仅如此,他们还让默多克把公司从加拿大搬到了美国,以继续维系自己在传媒界的统治地位。
紧接着,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三十日,埃克森公司与美孚公司合并完成,二零零一年十月九日,雪佛龙和德士古宣布合并,之后又收购海湾石油。
从表面上来看,石油七姐妹的再度合并,就是正常的商业竞争,但他们合并的根本目的,还不是为了应对经济全球化下,来自它国公司的冲击吗?
如果这些公司连本土市场都无法霸占,宛若一旁散沙毫无战斗之力,那当其他资本入侵时,整个国内市场不就是归他人所有?
而这种事情,又怎么可能是鹰酱希望瞧见的呢?
所以——
“司法部对微软进行操作系统反垄断调查,其实就是个笑话。”
电话那头,史蒂夫-乔布斯正在那儿发表自己的见解,“除非司法部被其他国家的间谍给占据了,不然他们不可能拆掉微软,因为一旦拆掉微软,那就意味着他们给其他国家送去了更多的时间,研发操作系统的时间,追赶我们的时间。”
“以前的反垄断拆分,是因为市场的单一性,在单一市场里,垄断不利于经济的发展,但在全球化这个局面下,只有垄断才能维护自身的市场地位,因为毁掉其他国家一个行业的最好办法,并不是技术上的封锁,而是贸易上的倾销!”
“倾销对应技术的产品!”
“用倾销的方式占领其他国家的市场,榨干他们的市场利润,在无利可图的情况下,他们的公司也就不会进行自主研发,这样一来,便能实现单一市场的变相控制!”
“而这种倾销,只有垄断公司才能做得到,既然微软已经能够向全世界倾销自己的视窗系统,那司法部除非疯了,才会在这个问题上死揪着不放!”
“因为对他们来说,在其他的行业里继续制造能够垄断全球市场的公司才是当下最该做的事情,死盯着微软不放,那就是浪费时间!”
“更何况,微软占纳斯达克股票市场的比重已经超过百分之十一。”
“对微软下手,那就是对经济下手。”
正当三个老头对微软收购雅虎的案件展开讨论时,苹果教父也给罗兰去了电话。
当罗兰得知,圈内外几乎没人觉得微软会被司法部拆分后,作秀一词,便浮现脑海,而等他知晓,这些家伙同样认为行业垄断才是日后公司唯一的出路时,感慨情绪更是涌上心头。
因为他知道这些家伙的判断是对的,在经济全球化的情况下,只有先达成本国的行业垄断,才能够向外扩张,去吸世界各国的血,所以,高通税便出现了。
而当那些被高通压得翻不了身的小资本联合起来起诉高通时,司法部、能源部、国防部同时出手,将联邦法院的反垄断判决书给压了下去。
为啥?
还不是因为高通能吸全世界的血嘛!
这符合联邦的利益!
如此一来,小资本叫得再欢,那也只有等死。
因为就算扶持了他们,他们也吸不了世界的血,吸不了世界的血,就等于把市场让给别人,而一旦把市场让给别人,那不就是坐等对手收割自家产业吗?
联邦GG和小资本GG,鬼都知道该怎么选啊!
同样,波音和麦道的合并,也是如此。
九四年,空客的订单首次超过波音,达到全球市场份额的百分之四十八,而波音只有四十六,在这种情况下,九六年波音要求兼并麦道,联邦法院和司法部连个屁都不敢放!
为啥?
还不是希望波音能够吞下全球市场嘛!
在这种情况下,还内斗个叽儿啊!
所以,垄断和反垄断,从来都不是在伸张正义,而是在维护更高级的利益罢了。
不过,即便知道在经济全球化下,做到行业垄断才是爱国资本家的最好体现,但这也并不意味着,罗兰能够接受微软坑害自己的行为。
“所以,你这时候打电话过来,是想要告诉我,苹果准备放弃教育机市场?”
“让微软赶快结束掉反垄断案的调查?”
“然后让他们顺利的吞掉雅虎?”
