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明尊 起點-第三十七章重鍊銅雀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明尊
眼看天色将晚,风阳子又已经交代出了这么一个重大的关碍,诸位化神也不好在催逼,更兼风阳子不知抱着什么心思,又把钱晨拉下了水,而钱晨又是什么人物?
那是无风都能掀起三尺浪的货色,从来搞事不嫌事大!
而且归墟幻海之事,实在太过重大,不提沉入其中的太古、上古乃至仙秦时期的种种重宝,只是其本身的产出,便能叫无数海外修士打破了头。
上古三洲的道书秘法、仙秦时期的法器传承、太古三洲的不死灵药,乃至归墟幻海自身凝聚产出的种种灵物,任意得了其一,便是寻常修士足以改变自身命运的机缘。
而若是夺了那只天元神鳌,便等若开辟了一条通往幻海的安全道路,所得好处实在说不尽!
因此哪怕知道风阳子在以誓言搪塞,一副尔等不发下大誓,绝不肯再配合的姿态,其他化神老怪也咬死了不肯开口。
云鹤真人倒是做老好人姿态,态度上也隐隐不允许他们太过威逼。
众人见话不投机,便只有请罗真仙门的地主安排众人暂且歇下,而守阳真人看到这几位化神还不肯走,脸色都青了!
之前只有六位化神出手,就差点把罗真给灭门了!
如今这么多化神,若是都要住在罗真的核心仙岛之上,只怕两人连觉都睡不着。特别是钱晨笑呵呵的混在一群元婴真人之中,如今正在四处打量那略有残损的仙岛灵峰。
看到这一幕,守阳真人眼皮就不住的乱跳,此人在两极磁峰盘桓了一年,差点连他们罗真仙门的元磁大阵都掌控了!而如今仙岛的根脚已经暴露,若是再让他待一会,保不齐把他们压箱底的九宫乾坤阵都撬走了!
当即有意推诿,不肯让这些丧门星留在仙岛。
云鹤真人也不好为难,只好让诸位化神先在下方极阳磁峰上的宫观搂舍之中暂住,这时候轮到藏山老祖和火发真人两人神色有异了!
这极阳磁峰的火脉,跟钱道人养的狗一样,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更别提此人还有另一道法相,似乎可以融汇无穷海水。
明明是罗真仙门的地盘,几人住在这里,却好像受此人节制一般。
钱晨随手挑了一个靠近丹殿的楼阁,也不再折腾,平平安安的打坐练气了一晚,将白日里三场斗法耗费的真元恢复。
到了天边一颗大星渐明的时候,他才拿出白日挑杀了鸣蜩真人的朱雀火尖枪来,将其化为一只铜雀宫灯。
白日里煊赫无匹的朱雀神火,此刻正安静的在灯中燃烧。
这件法宝本是建康城的朱雀石桥,乃是王谢等世家,镇压建康城四象周天大阵朱雀格之物,却被钱晨在对付司马师之际,引动四象之灵的响应,顺手拎走了!
又因为钱晨后来一直隐藏身份,两大世家也无从追究。
最后终于暴露身份了,却又和王谢两家联手对付了想要冲击元神的司马炎,在最后一局力挽狂澜,在金陵洞天之中镇杀司马炎,更请诸葛武侯出手,以数千年前镇压建康的八阵图将魔道的两尊天魔炼死!
如今钱晨想来,王谢两家应该没脸向他讨要这件法宝了吧!
“此宝本体乃是上古铜雀!是当年篡汉的曹魏炼制的战争法器铜雀台的一部分,虽然并非是作为核心的那只灵宝铜雀,却也是九只法宝铜雀之一!”
“仙汉末年,虽然经过了天周、仙秦、仙汉三次折腾、地仙界修士的水准已经下降的厉害,道君已是中土绝对的大能,但比起如今道君隐匿,元神为尊的情况,还是要强上不少的!”
“如今铜雀台的瓦片,都已经是中土极为珍贵的灵材了!更勿论这铜雀法宝!”
“不过也有传言,这十只铜雀也并非曹魏所炼,而是上古末年,诸子百家称雄的战国时代的遗物。先有这些铜雀,才有曹魏修筑能借助十只铜雀镇压的战争法器铜雀台。可惜一场大江之上的赤壁之战,吴蜀联军还是打破了这件强横无匹的法器。”
钱晨灵觉感应这只斑驳的铜雀宫灯,觉得还是这个传言显得更靠谱一些!
这上古铜雀法宝的本体乃是一只展翅欲飞的铜雀,在修士手中,却又能遂心如意,变换为宫灯、法剑,甚至连朱雀火尖枪这等形态特殊,更接近神兵的法宝,也能变化,而且威力丝毫不减。
这等神妙的禁制,显然更接近上古之风!
而且如今的禁制状态,甚至还不能发挥此宝的全部威力,钱晨得到此宝以来,虽然也有心祭炼过,但起初有天心阳环嵌套枪上,钱晨不敢妄动,后来炼成五色神光,收了天心环后,又一直忙于其他杂务。
如今身处海外,本命剑胎和几件法器都尚在蕴养,虽然不妨碍钱晨用来杀人,但钱晨也担心沾染了杀伐之气,会对蕴养法宝的五德会有什么影响。
毕竟业力这种东西,虽然多是佛门有所顾及,道门不太讲究,可毕竟也是玄之又玄之物,修炼本命法宝的时候,还是避着些好。
就看今日钱晨出手,业火红莲也没炼化那两位化神,便知道他感应天心,冥冥之中有好生之德!
“这铜雀所化的火尖枪我用的也颇为顺手,倒是可以炼化一番,恢复其上古的本质,在海外我多以水火两大法相应敌,有这么一件和李尔联系甚少的火行法宝,出手也更加方便!”
钱晨念及此处,便掏出白日里用五色神光收来的三枚金锥,暗道:“此物乃是天河星砂所炼,材质甚佳,而且原本就是一把三叉戟的戟尖,炼入我这火尖枪中,倒也合适!”
“只可惜这戟把,只怕早就毁去了!不然这柄三叉戟全盛之际,倒也不逊于我这柄朱雀火尖枪!”
钱晨念头一动,便起身往这座楼阁的火房。
这里挖了一口地脉火穴通往极阳磁峰的火脉之中,原本只是方便这些楼阁之中居住的罗真门权贵,但如今钱晨想要借用,也更加方便了!
来到火房,钱晨随手一招便有九条炎龙从火穴之中冒了出来,藏山老祖想的还真没错,虽然这火脉乃是罗真仙门之物,但如今和钱晨养的狗也差不多了!
九条火脉之灵,如今见着钱晨可比对着守阳真人亲多了!
钱晨拍拍这九条火龙,让它们牵引火脉归位。
一个喝令便让九条炎龙吐出真火围绕着那三枚金锥转了起来。钱晨以火行神光驾驱九种真火,将偌大的一个火室烧的犹如金殿一般通明,他随手放了飞云兜,封闭了这里的动静,然后便开始催动九火炎龙炼化这三枚金锥。
九种真火合炼成了一道宛若琉璃的神火,灼烧之下,很快三枚金锥便融化为一道闪耀着星光的金色熔流……
不远处藏山老祖突然眉头一挑,整个暴怒起身,怒骂道:“不当人子!不当人子!”
“我的破神金锥呀!”
他心疼的脸都在抽抽,有心翻脸找上钱晨闹一场,但对这个来历莫测的‘元婴修士’,又实在有些顾忌。
不只是白日里云鹤那一声神霄派真传,更是因为化身玄阴二五斩魄刀的海外器修古辰的态度。
钱晨虽然挑杀了鸣蜩真人,却并未斩杀其神魂,却被此人出手,彻底斩绝了那一条化神老怪的性命……
由此可见此人之嚣狂!