在听完了苹果教父的转述后,罗兰有些……
好吧,他也不知该如何描述自己的心情。
当初投资雅虎,只是想赚点小钱;
后面傍上微软,只是想让自己更好套现;
接着投资苹果,只是想给自己浪的底气;
随后与微软达成游戏开发协约,只是希望能够拆掉索尼;
虽然他的个人目标一直在变,但罗兰敢发誓,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推动微软吞下雅虎的行为,竟然会给苹果带来打击,这种未知可能是他介入后的蝴蝶效应,也有可能是他记忆里的未知盲区,但甭管是何种情况,如此变化都令他头大,因为……
目前摆放在他面前的问题,无解。
这个年代的微软,没人怼的过。
而那群家伙翻脸不认人的行为,更是让他切身感受到了资本的冷血——
我需要你手里的产业,如果你卖,那我们就是朋友,和和气气的做生意;
但即便是朋友,也不能对我自身的利益产生干扰,如果侵害朋友的利益能让我更好的吞下朋友卖的产业,那我也会不顾一切的去做。
因为,我是资本。
虽然罗兰能够理解微软的行为,因为他自己就疯狂的想要肢解索尼,但当这种被垄断巨头欺压的事情发生在自己头上时,说实话,还是有些憋屈的。
而就在他询问史蒂夫-乔布斯的想法同时,电话那头给出的答案,更是让他无奈摇头——“苹果不想放弃教育机市场,但微软的和解协议并不需要我们同意。”
赤果果的回答令罗兰笑了起来,“是啊,这种事情不需要我们同意。”
反垄断调查这种事情,基本上都是由商务部直接拍板。
他们要是接受和解,那就是默许微软继续侵入教育机市场。
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反抗都是徒劳,因为上面不会倾听你的心声。
如此一来,被动接受就是唯一选择,而这一结果,也让罗兰非常庆幸,自己投了Google。
毕竟,反微软这种事情,还是得由专业人士来做。
可当罗兰准备挂断电话,想要体会一下索尼在得知自己必须得投《黑鹰坠落》时的绝望时,骤然闪过的念头,让他嗅到了异常,“等等……既然操作系统反垄断调查是微软和商务部之间的事情,那你又怎么会知道他们准备递交什么样的和解协议?”
没错,这是罗兰最为疑惑的地方!
在官方没有放出任何消息,微软没有表示自己愿意和司法部进行和解时,史蒂夫-乔布斯又是如何得知微软琢磨出来的和解条款的?
你们两个不是对头吗?
罗兰就差没直接问出‘你是不是在他们公司安插了间谍啊?’
而在听到罗兰的问话后,电话那头的苹果教父也是一愣。
片刻之后,他直接道:“这事情是威廉直接告诉我的啊。”
此番回答,令罗兰更加懵哔了,“不是……他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你?”
“这难道不是机密吗?”
如此惊诧的表现,令对方反应了过来,“对于别人来说,微软拟定的和解协议是机密,但对于我们来说,这东西难道不是相互商议的条款吗?”
“威廉告诉我们,他们准备以资助公办学校的名义逃脱反垄断调查,那就是在暗示我们,可以快点开价了啊!他们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来换取我们的松口!”
What?
罗兰彻底懵了!
这难道不应该是直接抢吗?怎么还有这种私下先和解的套路啊!
而当罗兰半天说不出话时,觉得这孩子可能真不懂的史蒂夫-乔布斯又继续道:“在我回归苹果的时候,威廉通过微软,给苹果投了一笔钱。”
“当时,我们双方达成的协议是,微软注资救公司,而苹果则放弃控告微软侵犯版权的官司和以后每一部Macintosh上内置Internet Explorer,同时,为了帮助我们卖机子,微软还给Macintosh提供了office系列支持,并且为我们系统专门成了一个技术部门。”
“虽然这是继续在巩固他们的市场地位,但对于苹果来说,他们的技术支持和注资,的确是在救火,所以,你别看我们两个吵的很凶,但是我们是可以坐下来聊的……”
“现在,他们既然想用给政客提供教育市场的政绩来躲避调查,那我们其实是可以配合的,而我根据公司情况,已经想好了价格,那就是让微软帮助我们,拿下世界上所有音乐公司的数字版权,之前和你说的MP3,我们已经开始做了,而同时,我们还需要推出一款免费数字媒体播放应用程序,根据我的计划,用户要将网上下载的音乐导入MP3时,必须通过数字媒体播放应用程序,而我们在那里面卖音乐,就能给用户减轻很多麻烦……”
“因为这是我们都瞧见的,苹果的新的利润增长点,所以我觉得让微软侵吞一部分教育机的市场,来换取他们帮助我们垄断便携式音乐设备的市场,是一个非常划算的生意!”
轰!
史蒂夫-乔布斯的话语宛若惊雷!
将罗兰劈的是眼冒金星!
‘iPod和iTunes的市场垄断是通过微软做出来的吗?’
‘这这这……’
罗兰已经无Fuck可说!
没错!
iPod和iTunes的成功,其实并没有多少玄幻色彩!
无数报道里说,史蒂夫-乔布斯在和各大音乐公司谈判之后,凭借自己超前的理念,以超低的价格拿到了数字版权的授权,但……
一家公司数字版权能低到打包一千万吗?
别开玩笑了。
环球音乐、华纳音乐、索尼音乐、贝塔斯曼又不是做慈善的!
所谓的因为网络盗版太多,所以这些音乐巨头觉得愿意花钱买正版的苹果就是个冤大头,因此他们才会以低廉的价格把数字音乐发行权给卖了,这种说辞都是狗屁!
因为在苹果去买版权时,这些公司已经把Napster给艹翻了!
在法院判定,Napster给用户免费提供音乐的服务属于违法时,在网络上花钱买歌的时代就已经到来,而在这种情况下,已经吃到前期利润的巨头们脑子坏了才贱卖授权!
真正的贱卖是因为微软的围剿!
在史蒂夫-乔布斯和各家音乐公司商谈合作时,同样嗅到不对的微软也准备入侵线上音乐领域,并且搬出了Windows Media Player 7。
可就在各大音乐巨头稳坐钓鱼台,轮番听取双方的报价时,财大气粗的微软在报价两轮之后,忽然跑了,因为正在死扛反垄断调查的他们表示,司法部把Windows Media Player加入了调查列表之中,要求他们把其从Windows中剥离。
如果Windows Media Player被剥离,那么买版权将没有意义。
如此情形让各大音乐巨头一脸懵哔,而在他们暗骂司法部狗屎的同时,他们也把目光对准了另一个竞价者苹果,希望史蒂夫-乔布斯能按照之前的报价,把版权吃下。
然而,这个时候的乔帮主也跑了。
理由是他们咨询过商贸协会了,如果他们只卖支持MP3格式的iPod,而不给用户提供音乐服务,如果用户自己往播放器里添加了盗版,那苹果并不违法。
如此一来,买正版音乐的才是傻哔!
这个解释让各大音乐巨头更加着急,而眼见着煮熟的鸭子就要飞了时,他们才不得不为了利润,而和苹果签下了低价的授权协议。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推行自家格式的索尼,直接被巨头们联手围剿。
看到这儿肯定就有人疑惑了。
为啥巨头们不自己做?
这其实很简单。
一是这些巨头真没能力打击所有盗版,二是史蒂夫-乔布斯表示,再把版权全部卖给苹果后,非iTunes市场产出的音乐,就是盗版。
不仅如此,微软也适时表示,iTunes的市场占有率如果不高的话,他们还可以和苹果合作,让Windows Media Player可以给iPod导入歌曲。
有微软的技术背书,音乐巨头能不答应吗?
在没有技术打击所有盗版的情况下吃现成,难道不好吗?
如此一来,唱双簧的两家,便把整个音乐市场,吞了下来。
iPod,更是一度占据音乐播放器市场超过百分之七十的市场份额。
毫不夸张的说,iPod的成功绝对不是一两个人的努力,而在微软愿意和解的情况下,苹果放弃一些教育机的市场,换来一个行当的垄断,不香吗?