这修成本命法宝的古辰子,乃是上古器修的传承,也是真真的古法修士,他所修的法门甚至在中土都称得上古老了!
一口玄阴二五斩魄刀,斩却了无数修士,只是同级数的化神,死在他手上的便超过一手之数!今日罗真仙门死去的元婴、结丹,有多少是此人顺手斩杀?
叔通和断崖客两人看似出手毫无顾忌,实则也有分寸,造成的杀伤并不太多。
但是就是这般的杀星,罗真仙门剩余的两位化神竟也不敢多吭一声,更勿论提起找此人的麻烦了!
这般一个恐怖的人物,对钱道人的态度却十分暧昧,若是其中没有什么道道,藏山老祖是不信的。
他和风阳子、火发真人三人联手也只是打破罗真仙门一面九宫乾坤阵而已,但古辰一人一刀,便能斩破一阵,其中的差距可见一斑。
说起来,就是散人叔通道行都隐隐高出三人一头。
当日出手的几位化神之中,古辰修为最强,行事也最为无所顾忌,就算打不破罗真仙门的护山大阵,只怕也有办法全身而退。
而其次便是怀有残缺灵宝极天巉崖的断崖客,然后便是骑着龙鲸而来的叔通,只看这三人出手并不藏头露尾,大大方方的打劫了罗真仙门,便知真有底气……
最后面出手的三人,便显得有些畏畏缩缩,实力也未能发挥到一半。
这边藏山老祖坐立不安,那边钱晨已经完全炼化了三枚金锥,他将上古铜雀送入九火炎龙的环绕之中,那一道天河星砂所化的熔流,便被他炼入铜雀之中,淬炼出铜雀的神喙。
待到变换为火尖枪的时候,便是枪尖!
九种真火几乎无穷无尽的火力,灌入铜雀之内,一只沐浴朱雀神火,璀璨夺目的铜雀宛若凤凰一般在九龙环绕之下展翅翱翔。
它张口吞入那滔天的火焰,浑身犹如金光流淌,泛着叫人睁不开眼的焰芒!
这只流淌着金光的铜雀,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毁灭性质的火力,原本已经暗淡的禁制一点一点的复苏,叫这件法宝渐渐恢复了曾经的威能。
最后铜雀回翔,落入钱晨手中,化为一柄通体赤铜,雀翅火尖的长枪。
金红色的朱雀神火嚣狂飘舞,化为枪尖之下的那团舞动红缨!
这一刻,钱晨甚至感觉到自己手中的长枪,与遥遥万里中土的某物有了一丝联系,甚至有一种长枪几欲脱手而出,铜雀飞向那物的感觉。
“那里是……漳水!铜雀台竟真的在此处?”
钱晨有一丝意外,没想到昔年武陵坊市的一番传闻,居然真是有谱的。
“可惜!这件法宝还只是复苏了八成之威,到底缺少了与朱雀神火关系最为紧密的南明离火的火种!毕竟炼制朱雀神火的几种火种,其他或多或少都可替代,唯有那南明离火,却是核心之重。”
“缺少此火,纵然是我,也无法将此宝恢复到全盛之威……”
钱晨一横长枪,燃烧的神火红缨抖动,九火炎龙化为尺许长的一条,环绕着朱雀火尖枪游荡,真有一丝昔年太上天魔身的血焰白骨火尖枪之威。
钱晨辛苦修持正道二百万字,终于有了一丝最初入魔的风采,当真是可喜可贺啊!
“但手持此枪,我也应该有了叫龙王侧目之能了!”
手持此枪,钱晨想的不是诛杀魔道,也不是对上今日所见的那些化神老祖,更非隐隐露出了些眉头的蓬莱,而是生出了心思去找毫无瓜葛,莫名其妙的龙宫的麻烦!
简直莫名其妙,龙王知道了都要抓破头皮的……