当然了,这是罗兰前世的情况。
而现在嘛,随着他的介入,当先把雅虎抛给了微软,然后投资的苹果又要被微软捅时,即便资本在怎么没感情,也不会瞎几把乱来。
…………
“所以,现在就是等罗兰开价。”
在史蒂夫-乔布斯和罗兰沟通时,西雅图的三个人也在交换着看法。
史蒂夫-鲍尔默道:“只要开价不过分,我们都能接受。”
比尔-盖茨说:“和电脑、互联网有关的产业太多太大了,我们不可能全部吃完的,只要他们肯让出一部分的教育机市场,不和我们继续打官司,那……他想进入什么行业,我们都可以帮他一把,毕竟,如果在零沟通的情况下把苹果的市场占了,我们以后生意也不好做。”
“罗兰都这么配合了,我们还把他的产业抢完,那以后其他公司在和我们合作时,肯定会小心翼翼的提防我们,在周围全是敌人的情况下,我们也可以关门了。”
“噢……我还以为你们真的会把事情做那么绝呢!”闻此言语,保罗-艾伦松了口气。
当然了,他并不是觉得做绝有什么不对,而是觉得这会对微软的形象造成很严重的打击。
虽然这些事情最后不可能公开,但……
能够知道的人,才是有实力和他们合作的人啊!
“那你们觉得,罗兰会要什么?”保罗-艾伦笑着问,“除了苹果以外,他手中的产业还有和游戏有关的暴雪,和影视有关的魔兽,和音乐有关的星际,以及个人品牌……”
“而这些,我们都不懂。”
“所以……这笔交易其实很难做啊!”
“难做也得做。”比尔-盖茨笑着摇头。
史蒂夫-鲍尔默说:“我们不怕他提要求,就怕他没要求。”
“他要是现在说,他想要收购环球音乐,我们也能帮他做。”
“一百多亿他拿得出来,而我们只要帮他剥离掉施格兰酒业就行。”
“但……我估计他不会要环球音乐。”
“因为那公司太破烂了,烂债一堆!”
如此话语令三人哈哈大笑,与此同时,脑子已经转过来的罗兰,则是一脸的欣喜——
‘握草!既然微软躲避反垄断法案的和解条例才是推动苹果发展的根本,那这对我来说,就是没有任何损失啊!’
‘然后让我提条件?’
‘这不就相当于是白给吗!’
‘那我可以提什么条件?’
‘让微软和Google签订合作协议,未来若干年里,微软必须使用Google的搜索业务?’
‘不行不行不行!Google又不是我的独资公司!’
‘让微软和暴雪签订合作协议,未来若干年里,暴雪游戏上XBox平台,他们不抽成?’
‘不行不行不行!纯赚钱那就浪费提条件的机会了!’
‘冷静!冷静!这是微软还人情!不是我在要债!’
‘要是用好了,可是能改变一个行业的格局!’
‘呃……等等!’
‘改变一个行业的格局?’
‘握草!我知道我要什么了!’
‘ATi和NVIDIA,我现在都吃得下!’
注:①微软也是近些年口风才变差的,在九九年十二月《华尔街日报》做的民调中,微软是美国人最喜欢的公司,九成的人认为对它进行反垄断调查就是脑壳有屎。而当时,还有一部分人则认为,微软只是给背锅的,美国政府想干的,是在经济全球化的情况下,多造几个垄断巨头吸全世界的血,由于当年波音收购麦道引起欧盟强烈不满,所以拿已经实现垄断的微软顶包,然后暗戳戳的让石油巨头和金融巨头疯狂合并,以减少民众的关注度。其实就是又当又立嘛。②高通案度娘能搜得到,具体就是有人起诉高通涉嫌垄断,而在高兰惠法官审理之后,确认高通涉嫌垄断,要求高通将技术授权给联发科和华为海思时,美国能源部跳出来表示‘能源部在核安全和保护国家能源和核基础设施方面的任务依赖于安全和先进的无线通信,高通是美国当前和即将推出的5G芯片的主要供应商。’,国防部跳出来表示‘坚信,任何不恰当地限制高通技术领先地位、研发投资能力和市场竞争力的措施,即使是在短期内,都可能损害国家安全。’,司法部说高兰惠法官涉嫌违法,然后……我只能说懂的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